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许夏早已经站起身,热情地将他往椅子上让,“皇甫先生,来来来,快坐下!”

    皇甫耀阳在椅子上入住,人就笑着开口,“许老师,您这样叫太客气,不如……叫我耀阳吧?”

    “我也学得这样生份。”许夏在他身侧的椅子上坐下,“那我就不客气了。服务生,上菜吧!”

    侍者开始上菜,许夏就主动向皇甫耀阳道歉,“我这开车技术实在是有点不过关……平常,小野爸爸都不让我开车,给你添这么大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您太客气了。”皇甫耀阳看看身侧的空椅子,“冷小姐她……没有来吗?”

    “哦……她有点事,没来。”许夏随口说道。

    有点事,没来?

    这……不对呀!

    皇甫耀阳不知道这是出了什么变故,当即站起身来。

    “许老师,我稍微失陪一下,去打个电话。”

    许夏忙着摆手,“没关系,你忙你的。”

    走出包间,皇甫耀阳立刻就拨通冷小野的电话。

    电话那头,过了一会儿,才接通。

    “喂?”

    “小野,你妈妈说你不舒服,怎么了?”

    “我妈?!”冷小野原本还睡得迷迷糊糊,听到皇甫耀阳的声音立刻就从坐起身了,“她……她都去了?”

    “我们已经在金宫了。”

    “不会吧,我妈跟本没叫我!”冷小野立刻就揭被起身,“你……你先拖她一会儿,我马上过来。”

    “你别着急,路上小心点。”

    挂断电话,皇甫耀阳重新回到包厢。

    冷菜已经上桌,许夏正帮他往杯子里添茶,“耀阳,我开车不能喝酒,你喝点什么?”

    皇甫耀阳重新坐到她身侧,“我喝茶水就好。”

    “也是,一个人喝酒没意思,早知道我叫小野过来好了,那丫头能喝,我们家四口人,就我酒量不行……”许夏歉意地向他笑笑,“对了,你这次在北京呆多久啊?”

    “大概……会比较久。”皇甫耀阳答道。

    “那太好了,刚好过几天元旦,我老公和我儿子都放假,咱们一起吃个饭。”许夏将桌上的菜向他转了转,“这些都是金宫里的特色菜,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把我们平常爱吃的菜都点了一遍……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面前的女人,满脸地真诚,语气就好像是相熟的长辈,丝毫也不做作。

    这一点,和冷小野无比相似。

    想来,她的性格中有一部分也是继承自这位大大咧咧,直率真诚的母亲。

    “许老师!”皇甫耀阳没有去拿筷子,“有件事情,我想……向你认真地道个歉。”

    如果说,许夏一定会发脾气的话,那……他就衬着冷小野来之前,先把事情招了,让她对自己发脾气好了。

    毕竟,这件事情,都是因他而起。

    他并不想冷小野因为他,和家人之间发生什么矛盾。

    因为皇甫耀阳能够感觉到,冷小野深爱着自己的家人。

    “道什么歉啊,不就是上回撞车那点事吗?”许夏笑着一挥手,“你撞我一次,我撞你一次,扯平!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咱们是‘不撞不相识’!”

    …

第646章 我们在谈恋爱(1)    “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吗?只要我们一起努力,她总有一天会同意的。”电话那头,那个一向强势霸道的男人,语气平静而宠溺,“小野,别担心,一切有我!”

    听着男人平静的声音,冷小野的心情也是一点点地淡定下来。

    妈妈就算不答应,也是因为爱她,如果她知道他们真心相爱,一定会同意的。

    “现在距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晚上见。”

    “好,你也先休息一下吧。”

    冷小野挂断电话,躺到床上,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确实已经很疲惫,躺在枕头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辗转了好久,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不知不觉,已经是几个小时过去。

    睡醒的许夏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立刻就爬起来,走到对面卧室。

    卧室里,冷小野睡得正香。

    “小猪!”许夏笑着嘟囔一句,重新回到自己房间,取出手机拨通金宫的电话,“我是许夏,晚上帮我预留一个包厢,好的……谢谢!”

    订好包厢之后,许夏转身下楼,走进厨房。

    原本是想要去收拾厨房,结果走进厨房一看,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

    “这丫头……”知道是自家女儿干的,许夏站在厨房门边轻扬唇角,“真得是长大懂事了。”

    说到这里,她复又叹了口气。

    小的时候,因为这两个孩子长得太像,又时常搞怪捉弄她,沈夏那时经常是气得恨不得将他们扔进垃圾桶丢掉。

    那时候就一直想,希望孩子们快点长大,就不用再粘着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现在,孩子们长大了,家里却只剩下她和冷子锐二人,冷子锐再一出差,就只剩下她一个,越发显得冷清。

    以后,野丫头要嫁人,小邪那混蛋小子也要娶媳妇,只怕更不会理会自己这个老妈了!

    抬腕看看时间,已经是将近四点,许夏忙着转身上楼。

    重新走进冷小野的房间看了看,她扬了扬唇角,到底还是没有叫冷小野起床。

    上次这丫头,就和皇甫耀阳闹得不太愉快,这次就不要再勉强她陪自己过去了,省得这丫头又口没遮拦的乱说。

    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一套衣服,许夏轻手轻脚地下楼,开上车驶出车库。

    先一步赶到金宫,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她才调出上次存在手机里皇甫耀阳的号码,将金宫的地址发过去,然后又拨过电话。

    “皇甫先生吧,我是许夏,地方我都已经订好了,地址已经发到您的手机上,您看您什么时候过来?”

    “您稍等片刻,我马上就到。”

    “那好,一会儿见。”

    挂断电话,许夏接过侍者送过来的菜单,然后就点了这里的一些招牌菜。

    “先让厨房里帮我准备着,等客人来了之后再上。”

    “好的,夏姐!”

    许夏在帝视也有股份,这金宫算起来她也是股乐之一,侍者哪敢对她不客气。

    皇甫耀阳住的酒店距离金宫并不太远,时候不大,他已经带人赶到。

    来到许夏所在的包箱,敲开房门走进来,皇甫耀阳环视一圈,并没有看到冷小野,不由地心中疑惑。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