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答什么案啊?!”冷子锐话未说完,许夏的声音已经不客气地将他打断,“耀阳啊……你还没吃饭吧,中午我们吃得饺子,这会儿估计有点凉了……冷子锐,你去给耀阳把剩饺子煎煎去!”

    冷子锐看向拆台的自家老婆,“我话还没说完呢?”

    轻轻咳嗽一声,许夏抱起胳膊,“那……你是不去喽!?”

    “怎么会,去去去,这就去,还不行啊!”

    冷子锐笑着直起身子,人就走进餐厅,端起桌上的剩饺子,走进厨房里去加热。

    “别站着了!”许夏立刻就热情地邀请皇甫耀阳入座,“来来来,快坐下来,我记得你挺喜欢喝那个中国茶呢……等着,我去给泡一壶!小野……赶紧让人家坐下呀!耀阳……别客气啊,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我给你泡茶去!”

    许夏说着,人也是急急地进了厨房,冷小野就拉着皇甫耀阳到沙发上坐下。

    悄悄看一眼厨房的方向,她就凑过来,压着嗓子说道,“你别怕我爸,他就是虚张声势,要不是认同你,他是不会让你进来的。你……你也别生他的气,他就是这个脾气。刚进他营里的兵,个个都怕他,接触时间长了,个个都把引为知己……以后,你也会喜欢他的!”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他是一个好军人,也是一个好男人。我知道,他是爱你,才会这么做的。”

    厨房里。

    许夏哼着小曲将茶叶放进杯子,然后就向上面浇热水。

    冷子锐将饺子一个一个地在煎锅里放平,“我说老婆,您这墙头草也倒得太快了点吧?”

    “废什么话呀!”许夏将沏好的茶放到托盘,“就凭他肯放弃王位这一点,这个女婿我就认了。”

    恋爱中的男人,一个个嘴巴都是抹了蜜的。

    甜言蜜语谁都会说,可是真正说得出做得到的男人有几个?

    为了冷小野,皇甫耀阳肯放弃自己的继承者之位。

    依如当年冷子锐为了她,主动申请退伍一样,都是无比难得的行为,这已经足够证明,他爱冷小野比爱自己多。

    “遇到这样的好男人,咱们家野丫头,那可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

    冷子锐用木铲将锅里的饺子翻了一个面,“这么说来,那你不是修了几十辈子的福气?”

    侧脸,看着身侧向自己坏笑的男人,许夏撇撇嘴,端起桌上的托盘。

    “几十辈子哪行,我可是修了几百辈子才换了一个好老公!”

    “这话我爱听!”冷子锐伸手从刚刚打开的罐头里取出一只果仁塞到她嘴里,“奖励你一块大腰果!”

    张口咬住他送过来的腰果,许夏侧脸看看案板上已经准备好的凉菜的原料,唇角轻扬。

    “我只是让你煎饺子,这凉菜都弄上了?”

    冷子锐拿过空盘子,将原料收进去,“女王大人有令,本将军哪敢马虎?”

    “那就对了,把人家虐成那样,你好意思啊你!”许夏埋怨他一句,转身端着茶水走进客厅。

    将各种调料依次加入盘子,用筷子轻轻地搅拌着,冷子锐只是笑着摇头。

    …

第669章 皇甫耀阳,大傻蛋(3)    从车上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皇甫耀阳。

    黑色轿车的车身上,有明显的一道划痕,露出雪亮的漆面,一看就是新伤。

    几个保安气喘吁吁地追过来,立刻就将皇甫耀阳围在中间,将手中的警用棍指住他。

    “你老实点,不许动!”

    “军事管理区也敢管,你小子够有种的呀!”

    “马上报警!”

    ……

    身材高大的皇甫耀阳,站在几个保安中间,依旧鹤立鸡群。

    他没有理会几个保安的话,只是抬起脸,看向台阶的冷子锐和许夏。

    “冷先生,我会来回答你的问题的!”

    冷子锐还没有回应,许夏已经急急地跑下台阶下。

    “别报警别报警,千万别报警!”她笑着拦住那个想要报警的保安,“小李啊,这是我们家亲戚。”

    “啊?”姓李的保安队长一听,忙着收起手机,“真的?那他怎么不说一声啊?!您是没看到,刚才那太危险了,一辆别的车子刚刚开进去,我这正准备把那个拦车杆放下来。这位车野马一样就冲进来了,车子刮掉一大片漆……我们还以为是恐|怖分子呢!”

    许夏讥讥地一笑,“他……他那个什么……我们家这里有点急事,所以他着急了点。”

    “哦!不是坏人就好。”保安队长回她一笑,“那我们就回去了。”

    “小李!”冷子锐忙着也走过来,“大门撞坏没有,要是哪里损失,您过来找我,我赔偿!”

    保安队长忙着摆手,“没事没事,就是那个拦车杆碰了一下,没大事,不影响使用。”

    且不说那拦车杆是真得没事,就算是有事,他能让冷子锐赔吗?

    “真是不好意思啊,辛苦你们了。”许夏忙着又道了一句歉。

    几个保安又是摆手又是行礼的,走了。

    许夏和冷子锐对视一眼,目光就同时落在站在不远处的皇甫耀阳身上。

    注视着二人,皇甫耀阳向前迈了一步,然后就朗声开口。

    “我会放弃王位继承权,从今日起,小野再不会因为我的身份而受到威胁。”

    为了自家女儿,他竟然放弃了国王继承权?!

    一句话出口,夫妻二人都是为之动容。

    别说许夏,一向遇事淡定,泰山压顶也不会变色的冷子锐,都是惊讶地得瞳孔一缩。

    “皇甫耀阳,你傻啊你!”

    二人还没出声,门内已经传出冷小野的骂声。

    身上只套着一件薄毛衣的冷小野,大步从客厅里冲出来。

    “谁让你放弃继承权了,我既然跟你在一起,我就不乎这些,我爸妈也不是这个意思……”

    转过脸,看向冲到他面前的冷小野,皇甫耀阳脸色平静。

    “我知道,可是我希望给你一个平安幸福的未来,不仅仅是你,还有我们未来的孩子,我不希望他们不会再像我一样。”

    以前一直没有仔细地思考过,这半天时间,他也是认认真真地想了许久,想了很远。

    这个王位,他一直就没有太多的兴趣,不过是因为不想他的敌人得到,他才努力去争。

    一切都因为恨。

    现在,不同。

    现在,他有爱,他的想法也会因为爱而出发。

    喉咙里堵得发不出话来,冷小野吸了吸鼻子,一把就伸臂抱住他。

    “皇甫耀阳,你个大傻蛋!”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