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虽然与老妈大吵小吵,斗嘴从小到大早已经习惯,这样的冷战,还是头一回,她的心里也是实在难受。

    “妈!您……您真得不要我了?”

    听着冷小野带着哭腔的声音,许夏垂脸看着她皱巴巴的小脸,一颗心早已经心疼得不行。

    “是我不要你吗,明明就是你不要你妈了!”

    “我哪不要您了呀?”冷小野抬着脸看着她,“虽然我是您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可是我一直把您当亲妈!”

    许夏原本都快哭了,听到这句,只是笑出声来,抬手在她脑门上用力点了一计。

    “你个死丫头,你不气死我不甘心是不是?!”

    冷小野伸手抱住她的腰身,“妈……对不起,您就原谅我这回吧……您要是不原谅我,我就这么抱着你,我一辈子不起来!”

    许夏听着她哭着撒娇的声音,只是又气又疼。

    “死丫头,翅膀硬了,长本事了,还不起来……赶紧给我起来。”

    “我就不起!”

    “你不起我就不原谅你。”

    “那我也不起……啊……”冷小野猛地抬起脸,瞪着一对含泪的大眼睛看着她,“您真得原谅我了?”

    “不原谅你,我这新买的套装都被你哭花了我!”许夏说着,就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拿过纸巾帮冷小野擦眼泪,擦着冷小野的眼泪,她自己的眼泪反倒流出来,“妈不是反对你谈恋爱,可是你……你说你这样……突然就说结婚,妈是真得生气!”

    “我知道,我不对,我……我这次回来就是向您道歉的。”冷小野看她哭,忙着又拿了纸巾帮她擦,“您别哭啊,您一哭我也想哭。”

    “我都是让你生气我!”许夏夺过纸巾,自己擦了擦眼睛,“你给我老实交待,你和皇甫耀阳,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小野不敢怠慢,立刻就将二人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从她被好朋友背判,被k抓走开始讲起。

    “那天晚上,是皇甫耀阳把我买走的,我们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他挺喜欢我,要和我交往。我最开始一直没愿意,后来……他就追到咱们家了,还故意撞了您。那天晚上,还跑到我爸的演习指挥部,我看他对我是真心的……我就想着,和他交往试试……再后来,就爱上他了。他虽然个性强势了点,但是对我挺好的。这段时间,我数次有危险,都是他救我。我们乘直升机出事,他为了保护我,自己差点大出血死掉。我在纽约遇到杀手伏击,也是他及时报警,我才化验为夷的,皇甫耀阳是真得对我好。”

    冷小野抬起脸,正色看着许夏。

    “妈,我不是非要现在结婚,我就是想要带他回来给你和爸爸看看。这个世界上,我最在意的就是你和爸爸,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都要和你们商量。之前没告诉您,是因为我还没有确定,要不要和他交往,还有就是不想让他们担心。”

    除了略过皇甫耀阳欺负她的情节之外,整个的事情冷小野都是老老实实地向许夏交待了一遍。

    …

第661章 父爱深沉(2)    转脸看到是他,许夏立刻就放下手中的牛奶杯走过来。

    “小野她……她没哭吧?”

    看着她脸上关切的样子,冷子锐抬手用指腹帮她拿掉唇角沾着的一点面包渣。

    “你舍不得她哭,你干吗那么对她?”

    “我得让她知道,这一次,我是真得很生气很生气……”许夏说到一半,突然转身过去,拉开门看了看,确定冷小野没在门外,才关上门,重新走过来,“以后,她要嫁人,要到别人家里当媳妇儿,哪能还像在咱们家一样,随心所欲,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这次,我就得给她点挫年,让她也多少知道收敛一点儿!”

    她虽然嘴上刻薄,却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

    哪里舍得虐自家女儿,这么做,也是有她的想法。

    这么多年,冷小野在冷家,那绝对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大没小惯了。

    在冷家,许夏惯着她,冷子锐也惯着她,就算是比她大不了一个小时的哥哥,也是一向十分疼爱她,事事都让着她。

    可是,以后与皇甫耀阳在一起,还会这样吗?

    皇甫耀阳那样的身份,家里头的规矩不知道有多少,哪能随便任由她折腾。

    她就是想要让冷小野通过这件事情,也多少地有点明白,天下的事情,不是她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听着自家老婆的这一番话,冷子锐也是为之动容。

    她这个媳妇,平日里大大咧咧,还以为这回,她是真得生冷小野的气,哪想到……这个当妈的,到了现在还在想着女儿的将来。

    “放心吧,我也得到了一些信息……”伸手将自家老婆拉到怀里,冷子锐安慰地拍拍她的背,“皇甫耀阳对小野还是很宠爱的,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真的吗?”许夏有些不确定地抬起脸。

    “来,给你听听这个。”

    将她扶到沙发边,冷子锐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录音笔,按下开关,将耳机塞到她耳朵里。

    录音笔开始播放,之前冷子锐与皇甫耀阳的对话,立刻就在许夏的耳边响起来。

    看她听完,冷子锐伸手拿出她耳朵里的耳机。

    “怎么样,听到了吧,当时我把枪对准他眉头的时候,那个混小子连睫毛都没有眨一下,我看得出来……他是肯为小野去死的!”

    “可是……”许夏担心地皱眉,“你那么问他……他……他不会一冲动放弃小野吧?”

    将耳朵和录音笔放到桌上,冷子锐脸上的神情少有地深沉。

    “如果说……他们两个连这点小小的波折都扛不住的话,他们的爱情未免也太脆弱了些!”

    “但是你那个问题太尖锐了呀!”许夏还是有些担心,“如果是你,当初有人问你这样的问题,你会怎么回答?”

    “我怎么回答?”冷子锐抬脸看向她,“我不是义无反顾地娶了你吗?”

    “哼!”许夏白他一眼,“这么多年我为你担心受怕还少啊,你还说人家自私,你怎么不说你自己自私啊?”

    双臂放到她的腿上,冷子锐蹲在她面前,仰着脸看着她。

    “别忘了,当年是你对我说的,每个人都会死,都在随时地面对危险……而你,愿意和我一起,承担所有的挫折和苦难。我知道,只有我才能给你幸福!”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