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嘴里说着,许夏就忙着从冰箱里取出馄饨,开火接水地折腾起来。

    跟着她走进厨房,看着自家老妈笨拙的样子,冷小野的心里也是堵堵的。

    虽然从小玩劣,可是她很少撒谎,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

    从小到大,与许夏斗嘴仗,早已经是习以为常。

    可是,这还是头一回,将这样的大事瞒着她。

    看着在眼前忙活的许夏,冷小野心中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她。

    许夏将馄饨下了锅,转脸看她还套着外套站在厨房门边,顿时皱眉。

    “你还在这干吗呀,上去把衣服换换……家里这么热,你不热呀你,快去快去,别在这给我捣乱?”

    “妈,我……”

    “你什么你呀,快去!”

    无奈,冷小野只好转身,上楼去换衣服。

    等她换完衣服下来,许夏已经将煮好的馄饨端上桌,又将一盘洗好的水果端过来。

    “一会儿把这盘水果端上去,你吃一点……对了,你房间的加湿器记得打开,暖气太足,房间发干,别上火了……”许夏打个哈欠,“不行了,我得补觉去了。”

    “妈……”冷小野再一次唤住她。

    “恩?”许夏在楼梯上转过身,“怎么了?”

    看着她没精打采的样子,冷小野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有说,“您去睡吧,没事。”

    “那我去睡了,你别忘了开加湿器……算了,还是我去给你开吧!那个……你吃完了,碗放那就行,一会儿妈醒了再洗……”

    坐在餐桌边,吃着热腾腾的早餐,冷小野只是觉得鼻子发酸。

    吃完饭,她仔细洗了碗,又把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才重新上楼。

    悄悄推开主卧的门,只见大床|上,许夏盖着被子已经睡着了。

    床头柜上,摆着一排三四个闹钟,她房间的闹钟赫然也在。

    不用猜也知道,她是怕为了误了时间,特意订了数个闹钟,以防迟到。

    抿了抿唇,冷小野暗自决定。

    今天一定要把真相告诉她,无论自家老妈怎么发脾气,怎么发飙,她都绝不还嘴。

    将门轻轻关好,冷小野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手机轻震,皇甫耀阳的短信已经发过来。

    “我已经到酒店,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冷小野直接拿过手机,将电话拨过去,“皇甫耀阳,我……我好内疚!”

    电话里,他的声音格外温柔,“晚上的时候,我们一起向她道歉,我向你保证,无论她怎么发脾气,我都不会生气。”

    冷小野点点头,又想起来他不在面前,看不到,忙着应出声。

    “好!其实,我……我倒是不怕她发脾气,我就怕她……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别看许夏在车上说得那么过分,可是冷小野很清楚,许夏一直希望,自己能找一个安安稳稳的男人,过平平静静的生活。

    皇甫耀阳的身份,代表着的不仅仅是尊贵,还代表着各种危险与磨难。

    这样的一个男人,绝对不是许夏心目中理想女婿的对象。

    而且,她到现在,还没有过十九岁生日,实在是小了一点。

    不用想也知道,自家老妈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

第643章 一张免死金牌(1)    眼前可是自家岳母大人,皇甫耀阳自然不敢有半点怠慢,当即非常礼貌地点头,“好,许老师,那我们晚上见!”

    “晚上见!”

    许夏向他摆摆手,转身走向车门。

    冷小野忙跟在许夏走过去,坐到副驾驶的座位上,关门的时候还不忘回头过来,向皇甫耀阳眨眨眼睛,悄悄挥挥手。

    将车门关好,系上安全带,许夏重新启动车子,看她转弯吃力,皇甫耀阳忙着走上前来,亲自帮她指挥。

    “向左边打一点轮儿……好,现在回正……再往右打半圈……”

    以往,这种事情,如果冷小野在,都在由她来完成。

    这一次,她也是主动把机会留给皇甫耀阳。

    在皇甫耀阳的指点下,许夏很轻松就将自己的车子掉正,隔着车窗,她一脸感激地向皇甫耀阳露出笑意。

    “皇甫先生,多谢了,那我就先走了,我们晚上见。”

    冷小野缩在她身后,只是向皇甫耀阳吐舌做鬼脸。

    道别之后,许夏开车驶出停车场,一对眼睛就斜过来瞪了冷小野一眼,“看不出来,刚才我掉不过来头啊,也不知道帮我指挥指挥!”

    冷小野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开口,“那不是……有一个现场指挥的吗?”

    想起皇甫耀阳,许夏立刻就露出一脸欣赏的神色,“你说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我看人家也比你大不了几岁,比你懂事多了,无论是气质谈吐,都优雅得跟贵族似的。”

    听着自家老妈夸奖皇甫耀阳,冷小野不由轻笑出声。

    “笑什么笑?”许夏还以为她是不屑,当即气骂,“哼……你别看不起人家,我告诉你,现在那些富二代什么的,一个个全是废物,除了会花爸妈的钱,什么也不会。将来你要找男朋友,必须给我找一个懂事的。”

    冷小野侧着脸,“您的意思……我得找一个皇甫耀阳这样的呗?”

    许夏撇嘴,“我倒是想,人家也得看得上你啊!”

    “妈,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冷小野唇角轻扬,“您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女儿威风吗,我怎么了,我哪不好,我配不上他?!”

    “就你那野劲,谁敢要你?”许夏驳她一句,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哎,小野……你行李呢?!”

    行李?!

    冷小野不由地一怔。

    行李她当然带了,而且有两三箱,只不过,全装在皇甫耀阳车上。

    本来,她还弄了一个小行李箱准备做样子的。

    可是,许夏没有及时赶到,她以为老妈爽约,所有的行李都被保镖装到车上,匆忙下车,她跟本就没拿。

    “我……我回家带什么行礼啊,把我人带回来不就行了?”冷小野一边解释,一边迅速转移话题,“对了,老妈,我爸什么时候把驾照还给你的呀?”

    一提驾照,许夏立刻紧张起来。

    “今天我撞车的事儿,不许告诉你爸听到没有?我好不容易才把驾照要回来。”

    因为开车技术差,再加上路痴,冷子锐很少让许夏开车,就是怕她出危险。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