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子锐轻笑出声,“我哪禽|兽了,我一向都很温柔,每次都是你让我用力点的好吧?!”

    许夏狠狠瞪他一眼,“我什么时候让你用力了?”

    “就上次啊,你一直催我,呀,子锐,老公,快一点……不是你吗?”

    扬手将靠垫砸在他身上,许夏红着脸咬牙怒骂,“那是因为在军营里,我怕别人发现。”

    冷子锐笑着站起身,“去吧,好好洗个澡,我去给你做点吃的。记得洗干净点哟,今天是在咱家,小野也不在,你不用担心别人发现。”

    丢一个枕头砸到他背上,许夏这才站起身走向楼梯。

    冷子锐将地上的靠垫捡起来,放回沙发,“老婆,你想吃什么呀?”

    “随便。”

    心里有事,她也没有什么胃口,只不过因为胃有毛病,晚上是绝对不敢不吃东西的。

    冷子锐邪邪一笑,“那……干脆吃我得了!”

    许夏转脸向着他磨了磨牙,“不怕死你就来!”

    “别别别,明天我还得折腾你女婿呢,我去看看都有什么吃的。”

    冷子锐转身走进厨房,许夏就上楼去洗了一个澡。

    等到她洗完澡换了家居装下来,冷子锐已经将熬好的素粥和几样清淡小菜摆到桌上,将凉好的粥送到她面前,他语速气温柔。

    “知道你没什么胃口,多少吃点,省得胃疼。”

    许夏端起粥碗,喝了一小口。

    “我就想不明白,你说……这事……什么时候开始的呀,这个死丫头,一点不显山不露水的。”说到这里,她抬眼又瞪了一眼冷子锐,“就连你也瞒着我,凭什么呀?”

    冷子锐陪个笑脸,“您都咬完了,这事就别提了行不行啊?”

    许夏忿忿冷哼,“哼,想起来就来气!”

    冷子锐帮她夹了一筷子菜,“那您就化气愤为食量,多吃点,一会儿再把我强|暴一晚上,好好解解气,这样总行了吧?”

    连逗带哄地陪着她吃了一碗粥,冷子锐立刻就走过来,亲自抱她上楼,将她安顿在枕头上。

    “来来来,我给老婆大人放松放松,算是给老婆陪礼道歉。”

    “起开,我不用!”

    许夏起初还扭着身子不配合,后来就放松身子享受起来,到最后,不知不觉就已经睡着了。

    拉过被子帮她盖好,冷子锐小心地将她翻了一个身,确定她安睡,关掉灯重新下楼。

    走到跑车上,将另外一份资料拿出来。

    坐在沙发上,仔细翻看。

    这份资料里,是一些剪报,还有一些别的资料。

    【未来国王上台走秀,皇室对女设计师身份表示缄默】

    看到这张,他轻扬唇角。

    仔细看完,又翻下一张。

    【伯爵先生跃位升为公爵,皇家宴会上高调求婚】

    “席间,更以公爵之荣誉发誓,忠心向冷小野表示忠诚……”

    看到这张报纸的时候,冷子锐微微皱眉,然后又再次松开。

    接着,他伸手翻开后面的资料。

    “国王号新年拍卖会,公爵与未婚妻遇刺……公爵出动皇家海军和空军与国际刑警合作,成功歼灭一个跨国贩卖组织,头号人物‘k’葬身海底……”

    …

第653章 爱上了一个国王(1)    两手抓住冷子锐的手臂,许夏不客气地一口咬牙,用力合紧双齿。

    冷子锐立刻就夸张地叫出声来。

    “啊……啊……好……好……爽!”

    听他叫疼,许夏原本已经准备松嘴,听到那个爽字,顿时又用了几分力气。

    “疼,真疼!啊……手断了……”

    甩开他被她咬得留下一个暗红牙印的胳膊,许夏喘着气怒哼一声。

    “活该!”

    冷子锐抖抖被她咬疼的胳膊,看看手上的牙印。

    “老婆,你刚发现,你门牙怎么是歪得呀?”

    “我愿意!”

    许夏嘴里反驳,手就将冷子锐放在她膝盖上的资料翻开。

    资料第一页,就是皇甫耀阳的个人信息,年龄、血型、身高、体重、受教育程度……等等,一应俱全。

    看到“特蕾莎公爵,a国皇室成员”几个字,许夏不由地手指发僵。

    “公……公爵?皇室成员!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冷子锐坐到她身侧,“更夸张地在后面。”

    许夏继续向下看,然后就不自觉地走出上面的内容,“特蕾莎女大公唯一的儿子,a国国王第一顺位继承人!”

    念出这几个字之后,许夏整个人都呆在原地,许久说不出话来。

    皇甫耀阳不是一般人,这一点许夏不用多想亦已经猜到。

    那样一个出手阔绰,随便捐一笔款都是上千万,从头到脚都透着贵族气质,身边跟着正宗英式管家的家伙,如果是普通人她才要奇怪。

    可是,这个结果也实在是已经超过她的想象。

    一个国王?!

    自家女儿爱上了一个国王?!

    天啊!

    好一会儿,许夏才吸了口气,回过神来,转脸看向身边的冷子锐。

    “你……你确定没有查错?!”

    “说实话!”冷子锐伸手拥住她的肩膀,“我也希望我查错了。”

    有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幸福美满,尤其是像冷子锐这样的家庭,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和挫折。

    无论是冷子锐还是许夏,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像其他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可以不用像他们年轻时一样,经历那些生死离别。

    可是,世间事,哪会那么尽如人意,谁叫自家女儿偏偏就遇上这么一个男人呢?

    “子锐?”许夏眉头紧皱,“现在……怎么办呀?”

    只是一个普通地上流家族,其中还不知道有多少明争暗斗,皇甫耀阳这样的身份,自然更不消说。

    嫁给这样的男人,这一辈子都别想安生。

    “什么怎么办啊?”冷子锐故意问道。

    许夏抓住他的胳膊,“小野找一个这样的男人,将来肯定少不了吃苦,你快想想办法呀!”

    许夏一想到自己女儿的未来,就是好一阵心疼,哪里还顾得上生气?

    “现在,只有两个办法。”

    “什么办法?”许夏立刻询问。

    冷子锐竖起一根手指,“第一,我把皇甫耀阳灭了,一了百了。”

    这种可能不用说也不可能了。

    自家女儿都已经想要嫁给人家了,那肯定感情很深,要是冷子锐把皇甫耀阳灭了,冷小野不疯了才怪。

    “第二呢?”许夏追问道。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