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转脸看到是他,许夏立刻就放下手中的牛奶杯走过来。

    “小野她……她没哭吧?”

    看着她脸上关切的样子,冷子锐抬手用指腹帮她拿掉唇角沾着的一点面包渣。

    “你舍不得她哭,你干吗那么对她?”

    “我得让她知道,这一次,我是真得很生气很生气……”许夏说到一半,突然转身过去,拉开门看了看,确定冷小野没在门外,才关上门,重新走过来,“以后,她要嫁人,要到别人家里当媳妇儿,哪能还像在咱们家一样,随心所欲,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这次,我就得给她点挫年,让她也多少知道收敛一点儿!”

    她虽然嘴上刻薄,却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

    哪里舍得虐自家女儿,这么做,也是有她的想法。

    这么多年,冷小野在冷家,那绝对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大没小惯了。

    在冷家,许夏惯着她,冷子锐也惯着她,就算是比她大不了一个小时的哥哥,也是一向十分疼爱她,事事都让着她。

    可是,以后与皇甫耀阳在一起,还会这样吗?

    皇甫耀阳那样的身份,家里头的规矩不知道有多少,哪能随便任由她折腾。

    她就是想要让冷小野通过这件事情,也多少地有点明白,天下的事情,不是她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听着自家老婆的这一番话,冷子锐也是为之动容。

    她这个媳妇,平日里大大咧咧,还以为这回,她是真得生冷小野的气,哪想到……这个当妈的,到了现在还在想着女儿的将来。

    “放心吧,我也得到了一些信息……”伸手将自家老婆拉到怀里,冷子锐安慰地拍拍她的背,“皇甫耀阳对小野还是很宠爱的,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真的吗?”许夏有些不确定地抬起脸。

    “来,给你听听这个。”

    将她扶到沙发边,冷子锐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录音笔,按下开关,将耳机塞到她耳朵里。

    录音笔开始播放,之前冷子锐与皇甫耀阳的对话,立刻就在许夏的耳边响起来。

    看她听完,冷子锐伸手拿出她耳朵里的耳机。

    “怎么样,听到了吧,当时我把枪对准他眉头的时候,那个混小子连睫毛都没有眨一下,我看得出来……他是肯为小野去死的!”

    “可是……”许夏担心地皱眉,“你那么问他……他……他不会一冲动放弃小野吧?”

    将耳朵和录音笔放到桌上,冷子锐脸上的神情少有地深沉。

    “如果说……他们两个连这点小小的波折都扛不住的话,他们的爱情未免也太脆弱了些!”

    “但是你那个问题太尖锐了呀!”许夏还是有些担心,“如果是你,当初有人问你这样的问题,你会怎么回答?”

    “我怎么回答?”冷子锐抬脸看向她,“我不是义无反顾地娶了你吗?”

    “哼!”许夏白他一眼,“这么多年我为你担心受怕还少啊,你还说人家自私,你怎么不说你自己自私啊?”

    双臂放到她的腿上,冷子锐蹲在她面前,仰着脸看着她。

    “别忘了,当年是你对我说的,每个人都会死,都在随时地面对危险……而你,愿意和我一起,承担所有的挫折和苦难。我知道,只有我才能给你幸福!”

    …

第660章 父爱深沉(1)    “瞧您说的,这不是也是我家吗?”

    冷小野陪着笑脸凑过来,手就去扶许夏的胳膊。

    许夏一侧身,躲过她的手掌,自顾自地往餐厅走。

    冷小野忙着急跑两步,帮她拉开一把椅子,许夏并不领情,转了一个圈,坐到冷子锐身侧的另一把椅子上。

    噗!

    看着自家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冷子锐只是轻笑出声。

    许夏只当他要给冷小野求情,立刻就一计刀子眼飞过来。

    “笑什么笑,吃你的饭!”

    “好好好,我吃饭。”

    冷子锐向冷小野耸耸肩膀,表示自己无能为力,手就伸过去,帮许夏把桌上的早餐盘子和牛奶杯拿过来。

    许夏伸过手掌,拿过盘子里的三明治,冷小野就笑着在她身侧的椅子上坐下。

    “妈,您要不要给牛奶加点糖啊?”

    许夏不理会。

    “对了,妈……那个,您昨天说想吃饺子,刚好我爸在家,咱们三个包饺子吧?”

    许夏咬一口三明治,喝一口牛奶,充耳不闻。

    “妈!”冷小野扶住她的胳膊,开始撒娇,“我知道是我错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不该瞒着您,我应该早点跟您说,可是……我……我也是有原因有苦衷的呀!那老话说得好,人非圣贤,敦能无过,是不是。您是大人,我是孩子,您就让着我点儿,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妈……女王陛下,亲爱的许歌神……”

    许夏放下手中快要被她晃洒的牛奶。

    “大冬天哪来的苍蝇,嗡嗡得烦死了,我到楼上吃!”

    说着,她端起牛奶杯就要走。

    “妈!”冷小野忙着帮她端起盘子,献殷勤地说道,“我帮您端盘子。”

    许夏转过脸,看向她。

    看着她终于肯正脸看自己,冷小野心中也是升起一点希望。

    哪想,许夏只是伸过手掌,从盘子里拿走了她吃剩下的三明治,立刻就转身走上楼梯。

    “妈!”冷小野急追出来,“您……您真得不能原谅我吗?”

    许夏头都没回地上楼去了。

    看着她决然的背影,冷小野只是无力地停在原地,蹲下身去。

    身后,脚步轻响。

    然后,一只温暖的手掌就落上她的头顶。

    “爸?!”

    冷小野转过脸,注视着走过来的冷子锐。

    轻轻揉揉她的头发,冷子锐温和开口,“你妈她也是为你好,别生她的生。”

    “我知道,我都懂,可是……”冷小野站起身,“我……我真得很爱皇甫耀阳,爸,难道……我妈她……非得要拆散我们吗?”

    冷子锐轻吸口气,“如果你们真得相爱,那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把你们分开。现在这个时候,我觉得你不应该去求于征求你妈妈的原谅,而应该是认真地想了想,你到底是不是真得已经决定,要和皇甫耀阳在一起。”

    说完,他转身上楼,走进卧室。

    卧室里,许夏原本贴在门内,侧耳倾听,跌到有人上楼,立刻就退到桌边,假装着吃饭。

    推开门走进来,冷子锐看着她一脸无所谓地坐在小茶几边吃饭的样子,只是轻笑出声。

    “别装了,是我!”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