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伯爵?

    妈妈刚刚就说什么小伯爵,现在皇甫耀阳也说小伯爵,冷小野越发是一头雾水。

    “皇甫耀阳,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皇甫耀阳看着她着急的样子,也是有点疑惑,“你妈妈……没有对你说过你失踪具体的事情?”

    冷小野轻轻摇头,“我爸规定,那件事情……在我们家只有我妈可以说。”

    那是,冷小野四个月大小时候的事情。

    当时,是因为许夏和冷子锐的好朋友——英国公爵大人焦阳的儿子满月,接受洗礼,许夏特意带了一对儿女参加。

    那是冷小野和冷小邪兄妹第一次出远门,在机场时,因为一时疏忽,冷小野被一个吸毒的流浪汉抱走。

    好在,冷子锐在自家这对儿女身上都安装了追踪器,及时将冷小野追回。

    因为这件事情,许夏也是自责许久。

    故此,在冷家,这件事情也属于禁忌,冷子锐明确向自家这对子女表示过,这件事情除了许夏,谁也不许提。

    冷小野也曾听许夏偶尔提起几次,但是当时具体是怎么回事,她并不清楚。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手就伸过来拉住她的胳膊。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经过。那年我五岁,母亲吩咐我替她参加公爵府的洗礼。抱走你的黑人将你抱出来时候,我恰好路过机场,他不慎撞上我的车子,把你丢在我的车前。”

    冷小野眨眨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不会吧?!”

    “后来保镖把你抱起来,你一直在那里哭,当时我气坏了,就让保镖把你抱过来。你的脸被襁褓盖着,只露着两只白嫩嫩的小手和小脚,看上去就像个奇怪的小动物……”说到这里的时候,皇甫耀阳轻轻地扬起唇角,手臂就伸过来拥住她的腰,“我揭开你脸上的襁褓,你似乎有些惊讶,大眼睛一下子就转到我的脸上,竟然不哭了。”

    时至今日,皇甫耀阳依旧记得。

    她大眼睛里含着泪珠看向他的样子,那样的眼睛,那样纯净的目光……就算是他当也是不自觉地生出亲切她的心思。

    他抬起手掌,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脸。

    就像,那时,轻轻地抚她的小脸一样。

    “后来呢?”冷小野追问。

    “后来……我摸了摸你的脸,你咯咯一笑,接着就一口含住我的拇指,像吃奶一样吮起来。”想到那时的情景,他唇角轻扬,目光无比温柔。

    冷小野轻笑出声,“再后来呢?”

    “我把手从你嘴里抽出来,你立刻就开始大哭,我让你闭嘴,你反而哭得更大声。”皇甫耀阳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发,将她拥到怀里,“没办法,我只好把手又塞回你嘴里……我记得当时你的样子好可爱,然后我就想要把你带回家,陪着我!可惜……我没有成功,不过……现在我终于如愿以偿了!”

    被他拥在怀里,冷小野几乎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想象着当时的情况,冷小野的心中满是感叹。

    茫茫人海,他们竟然有这样的过往。

    “对了!”她突然抬起脸,“你之前说喜欢一个小女孩,不会就是我吧?”

    …

第676章 那个小伯爵(4)    “照片?”许夏走到沙发边,看看皇甫耀阳递过来的照片,“这个呀……哦……这个是莫然满月洗礼的时候,在英国拍的。”

    想起往事,她目色微沉,“那天……小野差点丢掉,我特意拍了一张照片,留做纪念。”

    “妈!”感觉着她情绪有些低沉,冷小野忙着站起身来,“过去这么久了,您就别老是自责了,我这不是好好地呆在您身边吗?”

    许夏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吸了口气,笑了笑。

    “我现在还后悔呢,当初真该把你送给那个小伯爵当宠物得了,省得天天在家气我!好了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聊吧,我和你爸准备菜……晚上咱们吃火锅……”

    许夏再次下楼,冷小野看着她的背影,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都已经同意她们恋爱,许夏还这样看着她。

    看自家老妈这样子,冷小野只是暗自庆幸,没有把皇甫耀阳对她做过的事情说出来。

    “皇甫耀阳,你说我要是把你欺负我的事情说出来……我妈会不会剁了你包饺子?!”

    她嘴里调侃,转过脸,却见皇甫耀阳注视着那张照片,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怎么了?”冷小野疑惑地凑过来,看看他手中的照片,又抬脸看看皇甫耀阳的脸,“这照片……有什么不对劲吗?”

    皇甫耀阳从照片上收回视线,抬脸看看她,再看看照片,再看看她,再看看照片,再看看她,他的唇角就一点点地向上扬起。

    “怪不得,怪不得……小野,小野……我说这个名字怎么耳熟……怪不得,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妈妈……”

    冷小野听着他的话,只是一头雾水,“你……你在说什么呀?”

    伸过手臂,将她再次拥到怀里,皇甫耀阳将脸埋在她的发间深深地吸了口气。

    “小野……你此生注定是我的!哪怕你逃得再远,也逃不掉,没有人可以夺走我的小野。”

    冷小野侧脸看看门外,生怕许夏再次上来。

    “快松开,一会儿妈又上来了!”

    “没关系,就算是你妈妈上来我也不会放手的。”皇甫耀阳的声音里都染着笑意,“小野……我的小野,你一定是上帝送给我的小天使!”

    冷小野从他怀里抬着脸,看着男人满是兴奋的眼睛,“你到底怎么了?!”

    突然就开始她表白,而且还一脸兴奋地如同发现了保藏似的,这实在不像是他的性格。

    皇甫耀阳直起身子,“小野,你知道我是谁吗?”

    冷小野耸耸肩膀,故意调侃,“报歉,先生,我们第一次见面,所以……我不知道你是谁?”

    他大笑出声,笑得格外地明艳妖娆,双手扶住她的肩膀,他敛起笑意,语气深情。

    “不,小野,我们早就认识,从你四个月起,我们就认识!”

    冷小野狐疑地看看他的脸色,再看看他手中的照片,“难道你……你也去参加了这个宴会?”

    “没错!”皇甫耀阳笑着注视着她的眼睛,“而且,不仅仅如此,我当时就曾想要将你拒为己有。我……就是你妈妈说的那个小伯爵!”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