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废什么话呀?”许夏侧脸瞪一眼冷子锐,“我得看着他们,不许干杯事!”

    冷子锐一脸无奈,“他们要真想干坏事,你能看得住吗?”

    许夏撇嘴,“看一天是一天!”

    冷子锐抬手抹额。

    ……

    ……

    楼上。

    冷小野拉着皇甫耀阳走进自己的房间,她就站在屋子正中,抱起胳膊。

    “那……这就是本人住了十几年的地方,还不错吧?”

    皇甫耀阳环视一眼四周。

    和他想象的差不多,她的房间里并没有太多女孩们喜欢的那些布偶啊之类的东西,家具也是简洁实用。

    上次对他射箭用的那只弓还放在桌上,没有收。

    看他的目光落在弓上,冷小野走过来,拿起那只弓,轻轻抹掉上面的灰尘。

    “其实……那天晚上我真得想一箭把你射倒来着……”

    走到她身后,皇甫耀阳伸手从后面拥住她的腰,脸就垂下来,埋在她的发间,嗅着那久违的清爽香味。

    “那你为什么没动手?”

    感觉着他的亲近,冷子野在他怀里转了一个身,脸就抬起来,注视着他。

    “我怕第二天环卫工人扫地的时候麻烦呀,弄得遍地是血,多没公德心呀!”

    她在调侃,他却没有笑。

    只是拥紧她的腰,将她抱到桌上坐下,唇就凑过来,轻轻地吻住她的。

    虽然只是分开半天,可是这半天,对于他却是漫长的半天。

    现在,他什么也不想说,只想这样拥着她,好好地享受她的美好与温存。

    阳光从窗外透进来,灿烂的正好,安静的卧室里,只有二人粗重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二人吻得动情,跟本就没有注意到门外有人走近。

    直到许夏轻轻地敲响房门,冷小野才回过神来,抬手将他推开,忙着整理了一下被他拉皱的衣服,从桌子上跳起来。

    “进来!”许夏推门走进来,目光掠过皇甫耀阳,落在冷小野脸上,视线扫过她亮晶晶红润的嘴唇,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桌上,“阿姨给你们洗了点水果,吃点水果……”

    皇甫耀阳声音微微有些哑,“谢谢阿姨。”

    “这暖气开得有点足啊……”许夏瞪一眼自家女儿,“那什么……你们聊,我先下去。”

    说完,她转身走出门去,特意将冷小野卧室的门大开着,“门就开着吧,通点风省得空气不好……有什么事情就叫我,阿姨就在楼下啊!”

    她是过来人,自然看得出颜色。

    这才几分钟的功夫,就亲上了,要是再晚来一点,还不定要怎么样呢!

    走到门外,她到底还是不放心,“小野,你出来,妈和你说句话。”

    冷小野与皇甫耀阳对视一眼,偷偷笑了笑,走出门来,“妈,什么事啊?”

    将她拉到一边,许夏压着声音,“你说什么事啊,我告诉你,你谈恋爱就谈恋爱,不许给我乱折腾。”

    “什么乱折腾?”冷小野小脸微红,“行了,你赶紧下去吧,我知道了。”

    “要我抓到,有你好看!”许夏瞪她一眼,这才转身下楼去了。

    冷小野无奈地撇撇嘴,回到卧室。

    …

第672章 用手抓着吃也行(3)    自家这个傻媳妇儿,就是好哄,这么简单就已经原谅了皇甫耀阳。

    “遇到这么通情达理的丈母娘,皇甫耀阳,你就没事偷着乐去吧!”

    ……

    ……

    端着茶走进客厅,将手中的托盘放到茶几上,许夏笑着将一杯茶水送到皇甫耀阳面前。

    “耀阳,来,先喝点茶水润润嗓子,你叔叔那马上就好,还给你准备了几样凉菜呢!”

    皇甫耀阳礼貌地双手接过杯子,“谢谢许老师。”

    “叫什么老师啊,生分……叫阿姨啊!”

    “好。”皇甫耀阳从善如流,“许阿姨。”

    他的这份亲切,并不是伪装。

    见过太多的虚伪掩饰,皇甫耀阳最欣赏的就是直来直去的人。

    他是真得很喜欢冷小野的家人,他们和他的家人完全不一样。

    无论是许夏还是冷子锐,都喜欢直来直去。

    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开心的时候满脸都是笑意……一如冷小野。

    也许是爱乌及乌,也许是因为很少遇到这样个性的人……

    皇甫耀阳对冷家的这对父母,不仅欣赏,而且喜欢。

    这其中,也包括将他虐得够呛的冷子锐。

    “小野!”冷子锐将煎好的饺子放到桌上,“知道你没吃饱,过来再吃点。”

    “来啦!”冷小野立刻应声,手就伸过去将皇甫耀阳拉过来,“皇甫耀阳,这次你可是有口福了,我告诉你,就我这厨艺,绝对是……世间一流!”

    “少在那里发射糖衣炮弹,告诉你,冷将军我不吃那套。”冷子锐端过凉茶放到桌上,手一抬,就将一副新餐具送到皇甫耀阳面前,“那……你的!要是用筷子用不习惯,就用叉子好了,我们家没那么多规矩……你要是不嫌烫,用手抓着吃也行!”

    皇甫耀阳轻扬唇角,接过餐具,“谢谢您,我会用筷子。”

    四个人都在桌边坐下,许夏看着冷子锐做好的凉菜,也是忍不住抓了筷子来吃。

    不时,看看皇甫耀阳的吃相,只见他的筷子用得极是娴熟,

    “耀阳,你这筷子用得够棒的呀,你们家不会也喜欢吃中餐吧?”

    “我妈妈……比较喜欢吃中餐,所以我从小就学过用筷子。”

    “这样啊,怪不得!”许夏放下手中的筷子,“我去过你们国家几次,我记得那个皇宫好漂亮的,对了,我最喜欢吃你们那里的那个叫什么来的……”

    “烤乳骆驼!”冷子锐接过她的话头。

    许夏立刻点头,“对对对,就是那个,肉特别嫩,还不腻,而且胶原蛋白多,非常美容……”

    “爸!”冷小野好奇地转过脸,“您也去过呀?”

    “当然。”冷子锐耸耸肩膀,“以前,我去那里出过任务,呆过几个月。”

    许夏是爱说爱笑的人,整顿饭下来,她的问题也是一个接着一个,丝毫不掩饰对皇甫耀阳的好奇。

    无论那问题是幼稚还是尖锐,皇甫耀阳都是很认真地回答。

    “对了……”许夏想起一件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耀阳,之前你为什么蒙着一只眼睛啊,害得我还以为……你的眼睛有什么问题呢!”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