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许夏立刻就将手中的录音笔送过来,“那……你爸让我给你的。”

    冷小野接过录音笔,将耳机塞到耳朵上,打开开关,听到里面二人的声音,立刻就屏住呼吸,仔细倾听。

    听着前面几句,她还扬着唇角,听到最后冷子锐的问题,她的小眉毛立刻就皱成一团。

    “小野。”许夏看着她摘下耳机,立刻开口,“别怪你爸,你爸他……也是为你好。”

    冷小野点点头,“我知道,可是……”

    她轻吸口气,抬起脸。

    “妈……我想出去一趟,行吗?”

    “去见他就说去见他,出什么去一趟啊?”许夏回她一个白眼,“你腿在你身上,我又没锁着你。”

    见她同意,冷小野立刻就眉开眼笑,凑过来在她脸上用力亲了一口,“妈,您真好,那我现在就去……”

    她迈步就要往门外冲,许夏忙着拉住她。

    “你能不能别给我丢人啊,满头白面,一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卖面粉的呢,去洗把脸,好好换身衣服再去。”

    冷小野打量一眼自己,刚才包饺子弄得满身白面,立刻就嘿嘿地向她一笑。

    “那我去洗个澡再去。”

    她转身冲向浴室,许夏就再一次伸手抓住她。

    “死丫头,先说好了啊,晚上十点之前必须回家,敢在外面胡搞乱搞,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知道知道。”

    冷小野欢快地应着,人就冲进浴室去了。

    看着她消失在浴室门内的身影,许夏轻笑出声,然后叹了口气。

    只是看她去见一面皇甫耀阳,就高兴成这样,自家这女儿,心早就被人家占了呀!

    想到这里,不由地又有点怨恨皇甫耀阳。

    原本以为,像冷小野这个疯劲,怎么也要过几年才能谈恋爱,成家立业。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那混小子把自家女儿给勾搭走了。

    看这样子,只怕结婚也不会等得太久。

    想想……真是舍不得呀!

    哼!

    皇甫耀阳,你个臭小子……你等着,我非得好好为难为难你不可!

    这么想着,许夏就转身下楼。

    楼下,冷子锐慢条斯理地吃着饺子,侧眸扫了一眼客厅。

    这丫头,这么半天还没下来,这有点不对劲啊?!

    不是应该听完了录音,立刻就冲下来楼出门的吗?

    看到许夏下来,冷子锐放下手中的碗筷。

    “老婆,小丫头干吗呢,怎么没下来呀?”

    “听完就想往外跑,小疯子似的一身白面,被我拦着洗澡呢!”

    许夏话音刚落,门外,突然有马达声逼近,隐约还有人呼喊。

    “站住,你给我站住!”

    “快停车!”

    ……

    二个人对视一眼,冷子锐立刻就转身,向门边冲去,许夏也是紧随其后冲过来。

    冷子锐拉开门一看,只见一辆黑色轿车正急急刹停在门口,后面还追着几个保安,一边追一边喊着。

    “你……你……马上停车!”

    “快停车!”

    ……

    车门打开,一个高大男子伸腿下了车。

    身上只套着一件深灰色的西装,似乎是出来匆忙,连大衣也没有穿……

    阳光下,满头金棕色的长发,显动着耀阳的光泽。

    英俊的脸上,赫然生着一对异色双眸。

    …

第665章 公爵大人的决定(3)    “皇甫耀阳他不是普通人,我怕您……怕您担心我。我爸和我哥,天天让您担惊受怕的,我……我真得不想让您再替我操心。自从……自从那回我去溜冰,您难过一整晚之后,我……我就发过誓,以后再也不让您哭。这次回来,我就已经想起了,要向您和我爸说实话。昨天,我原本是想着,和您先坦白交待的,可是我……我到了您房间,您都睡着了,我就别打扰您。然后就想着等你睡醒了再说,没想到我自己也睡着了。”

    许夏做梦也想不到,短短的时间里,自家女儿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早已经是心惊肉跳,心疼得心都皱成一团。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告诉爸妈呀,万一你有个闪失,你让妈怎么活呀?!”

    冷小野向她吐舌做个鬼脸,“我这不是没出事吗?”

    “死丫头!”许夏嘴里骂着,手早把她拉过去,“你老实告诉妈,受伤没有?”

    “没有。”

    “真的?”

    “要不……我脱光了您检查检查?”

    许夏狠狠瞪她一眼,“没正经的。”

    “妈。”冷小野抬手帮许夏擦擦眼睛,“我爱你和爸爸,真得很爱很爱。”

    “妈知道。”许夏心疼地看着她,“妈也爱你,我之所以生你的气,不是因为你恋爱,也不是因为你骗妈,妈就是害怕……害怕你上当受骗,害怕你受委屈……只要你们真心相爱,无论是我还是你爸,我们都不会阻止你们的。妈就想问问你,小野,你告诉妈,你是真得爱皇甫耀阳吗?”

    冷小野正色点头。

    “妈,我知道你和我爸担心什么,皇甫耀阳他确实不是普通人,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肯定会吃很多苦,可是我不怕。就像您义无反顾地爱着爸爸一样,我也想和他在一起,我是真的爱他。”

    许夏这大半辈子因为冷子锐和这两个孩子,一直过着的就是提心吊胆的生活,她哭过笑过,也曾整夜失眠。

    但是,许夏也知道。

    如果现在重新再来一次,让她再选一次,她也依旧会选择和冷子锐在一起。

    因为这个男人给她的宠爱,是天底下任何东西也不能替代的,所以她理解冷小野。

    “既然你已经想好了,那妈妈……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说你爱爸妈,你也爱那个混蛋,那我问你,你最爱谁?”

    “妈!”冷小野一听就皱起眉毛,“您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我爱你和爸爸,那是亲情,我和皇甫耀阳那是爱情,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啊,回答问题。”

    冷小野扁扁小嘴,“我……我不知道,不过,如果您和皇甫耀阳同时掉河里,我肯定先救您。”

    “哼!”许夏一手指头就将她点到一边,“早知道,有了男朋友忘了娘,还先救我,以为我不知道,他会游泳!”

    “嘿嘿。”冷小野坏笑,“您不也会吗?”

    许夏白她一眼,“没良心的,白养你了,当初还不如把你送给那个小伯爵当宠物算了。”

    “什么小伯爵啊?”冷小野疑惑地问。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