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很快,二人已经是相见。

    就要冷小野准备好要迎接他的时候,皇甫耀阳却突然停了下来,深吸口气,拉过薄被盖住她,从她身上起身。

    冷小野疑惑侧脸,只见他正从床头柜子里,取出一只小小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一个独立的小包装。

    那是——安全t?!

    看着他的动作,她一脸地错愕。

    “你……”

    转身走回来,揭被躺到她的身侧,皇甫耀阳再一次吻上她的颈。

    “不要多想,我只是觉得你还太小,现在不是怀孕的时候……等过了日子,我们再生……生孩子太痛苦,只生一下就好了……不论他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将是我的继承人……”

    在这个随时随地,都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的男人面前,冷小野还能说什么?

    她只是伸臂拥住他,动情地抚着他的脸、他的耳、他的发……

    与他契合,任他将她扔上天堂或者抛下地狱……

    ……

    ……

    查理公爵府。

    坐在小会客厅的沙发上,查理公爵的脸色相当难看。

    “我真是想不通,我怎么会生下你这样的儿子,圣诞晚会你都不出席,却去和那些舞会开什么全|裸party?”

    在他面前,跪着他的亲生儿子——莉莉安的哥哥卡尔。

    卡尔今年二十三岁,和皇甫耀阳同年,不幸的是,他的生日比皇甫耀阳小一个月。

    这也就注定了,他不是长孙,无法拥有国王的继承权。

    查理公爵是女大公的哥哥,但是,悲剧的是,在他之前,国王还曾经有一个夭折的女儿。

    按照王室规则,查理公爵依旧不能算是长子,无数拥有继承权。

    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先一步生下孩子,不料,女大公早恋产子,反倒比他的妻子还最先生下孩子。

    眼下,第一顺位继承权的拥有者,正是女大公的儿子——国王的长孙皇甫耀阳。

    原本,查理公爵还寄希望于自己的儿子,希望他能够先皇甫耀阳一步,生下继承人。

    按照王国法律,只要卡尔生下同代中的长子或者长女,那么,他的子女就同样拥有皇位的继承权,就可以与皇甫耀阳竞争继承人的资格。

    所以,查理公爵对于卡尔到外面找女人这件事情,倒并不是管得很苛刻。

    甚至认为,只要对方的家世差不多,只要女方可以怀孕,他都可以替儿子将对方娶回来,为得就是夺到这第四代的长子之位。

    可是他这个儿子,因为很年轻就开始纵欲,虽然不知道睡了多少女孩子,却始终没有让任何一个女人怀孕。

    查理公爵原本还有些庆幸,皇甫耀阳不近女色,现在知道皇甫耀阳带冷小野去妇产医院的消息,自然也是十分不安。

    “就算我去了舞会又怎么样?”卡尔一脸地不以为然,“我又不是长子,不可能继承王位!”

    “至少你可以帮我生下一个长孙!”查理公爵怒吼道。

    “那又怎么样?”卡尔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冷哼,“就算我生下孩子,皇甫耀阳也依旧是继承人!”

    …

第554章 那你还在等什么(2)    指间,她的头发顺滑如丝绸一样,随着头发溢开,一股淡淡的清爽柠檬香味也随之散开,溢入他的鼻端。

    将鼻尖贴上她的头发,皇甫耀阳轻轻地吸了口气。

    “小野,我喜欢你的味道。”

    轻轻地呼吸着带着男性气息的淡淡檀香味,冷小野从他胸前抬起脸。

    “皇甫耀阳,我也喜欢你的味道。”

    眸子对视,两个人分明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渴望。

    被他眸子里的火焰烫得脸上发热,冷小野伸出舌尖舔舔微微有些发干的唇。

    “卧室里还有一幅画,我们去看看吧?”

    “好!”

    他嘴里应着,手臂就伸过来,将她抱起来,走向书房门。

    走进斜对面的卧室,冷小野从他怀里跳下去,迈步走到床侧,拉开抽屉,取出一个小小的画框。

    转身,送到他面前。

    “那……这个我要放在我的床头。”

    画框里,是他敬礼时的样子。

    夕阳的余辉下,一身军装,戴着军帽的皇甫耀阳,面色沉静,帅得一塌糊涂。

    冷小野将相片送到他面前。“我觉得你当时的样子好帅好酷,要不是当时那样的情景,真得好想跑上去抱着你狠亲一通,当时好后悔没有用手机拍下来,索性就自己画了一张……”

    皇甫耀阳看看她手中的照片,“你可以现在来。”

    轻笑出声,冷小野抬脸看着他,“那……你先敬个礼来看看?”

    皇甫耀阳站直身子,抬起右手,放到额边。

    “恩!”冷小野将手中的小画框放到桌上,背着手打量着他走过来,东看西看,“果然,我们家小阳阳还是穿军装最帅吗,以前没发现,原来我是制服控啊……”

    皇甫耀阳注视着站在他面前的冷小野的脸,“那你还在等什么?”

    “我只是在想,是先脱你的衣服,还是先吻你。”抬手轻轻地抚住他的脸,冷小野微微侧脸,唇就主动凑到他的唇侧,“我觉得,还是同时进行吧!”

    伸出舌|尖,她轻轻地舔了舔他的唇瓣,然后就轻轻地吻上来。

    一边吻他,一边就抬起手掌,捏住他军装的纽扣。

    放在额侧的手掌垂下来,落上她的腰身,顺着被礼服包裹着的腰身一点点地移下来。

    皇甫耀阳伸过手指,捏住她裙子后面的拉链,一手撑着她的颈,一手就将拉链一点点地拉开。

    裙子分开,她的背也是一点点地暴|露在他的掌下。

    手掌在她小小的腰窝上轻轻地留恋了一下,他的手掌缓缓地移下来,顺着她后背上那个浅浅的骨沟一点点地移上肩膀,轻轻一抚,脱地红裙如云覆落,堆在她的脚边。

    身上微凉,她的肌肤上起了一身细密的鸡皮疙瘩。

    “冷吗?”

    他吻着她的颈问。

    “没关系。”

    她哑着嗓子说。

    伸臂将她从裙子里抱起来,放到大床|上,皇甫耀阳俯身将她拥紧。

    她的身上,他留下的痕迹还在,很快就被新的痕迹覆盖住,层层叠叠的吻痕,仿佛是散落了一片的蔷薇花瓣。

    肌肤被他粗砺军装的衣料擦过,她不自觉地缩起身子,他却越发将她拥紧。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