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子锐的职业,不可能天天守在她身边,知道自家老婆喜欢车,有空的时候也会让她开车,他坐在副驾驶上,随时保护。

    不过,他经常出差,为了防止万一,总会找个借口没收到许夏的驾照。

    这一次,好不容易才将驾照要回来,许夏自然也是格外紧张,生气事情败露,驾照又被没收。

    天生喜欢车,却偏偏没有长一个擅长开车的脑袋,许夏自己也很无奈。

    对于自家另外三个擅长开车的机会,心里也是相当的羡慕嫉妒恨!

    冷小野嘿嘿一笑,“幸好我继承了我爸的优良基因,要是像你的话,我可就惨了!”

    许夏轻哼,“德性!”

    “其实吗,这人和人呢,各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冷小野转过脸来,忙着拍马屁,“虽然您不擅长开车,可是论唱歌,咱们家绝对您最厉害,那高八度,我死了也吼不上去!”

    “什么叫吼,那是需要技巧的好不好?”许夏被她小马屁拍得很是受用,得意地说道,“虽然老妈没有这方面的基因给你,但是你的艺术细胞绝对是从我身上继承的。”

    冷小野继续拍马屁,“那是那是……我是集合了您和我爸的所有优点!”

    一路之上,冷小野各种小马屁把许夏拍得晕晕乎乎。

    回到自家别墅,她只是高兴地搂着小丫头的肩膀。

    “臭丫头,说吧……有什么事情要请老妈帮忙,只要你说出来,老妈绝对答应。”

    许夏虽然有时候大大咧咧,又不是真傻,天天被一个精明老公熏陶,自然也多少熏陶出一些推理能力。

    自家姑娘一向爱和她斗嘴,每次回来都把她气得半死,这回却各种讨好,她难免猜到冷小野心中是不是有别的小九九。

    “真的?”冷小野转脸看着她的脸,“你真得答应?”

    许夏郑重点头,“老妈说话算话。”

    “那……”冷小野眨眨眼睛,“您给我一张免死金牌行不行?”

    许夏一头雾水,“什么免死金牌啊?”

    冷小野嘻笑,半真半假地说道,“您不是女王吗,生死在手,您赐我一张免死金牌,万一我哪件事情惹到您的时候,可以免死一次,您别抽死我,行不行?”

    “一张少太了,给你十张!”许夏抬手捏捏她的脸,“说得好像我跟暴君似的,从小到大,我说抽死你没有十万,也有五万次,哪回真得抽过你?饿了没有,我给你做点吃的吧,昨天我可是去超市特意买了好多食材呢……说吧,想吃什么?给你做完了,我得补补觉去,困死我了!”

    说话的时候,她还张嘴打了一个哈欠。

    多年来的习惯,许夏的一天,大多都是从中午开始。

    这一次,凌晨一早起床,对她绝对是个不小的挑战。

    看着眼前的老妈,明明一脸倦色,却还要关切地准备为她做饭,冷小野的心里也是一阵愧疚。

    “妈!”她伸手拉住许夏的胳膊,“我不饿,您去睡吧。”

    “从美国回来,十几个小时呢,飞机餐那么难吃,怎么会不饿?”许夏转身走向厨房,“对了,要不……我给你煮点馄饨吧,你爸出差前包的,你最爱吃的虾肉馅。”

    …

第640章 忘了……安全措施(1)    听到皇甫耀阳的小声抱怨,冷小野只是有些哭笑不得。

    “明明可以用脱的,谁让你非要用撕的?”

    俯下身来,用那对异色眸子注视着她的小脸,皇甫耀阳轻语出声。

    “小野,我来了!”

    扶住她的腰身,稍一用力,已经将她彻底占据。

    她猝不及防,不由地轻呼出声,然后就在他热情中彻底沦陷。

    ……

    ……

    完事之后,皇甫耀阳突然懊恼地又嘟囔一句。

    “该死?”

    冷小野从他怀里抬起脸,疑惑询问,“怎么了?”

    “我……”皇甫耀阳有些歉意地看着她,“我忘了……安全措施。”

    这一次,太兴奋太投入,就算是缜密如他,也是忘记了这回事。

    还以为是什么事情?

    只是一次而已,哪里会那么巧?!

    “傻瓜!”冷小野松了口气,重新躺到他的臂弯,调侃道,“忘了就忘了……如果真得怀了,我就把他生下来,这一次你没有带眼罩,我相信……他一定也有一双像你一样的漂亮眼睛。”

    “不。”皇甫耀阳轻轻理开她脸上的几丝乱发,“我希望……孩子像你。”

    冷小野眨眨眼睛,向他做个鬼脸,“那……就生两个,一个像你,一个像我好了。”

    这种事情,当然只能是玩笑。

    基因这种事,是任何人都不能控制的事情。

    皇甫耀阳轻笑了一声,手臂就伸过来,将她拥紧,“睡吧,明天还要坐长途飞机。”

    冷小野打个哈欠,在他怀里闭上眼睛。

    看着她如天使一般的安祥睡容,他却并无困意,只是不自觉地开始想象。

    如果他们真得有了孩子,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那孩子真得有一双和他一样的眼睛,他一定要告诉那孩子,拥有这样眼睛的人是幸运儿中的幸运儿。

    让那孩子不用再像他一样,一半的视线处在黑暗之中。

    ……

    ……

    第二天上午,皇甫耀阳仔细处理了必要的工作。

    午饭后,二人一起离开公爵府,带上准备好的礼物,赶往机场。

    因为考虑到老管家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一次,他并没有带老管家随行。

    临上飞机之前,冷小野也是特意给老妈许夏打了一个电话,通知她自己的归程。

    “我到北京大概是早上六七点钟,时间太早,您肯定起不来,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因为她要乘皇甫耀阳的飞机,冷小野有点担心,自家老妈会看出破绽,直接在机场发飙就坏了。

    “早上打车不好打,我还是去接你吧?”许夏语气坚持。

    现在北京已经是深冬,正是冷的时候,她哪里忍心自家女儿在机场挨冻?

    “真得不用了,那么早,您也起不来呀,再说……您确定不会在机场迷路?!”

    北京机场通往三个航战楼有三条不同的路,那个路口许夏经常走错。

    “少看不起你妈。”许夏立刻就不客气地哼回来,“我不会开导航吗?”

    “我这不是怕你辛苦吗,这么冷的天!”

    “少来这套……不会是怕我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人吧?”

    什么时候,自家老妈成预言帝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