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车上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皇甫耀阳。

    黑色轿车的车身上,有明显的一道划痕,露出雪亮的漆面,一看就是新伤。

    几个保安气喘吁吁地追过来,立刻就将皇甫耀阳围在中间,将手中的警用棍指住他。

    “你老实点,不许动!”

    “军事管理区也敢管,你小子够有种的呀!”

    “马上报警!”

    ……

    身材高大的皇甫耀阳,站在几个保安中间,依旧鹤立鸡群。

    他没有理会几个保安的话,只是抬起脸,看向台阶的冷子锐和许夏。

    “冷先生,我会来回答你的问题的!”

    冷子锐还没有回应,许夏已经急急地跑下台阶下。

    “别报警别报警,千万别报警!”她笑着拦住那个想要报警的保安,“小李啊,这是我们家亲戚。”

    “啊?”姓李的保安队长一听,忙着收起手机,“真的?那他怎么不说一声啊?!您是没看到,刚才那太危险了,一辆别的车子刚刚开进去,我这正准备把那个拦车杆放下来。这位车野马一样就冲进来了,车子刮掉一大片漆……我们还以为是恐|怖分子呢!”

    许夏讥讥地一笑,“他……他那个什么……我们家这里有点急事,所以他着急了点。”

    “哦!不是坏人就好。”保安队长回她一笑,“那我们就回去了。”

    “小李!”冷子锐忙着也走过来,“大门撞坏没有,要是哪里损失,您过来找我,我赔偿!”

    保安队长忙着摆手,“没事没事,就是那个拦车杆碰了一下,没大事,不影响使用。”

    且不说那拦车杆是真得没事,就算是有事,他能让冷子锐赔吗?

    “真是不好意思啊,辛苦你们了。”许夏忙着又道了一句歉。

    几个保安又是摆手又是行礼的,走了。

    许夏和冷子锐对视一眼,目光就同时落在站在不远处的皇甫耀阳身上。

    注视着二人,皇甫耀阳向前迈了一步,然后就朗声开口。

    “我会放弃王位继承权,从今日起,小野再不会因为我的身份而受到威胁。”

    为了自家女儿,他竟然放弃了国王继承权?!

    一句话出口,夫妻二人都是为之动容。

    别说许夏,一向遇事淡定,泰山压顶也不会变色的冷子锐,都是惊讶地得瞳孔一缩。

    “皇甫耀阳,你傻啊你!”

    二人还没出声,门内已经传出冷小野的骂声。

    身上只套着一件薄毛衣的冷小野,大步从客厅里冲出来。

    “谁让你放弃继承权了,我既然跟你在一起,我就不乎这些,我爸妈也不是这个意思……”

    转过脸,看向冲到他面前的冷小野,皇甫耀阳脸色平静。

    “我知道,可是我希望给你一个平安幸福的未来,不仅仅是你,还有我们未来的孩子,我不希望他们不会再像我一样。”

    以前一直没有仔细地思考过,这半天时间,他也是认认真真地想了许久,想了很远。

    这个王位,他一直就没有太多的兴趣,不过是因为不想他的敌人得到,他才努力去争。

    一切都因为恨。

    现在,不同。

    现在,他有爱,他的想法也会因为爱而出发。

    喉咙里堵得发不出话来,冷小野吸了吸鼻子,一把就伸臂抱住他。

    “皇甫耀阳,你个大傻蛋!”

    ……

    么

    …

第670章 用手抓着吃也行(1)    “你怎么那么笨啊,你傻啊你……”抱着皇甫耀阳的脖子,冷小野一点也不客气地骂出声来,“放弃继续权,谁让你干的,你经过我同意了吗你……”

    拥着她,感觉着她身上单薄毛衣,他心中一紧,忙着伸开手臂脱下身上的西装裹到她身上,将门襟拉紧。

    冷子锐与许夏站在一边,看着这般光景,都是轻轻地挑了挑眉毛。

    不用多说,只看这架式,就能看得出来,这二位……皇甫耀阳明显是被欺负的那位。

    冷子锐伸手拥住身边只套着毛衣的许夏,“外头冷,都进屋吧!”

    听到这句,皇甫耀阳立刻就将还吊在他身上的冷小野抱进客厅。

    冷子锐将许夏也扶进来,那边冷小野还在抱着他忿忿不平。

    “皇甫耀阳,我告诉你,你马上把这个念头给我取消……”

    “咳咳!”

    许夏有些无奈地咳嗽两声。

    这个臭丫头,完全无视她们两个人的存在吗?

    听到老妈的咳嗽,冷小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着将抱住皇甫耀阳的两只胳膊收了回来,嘴里的语气却依旧不客气。

    “你听到没有啊?”

    “小野!”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瞳,平静而深沉地注视着她的脸,“我已经将声明发回皇宫,现在应该所有人都知道了。”

    “你……”冷小野一下子就僵硬在原地,“你……你怎么这么冲动啊,这么大的事情,你……”

    “小野!”皇甫耀阳抬起两只大手扶住她的胳膊,“我这么做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很认真思考之后的结果,对于王位,我并没有太多野心……这么年来下来,我也累了。以后,我想过一些安稳平静的日子,和你,和孩子。”

    他的语气十分真诚,平静中透着坚持。

    注视着面前的男人,想起他经历的那些事情和他满身的伤疤……冷小野的心也是不自觉地疼起来。

    她并不希望皇甫耀阳因为王位而处于危险之中,如果这是他真正发自内心的决定,她当然不会不支持。

    既然现在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这也就说明,他已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只要他开心,她并不在意,他是国王还是平民。

    目光毫不回避地注视着皇甫耀阳的眼睛,冷小野再次开口,“皇甫耀阳,我只是希望……你没有勉强自己。”

    他轻扬唇角,“一点也没有。”

    冷小野轻轻点头,向他露出一个笑意,“那就好。”

    “咳!”

    客厅里,又一声咳嗽响起。

    这一次,咳嗽的人是冷子锐。

    冷小野偷笑一声,向皇甫耀阳悄悄做个眼色。

    转过身,皇甫耀阳平静地看向不远处,靠在沙发背上的冷子锐。

    “冷先生,我的答案……您还满意吗?”

    冷子锐耸耸肩膀,“答案不答案的,这个称呼……我很不满意。”

    冷小野立刻插过话头,主动替皇甫耀阳解围,“你妈妈比我妈妈稍稍年长一点,你就叫我爸叔叔吧!”

    轻吸口气,皇甫耀阳正色开口,“冷叔叔。”

    “这回称呼我还比较满意!”冷子锐抬起手指,揉了揉下巴,“不过……关于你的答案吗……”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