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家。

    餐厅里,冷小野坐在桌边,有些心不在焉着嚼着筷子上的饺子。

    许夏看出她神情不对,“小野,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呀?”

    “啊……没有啊!”冷小野忙着收回心神,向她一笑,“我爸做得这饺子馅真好吃,又香还不腻。”

    “那你就多吃点。”许夏将桌上的一盘饺子向她推了推,“你几天我看着你好象都瘦了,脸色也不是很好,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地补补。”

    “谢谢妈。”

    冷小野夹起一只饺子放到自己碗里,看着碗里热腾腾的饺子,却是再一次想起皇甫耀阳。

    送她回来的时候,那家伙的表情明显有些怪异,自家老爸也不知道到底问了什么刁钻问题。

    想到这里,她悄悄地抬眼看看冷子锐,当着许夏的面儿,也不方便问,只好将目光又收回来。

    许夏看出自家女儿不对劲,侧脸看看冷子锐。

    冷子锐夹着一只饺子,吃得无比专心,不时还看看手中的饺子,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想要从饺子里吃出一朵花来似的。

    这位不是一向观察力敏锐吗,今儿这是怎么了?

    “咳!”

    许夏故意咳嗽一声,冷子锐还在吃饺子。

    许夏撇撇嘴,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他一脚,冷子锐抬她看他,她就扬扬下巴,示意他去看冷小野。

    侧脸,看看冷小野,冷子锐重新收回目光,继续吃饺子。

    他当然早把冷小野的表情收在眼底,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过是故意不理她而已。

    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过去几个小时,皇甫耀阳那家伙,怎么也该有点反应了吧。

    难道这种事,也要他家女儿帮忙?

    “爸、妈!”冷小野实在是放心不下皇甫耀阳,当即放下筷子,“我吃饱了,你们吃吧!”

    说完,转身上楼。

    许夏立刻就伸过手,夺过冷子锐手里的碗。

    “你怎么还吃啊,这丫头这又是怎么了,我同意了……她怎么还不高兴啊?”

    “没事,谈恋爱不是都跟蛇精病似的吗?”冷子锐伸手夹了一个饺子,“她还是不饿,饿了自然就吃了。”

    看他夹着饺子往嘴里送,许夏手一伸,用自己的筷子将那个饺子夺回来。

    “我跟你说正事呢!”

    “老婆,正事您也让我把饺子吃完行不行啊?”

    许夏咧咧嘴角,然后就板起脸。

    “不行!”

    “好好好。”冷子锐伸手把那个录音笔拿过来,“你把这个给她送上去,她一听就明白了。”

    许夏心中担心自家女儿,忙着接过录音笔,急步上楼。

    “您慢点,别磕着!”

    看她着急,他忙着在身后提醒。

    “你闭嘴……”许夏刚说三个字,脚尖一个没抬好,脚尖就磕到楼梯上,疼得皱眉,她立刻就气骂出声,“冷子锐,你个乌鸦嘴!”

    冷子锐忙着奔出餐厅,“怎么了?”

    许夏已经抖着磕疼的右脚,走上楼去了。

    一路上楼,来到三楼冷小野的卧室门外,许夏隔着门缝看过去,只见小丫头正站在窗前发呆。

    她轻轻敲敲门,冷小野忙着转过身。

    “妈?!”

    …

第666章 公爵大人的决定(4)    许夏刚要说话,门已经被冷子锐推开,目光扫过门内都是眼睛红红的二个人,他心疼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走过来,一手一个,将二个人拥在怀里。

    “二位,哭也哭了,骂也骂了,我猜,女王和小公主殿下都饿了,是不是该下楼吃饺子了?”

    “我去洗把脸,你们两个先下去吧。”许夏转身走进洗手间。

    冷小野就走过来跟着冷子锐一起下楼,走进厨房,帮他把煮好的饺子端上桌。

    一家三口一起坐到桌边吃饭,冷小野吃了一口饺子,不由地又想起皇甫耀阳。

    那家伙……现在在吃饭吗?

    ……

    ……

    酒店客房。

    皇甫耀阳站在窗前,凝视着窗外这座陌生的城市。

    送完冷小野回来,他就这样一直站在窗边,从太阳初升站到中午太阳升起,几乎连姿势都没有变过。

    落地窗映出他的高大身影,蓝金两色的异色眸子里,满是深沉的颜色。

    眼睛里映着这个世界,皇甫耀阳的眼前闪过的却是这些天来,与冷小野一起走过来的点点滴滴。

    从最初的别扭争执,到后面的同甘共苦……

    他的耳边,最后想起的,是冷子锐的声音。

    “明明知道她和你一起,会面临很多危险、非议、挫折……为什么不离开她?你的爱……就这么自私吗?”

    冷子锐说得并没有错,皇甫耀阳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作为a国的第一顺位皇位继承人,他注定要站在风口浪尖上。

    因此,冷小野也必须会受到波及。

    不仅仅是她,甚至包括他们的孩子,他们的未来。

    难道,他真得要离开她吗?

    不!

    皇甫耀阳立刻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因为拥有她,他的人生才拥有不同的意义,他不会放弃。

    “我,冷小野,以我的生命发誓,我此生都属于皇甫耀阳一人,无论是我的身体,还是我的灵魂。”

    耳边再一次响起冷小野的声音,皇甫耀阳重新抬起脸,异色双眸里的深沉色渐渐地化为明朗。

    他要好好地宠爱她,让她过上最幸福的生活,和她一起看每一个日升日落。

    冷小野可以为了他放弃自由,甘心留在他身边,为他画地为牢。

    他当然也可以为她牺牲。

    大不了,他不要这个继承者之位!

    好国王,有许多人可以去做。

    疼爱她的丈夫,这世间却只有他一个,也只能有他一个。

    想到这里,皇甫耀阳豁然开朗。

    转过身,皇甫耀阳大步离开落地窗边,走到书桌边。

    拿起笔,他飞快地在纸上写下一串漂亮的英东方文学网.east330.,在最后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并且取出公爵印章章上去。

    拿着那张信纸,他抓起窗上的车钥匙,再一次走出房门。

    这一次,他的脚步不再沉重,而是轻快无比。

    “公爵先生?!”

    助理见他终于出来,忙着迎过来。

    皇甫耀阳立刻就将手中写的纸送过去,“将这封信发回王宫,并且通知媒体,从今天起,我正式宣布放弃国王的继承之位。”

    助理一下子石化在原地,“您……您要放弃继承者之位?你真得确定吗!”

    “是的!”皇甫耀阳转过身,走向电梯的方向,“我确定无比。”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