0

    刚才,夜风扬乔装发扮,四下查看一圈,正准备赶去天台的时候,就发现船上发生变故。

    他立刻就折回房间,以防万一。

    从眼下的情况不难推断出,k对他并不太信任,才会安排另外的人手直接控制住船上的众人。

    “妈|的!”夜风扬沉下脸色,做出气愤的样子,“既然他要动手,还找我做什么?!”

    “他一向就是这个样子!”黑衣杀手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他已经下过命令,这一次的事情由你负责,莲小姐会配合你的行动。”

    “莲小姐?!”夜风扬皱眉,“你是说……那个拍卖师?她也是k的人!”

    “当然,她和修罗一样,都是k亲手培养出来的。”黑衣杀人扬扬唇角,“怎么样,k的品味还不错吧?”

    夜风扬装出色眯眯的样子,“还不错!”

    “你可别打她的主意。”黑衣杀人向他扬扬下巴,“把衣服穿上,我们去大厅,他们已经把冷小野抓到了。”

    该死!

    夜风扬在心中暗骂一声,当即转身回到客房,迅速取出衣服套到身上,重新走出门外。

    黑人杀手侧脸看了看门内,“莉莉安小姐还在睡?”

    抬手整理一下衬衣的衣领,夜风扬得意扬唇,“她会永远记得我的!”

    黑人杀手扫一眼他的胯部,大笑出声。

    “我想,会的!”

    二个人一路说笑着穿过走廊,走进大宴会厅。

    一路上,到处都是持枪的手下,看到黑人杀手和夜风扬,都是客气地点头致意。

    宴会厅里,所有的宾客都是或蹲或坐地呆在地板上,双手抱着头。

    那名套着优雅晚装的女主持人阿莲,手中提着一只手枪,正抱着胳膊站在宴会厅正中。

    听到脚步声,她转脸看向入口。

    夜风扬与黑人手下,正一起走进来。

    “莲小姐!”夜风扬笑着走过来,目光放肆地上下打量她一眼,故意在她胸口上盯了几秒,才落上她的脸,“久闻大名。”

    阿莲淡淡一笑,“夜先生不会是睡得这么早吧?”

    她的语气中,有明显的质疑。

    对这位新入伙的夜风扬,阿莲并不太信任,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夜风扬这么久才来,她难免生疑。

    夜风扬邪邪扬唇,“做|爱的时候我一向很投入,莲小姐如果不信的话,改天我们试试?”

    黑衣杀手大笑出声,边上的几个手下因为忌惮着阿莲的狠辣,都是绷着不敢笑,眼中却都有暧|昧之色。

    敢这样调戏阿莲小姐的人,他们可还是头回见到。

    阿莲冷哼一声,转身用枪指住人群中的冷小野。

    “把她拉出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不知道她在指谁。

    两个手下就走过来,踢开众人,将蹲在地上的冷小野拉起来。

    “你们不要碰她!”

    女大公起身就要发作,一个手下皱眉,伸手想要将女大公搡开。

    冷小野抬手一拳,正中那人的下巴,那个手下倒退几步,差点跌倒,唇角已经溢出血迹。

    “该死!”

    怒骂一声,他抬枪指住冷小野。

    “住手!”

    夜风扬厉喝出声。

    …

第575章 莲小姐(1)    众手下一个个抓着枪,将拍卖场上的宾客带下天台,冷小野走在司空月冥身侧,一对目光只是悄悄地观察着四周。

    一边寻找着皇甫耀阳的身影,一边暗自观察着敌人的情况。

    走廊里,过道上……

    到处都是持枪的家伙,看身上装束,都是船上的工作人员。

    冷小野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已经明白。

    这一次的拍卖会只怕是k精心准备的一个陷阱,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局完全是为了她和皇甫耀阳。

    上一次刺杀未果,这么快就已经制定出第二个方案,而且还做得如此滴水为不漏,甚至不惜牵扯到这么多的a国贵族。

    这个k,就为了抓到她,不惜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疯了吗?

    冷小野心中,越发地生出担心。

    皇甫耀阳,他在哪儿呢?!

    ……

    ……

    此时此刻,皇甫耀阳正缩在身子,站在一间黑暗的杂货间内。

    从门上的窗子看着外面走动的枪手,他的眉也是紧紧地皱到一处。

    将手机调成静音,塞进裤子口袋,他抬起手掌解开西装的纽扣,将西装从身上小心地脱了下来。

    眼看着门外,一个枪手走近,他轻手轻脚地拉开门,一把将西装罩到对方头顶,将那个家伙拖进杂货间。

    双臂用力一拧,那人连挣扎都没有来得及,已经被他拧断脖子。

    伸手拿过对方的枪,他看一眼门外,闪身溜了出去。

    一路小心躲闪,皇甫耀阳从廊道侧的窗子爬上天台一侧,一点点地探出目光看向天台。

    天台上,早已经人去楼空,并没有冷小野的身影,只有两个提着大枪的枪手,四下巡视。

    “小野!”

    目光掠过椅座上,被宾客们遗弃的钱包和手机,皇甫耀阳一眼就看到前排座位上,冷小野丢下来的手机。

    旁边的座位上,有两具中枪的尸体。

    她的座位上,也溅上血迹。

    看着这一幕,皇甫耀阳的心越发收紧。

    不敢耽搁,他小心地缩回身子,向着楼下摸去,继续寻找她。

    ……

    ……

    天台另一侧的客房外。

    黑人杀手急急地穿过廊道,来到夜风扬的客房门外,将门敲响。

    “扬,扬!开门!”

    门内,没有反应。

    黑人杀手加大力度,又重重地敲了几声。

    “扬,扬,快开门!”

    门内,窗子被拉开,夜风扬伸腿跳到地毯上,听着门外的敲门声,立刻就迅速地伸手过来,扯掉身上的西装和衬衫。

    “来了!”

    扬手应着,他一把拉开皮带,甩掉裤子,从头上扯下假发,摘掉隐形眼镜。

    抬起手将自己的头发胡弄地揉了几把,做出乱乱的样子,他这才走过去将门拉开。

    “出了什么事?!”

    黑人杀手疑惑地打量他一眼,“睡得这么早?”

    夜风扬暧|昧扬扬唇角,“莉莉安还在床上,你要不要去陪她玩玩?”

    坏笑着向他竖个手指,黑人杀手耸耸肩膀,“现在可不是玩女人的时候,k已经动手了,我们马上过去。”

    “k?!”夜风扬故意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亲自动手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