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还要说什么,皇甫耀阳已经伸过手来,扶住她的胳膊。

    “小野,我们先回去吧!”

    这会功夫,许夏正在气头上,他们留下来只会让她越发气愤,即然冷子锐已经回来,有他照顾她,也不用担心许夏会出事。

    冷小野也能猜到老爸的想法,当即点点头,指指许夏,示意冷子锐好好劝劝她,就和皇甫耀阳一起下了车,离开别墅。

    看着二人车子走远,冷子锐就抬手将自家媳妇儿扶正,取出手帕帮她擦了擦脸。

    “别哭了,多大点事啊,咱们先进屋再说,钥匙呢?!”

    这会儿,许夏哭了一阵子,情绪也是稍稍好转,抓住他的手帕擦了擦脸。

    “车上呢!”

    冷子锐转身钻到她身上,把钥匙拿过来,伸手将她抱上台阶,打开房门,将许夏抱进客厅。

    随手开了灯,就将她抱到沙发边坐下,人就在她面前蹲下,温柔开口。

    “生小野的气了?”

    许夏吸吸鼻子,“就那个死丫头,你猜她说什么……结婚……结婚了才把事情告诉我……你说,有这样当女儿的吗?”

    “那绝对没有,这样的死丫头她就不配当咱闺女,敢气我媳妇儿,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等着,我现在就去……”

    说着,他就站起身来,做出要走的姿态。

    “干吗去呀你?!”许夏疑惑抬脸。

    “来了两个小兔崽子呀!”冷子锐转过脸,“告诉你,别拦着我,我先去把他们突突个半死不活,我再把他们丢到坦克底下,我碾他十个来回,不碾成肉馅不罢休!”

    “你……”许夏直接把纸巾砸过来,“你成心气我是不是?”

    “怎么着,还不解气呀?”冷子锐重新走到她面前,“要不……我直接把他们五马分尸了?”

    许夏只气得瞪眼,“冷子锐,你故意的是不是,你明明知道我舍不得,你也跟着他们气我。”

    冷子锐轻笑一声,然后就重新在她面前蹲下,“我这不是让你过过瘾吗?现在心情好点了?”

    深了口气,许夏伸手抱住他的脖子。

    “子锐,我……我就是心里难受。”

    “我知道,我理解……”冷子锐伸手拥着她的身子,手背在她背上轻轻地拍着,“眼看着自己辛苦长大的女儿,突然被别人抢走了,我也舍不得,可是……小野现在已经不是孩子了,她马上就要过十九岁生日,如果这么大连个男朋友都没有,那人生也太失败了点吧!我记得,你十五的时候就早恋了吧?”

    许夏立刻反驳,“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早恋了,那会儿都是别人追我,我都没答应。”

    “那你初恋是谁呀?”冷子锐笑问。

    “反正不是你!”

    冷子锐立刻就扶着她的肩膀将她身子扶正,“给我老实交待,谁?!”

    许夏直接回他一个白眼,“你管我!”

    他一脸严肃,“我知道,肯定是上回你们同学聚会那个大刘!上次聚会我就看出来了,你看大刘那眼神,那明显不对劲啊!”

    大刘是许夏高中同学,生得奇胖无比,同学聚会那天,他穿着一件大t恤,硬生生在身上勒出无数道游泳圈,走起路来的时候,那简直就是波浪起伏。

    …

第652章 非常不一般(3)    那天聚会,许夏看他一眼,就笑一次。

    现在经冷子锐提起,她不由地再次笑出声来。

    “你瞎说什么呀你!”

    看着她脸上重新露出笑纹,冷子锐这才暗松口气,起身走到厨房里,取出冰块和毛巾小心地帮她敷眼睛。

    “上次你不是还说,想找个皇甫耀阳这样的女婿吗,怎么这回美梦成真还不高兴了?”

    此时,许夏的心情在他的开导之下,已经平静许多。

    抬手抓住冷子锐的手腕,她正色看向他的脸。

    “可是……小野还小啊,她还不到十九岁呢,你真得同意她结婚?”

    “没同意啊,我还没有考验我同意什么呀?”冷子锐坐到沙发上,将她拉到怀里抱住,“咱们现在是先来讨论讨论皇甫耀阳,有没有这个资格。您是咱家女王,那您得先点头啊,您不点头,那就是直接pass!”

    他挥手做了一个拍飞的手势。

    许夏叹了口气,“说实话,我对皇甫耀阳印象还挺不错的,可是……这事……实在太突然了。”

    “您爱上我那会儿,不也挺突然的吗?”冷子锐笑着帮她理理头发,“爱情这东西,就跟癌症一样,等你有感觉的时候,早就已经是晚期了……没治!”

    谁没有年轻过,谁没有为爱疯狂过……

    他们两个年轻的时候,还不是一样?!

    许夏也不是不开通的人,她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认真地想了想,她再次开口。

    “反正……我绝对不同意结婚!她现在还小呢,万一这就是一时冲动,等到时候结了婚再后悔就晚了。”

    冷子锐拿过一张纸巾递给她,“这么说,你是接受皇甫耀阳了?”

    接过纸巾,擦了擦脸,许夏的语气满是无奈,“你姑娘看上人家,我不接受能怎么着,我还不知道冷小野,那死丫头从小就爱跟我对着干……我越是拦着,她肯定越是逆反。”

    知女莫若母,许夏当然也了解冷小野,自家这两个孩子,全部都是从小就有主意。

    她拦能拦得住?!

    “不过话说回来……”许夏微微皱眉,“这个皇甫耀阳到底是什么人啊?我总觉得……他身上那个气质,非常不一般。”

    冷子锐将她放到沙发上,“等着!”

    走出门外,从跑车的副驾驶座上拿过厚厚一沓资料,冷子锐重新走回客厅,将手中的资料向许夏手里一放。

    “您有点心理准备啊,这个小兔崽子……非常不一般!”

    许夏垂下脸看看手中那足有半尺厚的资料,再抬脸看看冷子锐,怔了怔,一对眸子就缓缓地眯起来。

    “好你个冷子锐,连你也瞒着我是不是?!”

    看到皇甫耀阳,他一点也没惊讶,这会儿又拿出这么多皇甫耀阳的资料,显而易见,冷子锐早就知道这件事情。

    “女王大人,您别生气呀!”冷子锐忙着陪笑脸,“您看……我这为了考验您女婿,昨天晚上可是一宿没睡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您就饶了我这一回?”

    许夏抿抿嘴唇,“过来……让我咬一口。”

    冷子锐送过胳膊,“您……轻点行不?”

    “不行!”

    拉过他的胳膊,许夏一口咬住。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