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毕竟与皇甫耀阳接触不多,现在他又接了眼罩,反差也比较大。

    “皇甫耀阳。”皇甫耀阳主动报上名字。

    “我感觉像你,就是你……没有带眼罩,我有点不太敢认。”许夏的视线落在他的金眸,眼中就露出惊讶的神色,“你……你戴了美瞳吗?这个颜色好正啊,是什么牌子啊,好漂亮……呃……对不起,我……我有点冒昧。”

    “没什么。”皇甫耀阳向侧前行了一步,挡住她的视线,手就伸过来,悄悄向冷小野做了一个手势,“我没有戴隐形眼镜的习惯。”

    “不会吧?”许夏完全被他的眸子吸引住了,“好漂亮的眸色,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功夫,冷小野就悄悄推开车子,从车门内小心翼翼地钻出来,顺着车尾一路走到远处,才取出手机拨通许夏的电话。

    电话这头,许夏向皇甫耀阳歉意地一笑,将手机接通,“小野,妈在停车场呢,你马上过来,皇甫先生也在!”冷小野也知道这次躲不过,只好答应下来。

    许夏就将手机收线,重新看向皇甫耀阳,“您这是要走还是刚刚到北京?”

    “我是刚到。”皇甫耀阳笑答。

    “真是好巧,我女儿也刚到机场,我是来接她回家的……对了对了,差点忘了,刚才不小心碰了你的车,你看看撞得严不严重,我……我把修理的费用赔给你。”

    “不用了。”皇甫耀阳笑着拒绝,“一点漆掉了而已,走保险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啊?”许夏一脸为难。

    他的车可是卡迪拉克,哪怕一小块车漆修补起来也不是小数字,她哪里好意思?

    皇甫耀阳耸耸肩膀,“上次我撞了您的车,您不是也没要我的钱吗?”

    这功夫,假装刚刚走出机场的冷小野亦已经走过来,走到许夏身侧,扫一眼皇甫耀阳的车头,她扬唇站在许夏身后向他做了一个鬼脸。

    上一回,皇甫耀阳为了接近许夏,故意撞了她的车。

    这一回,许夏竟然主动撞上来,说起来还真得有点搞笑。

    “妈!”冷小野扶住许夏的胳膊,“您这是……干吗呢呀?!”

    许夏瞪她一眼,“都是你这个乌鸦嘴,害得我在入口那转了三圈,才走对路,急着接你,不小心把人家皇甫先生的车撞了。”

    冷小野仔细看了一眼皇甫耀阳的车,“没事,不就一块漆吗,补补就行了。”

    “是啊,没关系的。”皇甫耀阳也忙着说道,“天气这么冷,二位赶紧回去吧!”

    停车场里可没有暖气,清晨时分很是寒冷,他难免担心冷小野。

    “这……”许夏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要不这样吧……上次就说请您吃饭,您也没时间,不如……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和小野请您吃个饭?”

    虽然剧本有一点变动,但是最终还是回到吃饭的环节,皇甫耀阳当然不会拒绝。

    “那……我就不和您客气了。”

    “客气什么呀,大家都这么熟了。”许夏心里一松,当即笑着向他摆摆手,“那就这么说定了,现在时间还早,你刚下飞机也挺累了,下午我给你打电话,通知你地点。”

    ……

    么

    …

第644章 一张免死金牌(2)    冷子锐的职业,不可能天天守在她身边,知道自家老婆喜欢车,有空的时候也会让她开车,他坐在副驾驶上,随时保护。

    不过,他经常出差,为了防止万一,总会找个借口没收到许夏的驾照。

    这一次,好不容易才将驾照要回来,许夏自然也是格外紧张,生气事情败露,驾照又被没收。

    天生喜欢车,却偏偏没有长一个擅长开车的脑袋,许夏自己也很无奈。

    对于自家另外三个擅长开车的机会,心里也是相当的羡慕嫉妒恨!

    冷小野嘿嘿一笑,“幸好我继承了我爸的优良基因,要是像你的话,我可就惨了!”

    许夏轻哼,“德性!”

    “其实吗,这人和人呢,各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冷小野转过脸来,忙着拍马屁,“虽然您不擅长开车,可是论唱歌,咱们家绝对您最厉害,那高八度,我死了也吼不上去!”

    “什么叫吼,那是需要技巧的好不好?”许夏被她小马屁拍得很是受用,得意地说道,“虽然老妈没有这方面的基因给你,但是你的艺术细胞绝对是从我身上继承的。”

    冷小野继续拍马屁,“那是那是……我是集合了您和我爸的所有优点!”

    一路之上,冷小野各种小马屁把许夏拍得晕晕乎乎。

    回到自家别墅,她只是高兴地搂着小丫头的肩膀。

    “臭丫头,说吧……有什么事情要请老妈帮忙,只要你说出来,老妈绝对答应。”

    许夏虽然有时候大大咧咧,又不是真傻,天天被一个精明老公熏陶,自然也多少熏陶出一些推理能力。

    自家姑娘一向爱和她斗嘴,每次回来都把她气得半死,这回却各种讨好,她难免猜到冷小野心中是不是有别的小九九。

    “真的?”冷小野转脸看着她的脸,“你真得答应?”

    许夏郑重点头,“老妈说话算话。”

    “那……”冷小野眨眨眼睛,“您给我一张免死金牌行不行?”

    许夏一头雾水,“什么免死金牌啊?”

    冷小野嘻笑,半真半假地说道,“您不是女王吗,生死在手,您赐我一张免死金牌,万一我哪件事情惹到您的时候,可以免死一次,您别抽死我,行不行?”

    “一张少太了,给你十张!”许夏抬手捏捏她的脸,“说得好像我跟暴君似的,从小到大,我说抽死你没有十万,也有五万次,哪回真得抽过你?饿了没有,我给你做点吃的吧,昨天我可是去超市特意买了好多食材呢……说吧,想吃什么?给你做完了,我得补补觉去,困死我了!”

    说话的时候,她还张嘴打了一个哈欠。

    多年来的习惯,许夏的一天,大多都是从中午开始。

    这一次,凌晨一早起床,对她绝对是个不小的挑战。

    看着眼前的老妈,明明一脸倦色,却还要关切地准备为她做饭,冷小野的心里也是一阵愧疚。

    “妈!”她伸手拉住许夏的胳膊,“我不饿,您去睡吧。”

    “从美国回来,十几个小时呢,飞机餐那么难吃,怎么会不饿?”许夏转身走向厨房,“对了,要不……我给你煮点馄饨吧,你爸出差前包的,你最爱吃的虾肉馅。”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