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脸色很平静,一对异色双眸隔空注视着冷子锐的眼睛,他的声音也同样很平静。

    “这种方法不可能阻止我,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开枪。如果我死了,她会恨你的。”

    冷子锐轻耸肩膀,“恨就恨,为了女儿,我不在乎。”

    冷小野是他的心肝宝贝,为了女儿,他可以死,也可以为她杀人。

    看也没有看那只手枪,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眸,毫不回避地迎视着冷子锐的眼睛。

    “如果你真得爱她,就不应该阻止我们在一起。您明明知道,离开我她会很难过。”

    冷子锐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抬起手指,按下手枪的击弹锤。

    “没错,她会难过,但是总有一天,她会从痛苦中走出来。时间会抚平伤口,她才十八岁,人生才刚刚开始,以后会遇到更适合她的人。”

    “也许,您是对了。您是她的父亲,我不对向您动手,如果您真得想开枪,就开吧!”

    后退一步,皇甫耀阳转身走向天台出口。

    冷子锐端着枪,瞄准着他的后脑。

    看着那个男人,平静地走了,一步、两步、三步!

    “站住!”他再次开口。

    皇甫耀阳停下脚步,向冷子锐转过身。

    冷子锐垂下手中的枪,塞进口袋,大步走到他面前。

    “我是她爸爸,我爱她胜过爱自己,所以我不会杀你。那你呢……皇甫耀阳,我想问的是。明明知道她和你一起,会面临很多危险、非议、挫折……为什么不离开她?你的爱……就这么自私吗?”

    没有等他回答,冷子锐侧身从皇甫耀阳身侧走过,大步走到天台门前。

    “我给你两天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让我满意的话,我和小野的妈妈绝对不会再阻止你们。不过,在你回答我之前,让小野回家!”

    说完,他拉开天台的门走了下去。

    走上楼梯,冷子锐在黑暗中轻扬唇角。

    公爵?

    未来的国王?!

    想娶我冷子锐的女儿,哪有那么容易,不虐得你抓心挠肝,我就不姓冷。

    ……

    ……

    天台上。

    皇甫耀阳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

    冷子锐的这个问题,真得把他问倒了。

    这些天来,他也想到很多事情,想过他和冷小野可能要面对的磨难,想到他和冷小野的将来……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向他提出这么尖锐的问题。

    一时间,皇甫耀阳也是没有答案。

    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在用他所有的身心来爱她,却从来没有想到,他的爱会她带来什么。

    自从冷小野和他在一起,几乎就一直处在危险之中。

    无论是莉莉安、女大公,还是查理公爵、k……所有的人都想要伤害她……

    难道,他……真得是太自私了吗?

    口袋里,手机响起,打断了皇甫耀阳的思绪。

    “公爵先生,小姐醒了。”

    “告诉她,我马上回来。”

    对着手机应了一声,皇甫耀阳转身走向出口。

    一路下楼,他的脚步却是少有的沉重。

    开车返回酒店,皇甫耀阳重新回到客房的时候,冷小野已经穿戴整齐,正忐忑地坐在客厅里,看到他回来,她立刻就起身迎过来。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

第659章 打死也不说(3)    小区内,冷小野按响门铃。

    片刻之后,门被拉开,里面站着一脸笑意的冷子锐。

    “小公主,回来了?”

    “哼!”冷小野忿忿地向他哼一声,人就走进客厅。

    冷子锐伸手拿过她肩上的双肩包,“干吗,一回来就给老爸甩脸色?!”

    “您还好意思问呢,拿枪吓唬人,您多厉害啊您!”冷小野皱着鼻子白他一眼,“等爷爷回海南回来,我非得去告你的状,让爷爷用棍子揍你!”

    “他又不是没见过枪,还能被吓坏了?”冷子锐将她的包放到沙发上,“吃过早饭没有,爸爸做的三明治,要不要来点?”

    “我怕里面有子弹!”冷小野看看楼梯的方向,“我妈呢?”

    “还在睡。”冷子锐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转身走向餐厅。

    听说许夏还在睡觉,冷小野立刻就折身回来,跟着冷子锐走进餐厅,站到他身后,凑过来夸张地闻闻桌上的早餐。

    “好香啊,闻着就想吃!”

    “那是,不说谁做的。”

    冷子锐坐到桌边,拿过早餐开吃,冷小野就讨好地将手放上他的肩膀。

    “您累了吧,我给你揉揉肩膀?”

    冷子锐很享受地喝了一口牛奶,“恩……舒服……要不人家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呢……有女儿就是好呀!”

    “那是,有了女儿,您就相当于多了半个儿子呀……”冷小野凑过他脸侧,“您说,您有我哥和我这样的好儿女,现在再多一个公爵大人当儿子,您多有面子呀?您说是不是?”

    冷子锐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好像……那么一点道理。”

    “什么一点道理啊,那道理可大了,您说……等以后,皇甫耀阳当上国王,那您闺女就是王后,到时候,你去看外孙,直接开专机来接你,一下飞机,举国欢迎,那简直……倍儿有面儿!”

    冷子锐打个哈欠,“行了,烟雾弹也放了不少了,说正事吧,再晃,我都晕了。”

    冷小野嘿嘿一笑,“爸……您……到底问了皇甫耀阳什么问题啊?”

    “他没告诉你?”

    “他不肯说。”

    “那我也不说!”

    冷小野立刻就抱着他的肩膀撒娇,“爸……爸比……亲爱的冷将军,世上最帅最酷的老爸……您就告诉我呗?!”

    冷子锐转过脸,“想知道?”

    她立刻点头。

    冷子锐唇角一扬,“打死也不说。”

    “哼!”冷小野将胳膊一收,“不说拉倒!”

    楼梯上,传来许夏的哈欠声,“子锐,你和谁说话呢?”

    “老婆,快过来,吃早餐了。”冷子锐扬手向许夏唤了一句,伸手向冷小野竖起一根手指,“给你一个机会,把你妈哄高兴了,我就告诉你。”

    冷小野向他伸出拳头,“君子一言!”

    抬手成拳轻轻击在她的拳头上,冷子锐笑着回应,“驷马难追!”

    冷小野收回拳头,立刻将脸笑成一条花,转身走出餐厅,“亲爱的妈咪,您醒了。”

    “小野……”看到笑眯眯从餐厅里走出来的冷小野,许夏一脸惊喜,紧接着就脸色一沉,“你没事上我们家干吗?”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