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只是凑巧过来休息一下。..”冷小野知道他又在吃醋,笑着在他胳膊上轻轻地捏了一下,“我们刚才正在谈他的历险。”

    司空月冥站起身来,轻扬着唇角,“我想……我该走了。”

    “不用!”冷小野忙着伸出一只手掌,示意他留下,“您继续休息就好,我们该走了。”

    “祝二位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司空月冥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你也一样。”向他挥挥手,冷小野拉着皇甫耀阳走出休息室。

    司空月冥重新坐到沙发上,伸手拿过自己的酒杯,却并没有喝,只是轻轻地碰动着酒杯。

    杯子里,红酒摇曳,依如冷小野跳舞时起伏的裙摆。

    ……

    ……

    穿过大厅,冷小野侧脸看向身侧的皇甫耀阳,身侧男人的脸,从刚刚时入包间的一瞬间已经从晴转为多云。

    她轻轻扬扬唇角,“脸色这么难看,国王陛下不会是把你叫去训斥了一顿吧?”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我只是在……吃醋。”

    噗!

    冷小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家伙,倒是一点也不掩饰。

    “不要告诉我,我和别的男人连聊一下天也不行?”

    皇甫耀阳停下脚步,很认真地看向她的脸,“我做不到不吃醋。”

    心中,只恨不得将她藏起来,只让她对他笑。

    他当然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就是不高兴。

    “知道啦!”冷小野从走过来的侍者手里,拿过他的军帽,帮他戴到头上,“以后,我会尽量注意,和别的男人保持距离的。”

    一个男人因为自己喜欢的女人吃醋,这很正常的事情。

    他家那个老爹,一向就是醋坛子之称。

    原本老妈年轻的时候还演出电影,甚至因为第一部电影就拿了最佳新人奖,可是因为老爹的霸道,不许拍吻戏、不许拍亲热戏、不许拍感情戏……的要求,冷小野的老妈许夏干脆直接放弃了演戏,专心地做她的歌手。

    即便如此,开演唱会的时候,冷子锐依旧会要求,不许她和男舞者配舞。

    自家老爹尚且如此,更何况一向占有欲极强的皇甫耀阳。

    吃醋,也是爱的表现。

    就像她看到那些女人向皇甫耀阳抛媚眼的时候,依旧会觉得不舒服一样。

    “不过……国王陛下真得没有生你的气吗?”

    在这样的舞会上,皇甫耀阳突然向她求婚,之后国王陛下就将他叫走,冷小野难免有些担心。

    “他只是向我询问,关于继承人的事情。”

    “继承人?!”冷小野挑眉,然后就轻轻撇嘴,“都怪你,非要带我去妇产医院,现在,大概整个a国都认为我已经怀孕了?”

    “这也不算坏事。”皇甫耀阳语气平静,“至少,外公没有反对我们在一起。”

    冷小野眨眨眼睛,“那我们算不算骗人呢?”

    皇甫耀阳耸耸肩膀,“当然不算,是他们自己假想,与我们无关。”

    她轻笑,“皇甫耀阳,你不觉得你很无赖吗?”

    他笑了笑,没有出声。

    事实上,他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同意或者反对。

    …

第549章 新朋友(3)    目光扫过手上的钻戒,冷小野笑着开口,“小宁,我要结婚了。”

    此时此刻,冷小野还在兴奋中,很自然地想要把自己的心情与人分享。

    爸妈当然不可能,她唯一能说的人也就是自家闺蜜沈宁。

    “虽然对你这种秀恩爱的行为稍有不满,做为朋友,我还是要恭喜你。”沈宁的声音很平静。

    “谢谢。”

    “不用谢,我是恭喜你很快就被夏姨撕成两半。”

    冷小野撇嘴,“你这样诅咒一个与你分享秘密的好朋友,是不是有点过分?”

    “我只是希望能泼一盆凉水让你冷静冷静,别被荷尔蒙冲昏头脑。”

    “知道了,过几天我就回家负荆请罪。”

    “我觉得,夏姨不像蔺相如,倒更像是廉颇大将军,所以你自求多福吧。”

    抓着手机靠到沙发背上,冷小野无奈地耸耸肩膀。

    “没办法了,反正这次随便她发脾气,打骂随她吧!”

    “看样子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沈宁在电话那头一笑,“不用太担心,夏姨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实在不行,你玩点苦肉计直接就把她大招化解了。”

    冷小野噗得笑出声来,“小宁,原来你比我更腹黑呀!”

    她话音刚落,就听休息室外隐约传来对话的声音。

    “您到这里休息一下吧,里面光线比较暗。”

    “好的。”

    随着对话声,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冷小野抬起脸,只见司空月冥正犹豫着站在门口,在他身边,还跟着一位套着西装的年轻男子,正扶着他的胳膊。

    看到冷小野,司空月冥脸上露出歉意的神色。

    “哦……报歉!我不知道这里有人,打扰你了。”

    向她微微欠了欠身子,他转身要走。

    看着年轻男子扶着他的样子,冷小野忙着站起身,“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小姐!”年轻男子看看司空月冥,目光询问地落到冷小野身上,“可以让我家先生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吗,他……他眼睛不太舒服。”

    “你那里有事,回头再聊吧。”沈宁很体贴地把电话挂断。

    “好,我回北京再和你联系。”冷小野和沈宁道了别,立刻就笑着指指对面的沙发,“您坐吧,没关系的。”

    “那……打扰了。”司空月冥感激地向她笑了笑,走过来坐到对面的沙发上,那名跟着他的年轻男子就从手中的包里取出一瓶药水,送给他。

    司空月冥接下眼镜,对方就帮着他点了两滴眼药,又取出一只深色的太阳镜送过来,司空月冥抬手接了,戴到脸上。

    沈宁上个学期曾经做过一个关于这方面的课程,冷小野对于白化病也多少了解一些,知道有这样病的人,眼睛大多都会有一些畏光或者视力方面的原因。

    这样的场合不太方便戴太阳镜,想来司空月冥是因为受不了舞会太强的光线,所以才会眼睛不舒服。

    “你的眼睛,还好吗?”冷小野关切地看着他问道。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语气平淡,“老毛病习惯了。”

    “我去帮您拿杯水。”助理说着,就看向冷小野,“小姐,您需要喝点什么吗?”

    ……

    摸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