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不过,皇甫耀阳不想因为这些,让冷小野受到影响。..

    如果可以将外界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他也不介绍耍一些小手段。

    这一次带她去妇产医院,绝不仅仅是因为那里女医生最多,而是因为他故意想要造成她怀孕的假象。

    只是这些事情,他不想向她解释太多。

    坐到车上,一路返回伯爵府。

    老管家刚一进门,一名助理就走上前来。

    “管家先生,那天晚上的事情……”

    “闭嘴!”老管家忙着喝住那人,注意到随后走进来的皇甫耀阳和冷小野,助理的脸色就是一变。

    皇甫耀阳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扫了一眼,“怎么回事?”

    助理的脸上立刻就现出难掩的惶恐。

    冷小野暗叫一声“不好”,忙着开口替二人解围。

    “走吧,我带你上楼去看看另一份礼物。”

    这个时候,皇甫耀阳却已经伸过手去,握住老管家的左臂。

    老管家手臂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被他一把抓住,他的眉一下子就吃疼地皱紧。

    “你的手臂怎么了?”皇甫耀阳沉声问道。

    为了防止皇甫耀阳发现,老管家也是特别吩咐医生将纱布缠得薄一点,以免露出破绽。

    可是他毕竟年纪大了,身上有伤,被皇甫耀阳一把抓住,疼痛之下,也是很难掩饰住。

    皇甫耀阳只看二人的表情就已经猜出有事,手掌一触到老管家的胳膊,就已经摸出他手臂上的异样。

    “我来说吧!”冷小野看事情已经瞒不过住,索性就实话实说,“前两天,出了一点小意外,有人……刺杀我!”

    长眉皱起,皇甫耀阳蓝眸里瞬间满是怒意,“查到是谁没有?”

    老管家忙着将情况向皇甫耀阳说明,“已经派人在查,现在还没有结果,对方的手法很干净,几乎没有什么太明了的线索。”

    皇甫耀阳深吸口气,压下心中怒意,“具体情况说给我听。”

    老管家立刻就将那晚的情况简单地向他说了一下,当然,他没有道出出事之前女大公曾经邀冷小野过去做客的事情。

    所有保镖全军覆没,冷小野一个人从对方的追击中逃出来。

    当时的情况凶险如何,不用想也知道。

    想象着她一个人在林中奔路的样子,皇甫耀阳的眉也是越发皱紧。

    “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冷小野晃晃他的胳膊,“你到底看不看礼物啊!”

    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往楼上走,她悄悄地身后向老管家做一个手势。

    被她拉进书房,皇甫耀阳抬手扶住她的肩膀,手就伸过来,轻轻地抚了抚她额侧已经结痂脱落,却依旧有些淡淡痕迹的划伤。

    “小野……对不起!”

    冷小野遇刺,皇甫耀阳很自然地将这笔帐算到自己头上。

    “不许说话!”冷小野抬手扶住他的脸,“现在是送礼物时间,把眼睛闭上……快点呀,要不然我生气了!”

    他只好乖乖地闭上眼睛。

    冷小野将他转了一个身,推到墙边。

    “ok,现在将眼睛睁开。”

    皇甫耀阳睁开眼睛,冷小野手掌一抬,就将手中抓着的绸布拉开。

    ……

    摸

    …

第551章 一艘船就是一个帝国(2)    “他只是凑巧过来休息一下。..”冷小野知道他又在吃醋,笑着在他胳膊上轻轻地捏了一下,“我们刚才正在谈他的历险。”

    司空月冥站起身来,轻扬着唇角,“我想……我该走了。”

    “不用!”冷小野忙着伸出一只手掌,示意他留下,“您继续休息就好,我们该走了。”

    “祝二位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司空月冥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你也一样。”向他挥挥手,冷小野拉着皇甫耀阳走出休息室。

    司空月冥重新坐到沙发上,伸手拿过自己的酒杯,却并没有喝,只是轻轻地碰动着酒杯。

    杯子里,红酒摇曳,依如冷小野跳舞时起伏的裙摆。

    ……

    ……

    穿过大厅,冷小野侧脸看向身侧的皇甫耀阳,身侧男人的脸,从刚刚时入包间的一瞬间已经从晴转为多云。

    她轻轻扬扬唇角,“脸色这么难看,国王陛下不会是把你叫去训斥了一顿吧?”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我只是在……吃醋。”

    噗!

    冷小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家伙,倒是一点也不掩饰。

    “不要告诉我,我和别的男人连聊一下天也不行?”

    皇甫耀阳停下脚步,很认真地看向她的脸,“我做不到不吃醋。”

    心中,只恨不得将她藏起来,只让她对他笑。

    他当然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就是不高兴。

    “知道啦!”冷小野从走过来的侍者手里,拿过他的军帽,帮他戴到头上,“以后,我会尽量注意,和别的男人保持距离的。”

    一个男人因为自己喜欢的女人吃醋,这很正常的事情。

    他家那个老爹,一向就是醋坛子之称。

    原本老妈年轻的时候还演出电影,甚至因为第一部电影就拿了最佳新人奖,可是因为老爹的霸道,不许拍吻戏、不许拍亲热戏、不许拍感情戏……的要求,冷小野的老妈许夏干脆直接放弃了演戏,专心地做她的歌手。

    即便如此,开演唱会的时候,冷子锐依旧会要求,不许她和男舞者配舞。

    自家老爹尚且如此,更何况一向占有欲极强的皇甫耀阳。

    吃醋,也是爱的表现。

    就像她看到那些女人向皇甫耀阳抛媚眼的时候,依旧会觉得不舒服一样。

    “不过……国王陛下真得没有生你的气吗?”

    在这样的舞会上,皇甫耀阳突然向她求婚,之后国王陛下就将他叫走,冷小野难免有些担心。

    “他只是向我询问,关于继承人的事情。”

    “继承人?!”冷小野挑眉,然后就轻轻撇嘴,“都怪你,非要带我去妇产医院,现在,大概整个a国都认为我已经怀孕了?”

    “这也不算坏事。”皇甫耀阳语气平静,“至少,外公没有反对我们在一起。”

    冷小野眨眨眼睛,“那我们算不算骗人呢?”

    皇甫耀阳耸耸肩膀,“当然不算,是他们自己假想,与我们无关。”

    她轻笑,“皇甫耀阳,你不觉得你很无赖吗?”

    他笑了笑,没有出声。

    事实上,他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同意或者反对。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