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天聚会,许夏看他一眼,就笑一次。

    现在经冷子锐提起,她不由地再次笑出声来。

    “你瞎说什么呀你!”

    看着她脸上重新露出笑纹,冷子锐这才暗松口气,起身走到厨房里,取出冰块和毛巾小心地帮她敷眼睛。

    “上次你不是还说,想找个皇甫耀阳这样的女婿吗,怎么这回美梦成真还不高兴了?”

    此时,许夏的心情在他的开导之下,已经平静许多。

    抬手抓住冷子锐的手腕,她正色看向他的脸。

    “可是……小野还小啊,她还不到十九岁呢,你真得同意她结婚?”

    “没同意啊,我还没有考验我同意什么呀?”冷子锐坐到沙发上,将她拉到怀里抱住,“咱们现在是先来讨论讨论皇甫耀阳,有没有这个资格。您是咱家女王,那您得先点头啊,您不点头,那就是直接pass!”

    他挥手做了一个拍飞的手势。

    许夏叹了口气,“说实话,我对皇甫耀阳印象还挺不错的,可是……这事……实在太突然了。”

    “您爱上我那会儿,不也挺突然的吗?”冷子锐笑着帮她理理头发,“爱情这东西,就跟癌症一样,等你有感觉的时候,早就已经是晚期了……没治!”

    谁没有年轻过,谁没有为爱疯狂过……

    他们两个年轻的时候,还不是一样?!

    许夏也不是不开通的人,她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认真地想了想,她再次开口。

    “反正……我绝对不同意结婚!她现在还小呢,万一这就是一时冲动,等到时候结了婚再后悔就晚了。”

    冷子锐拿过一张纸巾递给她,“这么说,你是接受皇甫耀阳了?”

    接过纸巾,擦了擦脸,许夏的语气满是无奈,“你姑娘看上人家,我不接受能怎么着,我还不知道冷小野,那死丫头从小就爱跟我对着干……我越是拦着,她肯定越是逆反。”

    知女莫若母,许夏当然也了解冷小野,自家这两个孩子,全部都是从小就有主意。

    她拦能拦得住?!

    “不过话说回来……”许夏微微皱眉,“这个皇甫耀阳到底是什么人啊?我总觉得……他身上那个气质,非常不一般。”

    冷子锐将她放到沙发上,“等着!”

    走出门外,从跑车的副驾驶座上拿过厚厚一沓资料,冷子锐重新走回客厅,将手中的资料向许夏手里一放。

    “您有点心理准备啊,这个小兔崽子……非常不一般!”

    许夏垂下脸看看手中那足有半尺厚的资料,再抬脸看看冷子锐,怔了怔,一对眸子就缓缓地眯起来。

    “好你个冷子锐,连你也瞒着我是不是?!”

    看到皇甫耀阳,他一点也没惊讶,这会儿又拿出这么多皇甫耀阳的资料,显而易见,冷子锐早就知道这件事情。

    “女王大人,您别生气呀!”冷子锐忙着陪笑脸,“您看……我这为了考验您女婿,昨天晚上可是一宿没睡觉,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您就饶了我这一回?”

    许夏抿抿嘴唇,“过来……让我咬一口。”

    冷子锐送过胳膊,“您……轻点行不?”

    “不行!”

    拉过他的胳膊,许夏一口咬住。

    ……

    么

    …

第647章 我们在谈恋爱(2)    许夏早已经站起身,热情地将他往椅子上让,“皇甫先生,来来来,快坐下!”

    皇甫耀阳在椅子上入住,人就笑着开口,“许老师,您这样叫太客气,不如……叫我耀阳吧?”

    “我也学得这样生份。”许夏在他身侧的椅子上坐下,“那我就不客气了。服务生,上菜吧!”

    侍者开始上菜,许夏就主动向皇甫耀阳道歉,“我这开车技术实在是有点不过关……平常,小野爸爸都不让我开车,给你添这么大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您太客气了。”皇甫耀阳看看身侧的空椅子,“冷小姐她……没有来吗?”

    “哦……她有点事,没来。”许夏随口说道。

    有点事,没来?

    这……不对呀!

    皇甫耀阳不知道这是出了什么变故,当即站起身来。

    “许老师,我稍微失陪一下,去打个电话。”

    许夏忙着摆手,“没关系,你忙你的。”

    走出包间,皇甫耀阳立刻就拨通冷小野的电话。

    电话那头,过了一会儿,才接通。

    “喂?”

    “小野,你妈妈说你不舒服,怎么了?”

    “我妈?!”冷小野原本还睡得迷迷糊糊,听到皇甫耀阳的声音立刻就从坐起身了,“她……她都去了?”

    “我们已经在金宫了。”

    “不会吧,我妈跟本没叫我!”冷小野立刻就揭被起身,“你……你先拖她一会儿,我马上过来。”

    “你别着急,路上小心点。”

    挂断电话,皇甫耀阳重新回到包厢。

    冷菜已经上桌,许夏正帮他往杯子里添茶,“耀阳,我开车不能喝酒,你喝点什么?”

    皇甫耀阳重新坐到她身侧,“我喝茶水就好。”

    “也是,一个人喝酒没意思,早知道我叫小野过来好了,那丫头能喝,我们家四口人,就我酒量不行……”许夏歉意地向他笑笑,“对了,你这次在北京呆多久啊?”

    “大概……会比较久。”皇甫耀阳答道。

    “那太好了,刚好过几天元旦,我老公和我儿子都放假,咱们一起吃个饭。”许夏将桌上的菜向他转了转,“这些都是金宫里的特色菜,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把我们平常爱吃的菜都点了一遍……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面前的女人,满脸地真诚,语气就好像是相熟的长辈,丝毫也不做作。

    这一点,和冷小野无比相似。

    想来,她的性格中有一部分也是继承自这位大大咧咧,直率真诚的母亲。

    “许老师!”皇甫耀阳没有去拿筷子,“有件事情,我想……向你认真地道个歉。”

    如果说,许夏一定会发脾气的话,那……他就衬着冷小野来之前,先把事情招了,让她对自己发脾气好了。

    毕竟,这件事情,都是因他而起。

    他并不想冷小野因为他,和家人之间发生什么矛盾。

    因为皇甫耀阳能够感觉到,冷小野深爱着自己的家人。

    “道什么歉啊,不就是上回撞车那点事吗?”许夏笑着一挥手,“你撞我一次,我撞你一次,扯平!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咱们是‘不撞不相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