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怎么那么笨啊,你傻啊你……”抱着皇甫耀阳的脖子,冷小野一点也不客气地骂出声来,“放弃继续权,谁让你干的,你经过我同意了吗你……”

    拥着她,感觉着她身上单薄毛衣,他心中一紧,忙着伸开手臂脱下身上的西装裹到她身上,将门襟拉紧。

    冷子锐与许夏站在一边,看着这般光景,都是轻轻地挑了挑眉毛。

    不用多说,只看这架式,就能看得出来,这二位……皇甫耀阳明显是被欺负的那位。

    冷子锐伸手拥住身边只套着毛衣的许夏,“外头冷,都进屋吧!”

    听到这句,皇甫耀阳立刻就将还吊在他身上的冷小野抱进客厅。

    冷子锐将许夏也扶进来,那边冷小野还在抱着他忿忿不平。

    “皇甫耀阳,我告诉你,你马上把这个念头给我取消……”

    “咳咳!”

    许夏有些无奈地咳嗽两声。

    这个臭丫头,完全无视她们两个人的存在吗?

    听到老妈的咳嗽,冷小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着将抱住皇甫耀阳的两只胳膊收了回来,嘴里的语气却依旧不客气。

    “你听到没有啊?”

    “小野!”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瞳,平静而深沉地注视着她的脸,“我已经将声明发回皇宫,现在应该所有人都知道了。”

    “你……”冷小野一下子就僵硬在原地,“你……你怎么这么冲动啊,这么大的事情,你……”

    “小野!”皇甫耀阳抬起两只大手扶住她的胳膊,“我这么做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很认真思考之后的结果,对于王位,我并没有太多野心……这么年来下来,我也累了。以后,我想过一些安稳平静的日子,和你,和孩子。”

    他的语气十分真诚,平静中透着坚持。

    注视着面前的男人,想起他经历的那些事情和他满身的伤疤……冷小野的心也是不自觉地疼起来。

    她并不希望皇甫耀阳因为王位而处于危险之中,如果这是他真正发自内心的决定,她当然不会不支持。

    既然现在事情已经成了定局,这也就说明,他已经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只要他开心,她并不在意,他是国王还是平民。

    目光毫不回避地注视着皇甫耀阳的眼睛,冷小野再次开口,“皇甫耀阳,我只是希望……你没有勉强自己。”

    他轻扬唇角,“一点也没有。”

    冷小野轻轻点头,向他露出一个笑意,“那就好。”

    “咳!”

    客厅里,又一声咳嗽响起。

    这一次,咳嗽的人是冷子锐。

    冷小野偷笑一声,向皇甫耀阳悄悄做个眼色。

    转过身,皇甫耀阳平静地看向不远处,靠在沙发背上的冷子锐。

    “冷先生,我的答案……您还满意吗?”

    冷子锐耸耸肩膀,“答案不答案的,这个称呼……我很不满意。”

    冷小野立刻插过话头,主动替皇甫耀阳解围,“你妈妈比我妈妈稍稍年长一点,你就叫我爸叔叔吧!”

    轻吸口气,皇甫耀阳正色开口,“冷叔叔。”

    “这回称呼我还比较满意!”冷子锐抬起手指,揉了揉下巴,“不过……关于你的答案吗……”

    …

第667章 皇甫耀阳,大傻蛋(1)    冷家。

    餐厅里,冷小野坐在桌边,有些心不在焉着嚼着筷子上的饺子。

    许夏看出她神情不对,“小野,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呀?”

    “啊……没有啊!”冷小野忙着收回心神,向她一笑,“我爸做得这饺子馅真好吃,又香还不腻。”

    “那你就多吃点。”许夏将桌上的一盘饺子向她推了推,“你几天我看着你好象都瘦了,脸色也不是很好,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地补补。”

    “谢谢妈。”

    冷小野夹起一只饺子放到自己碗里,看着碗里热腾腾的饺子,却是再一次想起皇甫耀阳。

    送她回来的时候,那家伙的表情明显有些怪异,自家老爸也不知道到底问了什么刁钻问题。

    想到这里,她悄悄地抬眼看看冷子锐,当着许夏的面儿,也不方便问,只好将目光又收回来。

    许夏看出自家女儿不对劲,侧脸看看冷子锐。

    冷子锐夹着一只饺子,吃得无比专心,不时还看看手中的饺子,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想要从饺子里吃出一朵花来似的。

    这位不是一向观察力敏锐吗,今儿这是怎么了?

    “咳!”

    许夏故意咳嗽一声,冷子锐还在吃饺子。

    许夏撇撇嘴,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他一脚,冷子锐抬她看他,她就扬扬下巴,示意他去看冷小野。

    侧脸,看看冷小野,冷子锐重新收回目光,继续吃饺子。

    他当然早把冷小野的表情收在眼底,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过是故意不理她而已。

    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过去几个小时,皇甫耀阳那家伙,怎么也该有点反应了吧。

    难道这种事,也要他家女儿帮忙?

    “爸、妈!”冷小野实在是放心不下皇甫耀阳,当即放下筷子,“我吃饱了,你们吃吧!”

    说完,转身上楼。

    许夏立刻就伸过手,夺过冷子锐手里的碗。

    “你怎么还吃啊,这丫头这又是怎么了,我同意了……她怎么还不高兴啊?”

    “没事,谈恋爱不是都跟蛇精病似的吗?”冷子锐伸手夹了一个饺子,“她还是不饿,饿了自然就吃了。”

    看他夹着饺子往嘴里送,许夏手一伸,用自己的筷子将那个饺子夺回来。

    “我跟你说正事呢!”

    “老婆,正事您也让我把饺子吃完行不行啊?”

    许夏咧咧嘴角,然后就板起脸。

    “不行!”

    “好好好。”冷子锐伸手把那个录音笔拿过来,“你把这个给她送上去,她一听就明白了。”

    许夏心中担心自家女儿,忙着接过录音笔,急步上楼。

    “您慢点,别磕着!”

    看她着急,他忙着在身后提醒。

    “你闭嘴……”许夏刚说三个字,脚尖一个没抬好,脚尖就磕到楼梯上,疼得皱眉,她立刻就气骂出声,“冷子锐,你个乌鸦嘴!”

    冷子锐忙着奔出餐厅,“怎么了?”

    许夏已经抖着磕疼的右脚,走上楼去了。

    一路上楼,来到三楼冷小野的卧室门外,许夏隔着门缝看过去,只见小丫头正站在窗前发呆。

    她轻轻敲敲门,冷小野忙着转过身。

    “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