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向一旁的皇甫耀阳吐吐舌头,“哪有什么人怕您看啊,好好好,您要是起得来就来。”

    电话那头,许夏打个哈欠,“那我现在就去补觉!”

    冷小野无语摇头,挂断电话,和皇甫耀阳一起登上飞机。

    一路顺利飞行,经过十一个小时的跋涉,私人飞机在北京机场首陆的时候,已经是北京时间,第二天的清晨。

    考虑到北京的天气,皇甫耀阳自然是早就做了安排,临下飞机之前,佣人已经取出温暖的大衣,分别送到二人走下。

    走下飞机,出口处哈气成霜。

    冷小野先一步走出来,迅速看一眼出口的方向,并没有看到自家老妈的身影。

    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手机接通,无人接听。

    “我就知道,您还在睡呢!”冷小野挂断电话,手就伸过来拥住皇甫耀阳的胳膊,“危险解决,我妈没来。”

    伸手帮她把外套拢了拢,皇甫耀阳含笑开口,“那我先送你回去,再回酒店。”

    考虑到许夏的性格,他还是没有坚持自己直接上门的想法,而是依照冷小野的建议,决定先回酒店,然后再到冷家拜访,到时候见机行事。

    和他一起走向出口,冷小野边走边说,“到时候,你等我电话,我先把我妈哄好了,你再过去。”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好。”

    众人一起走进停车场,安排好的车子早已经在等。

    保镖急行两步,帮二人拉开车门,皇甫耀阳扶冷小野坐进去,自己才坐到她身侧。

    司机刚刚准备启动车子,斜对面一辆红色车子突然冲过来,向旁边的车位里倒车。

    司机眼看着对方的车屁股就要撞过来,忙着按下车笛。

    晚了!

    只听得嘭得一声,吉普车的车屁股已经撞到皇甫耀阳的侧车灯。

    车子停下,套着黑色大衣的高挑女子立刻就从车上跳下来,一脸歉意地走到车边,“对不起对不起啊,我……我太着急了,多少钱,我赔……等会儿啊,我先打个电话。”

    见此情景,两侧车上的保镖们都是紧张地跳下车,生怕对方不怀好意。

    冷小野也是好奇转过脸,看清对方的脸,顿时一阵头大。

    “完了,我妈!”

    从红色越野车上跳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冷小野的老妈许夏许女王。

    因为在入口处转了好几圈才找到正确路线,所以她耽误了不少时间,心中着急,倒车的时候,也是有点急了,打轮没打好才撞到皇甫耀阳车上。

    担心自家女儿挨冻,她立刻就取出手机,先给冷小野打电话。

    旁边,几个保镖并不认识她,这功夫,都已经是戒备地围到她面前。

    冷小野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一边缩起身子,一边就将手机调成静音。

    “一会儿,你悄悄下车!”皇甫耀阳轻语一声,推开车门下了车,“让开!”

    保镖们听到他的声音,忙着让到一边,皇甫耀阳就走过来,向正在打电话的许夏露出微笑。

    “许老师,好巧!”

    “你是……”

    许夏垂下手机,一脸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皇甫耀阳,觉得眼前这人十分眼熟,一时间又不敢太确定。

    …

第639章 直接把他突突了(4)    冷小野放下手中的餐具,认真地开口,“以后,他们也会是你的父母。我的……就是你的!”

    他笑起来,灯光下的眸子里,满是璀璨的笑意。

    吃完饭,二人一起上楼,回到卧室,冷小野立刻就拿过纸和笔,一边写一边说道。

    “我妈这个人呢,有点神经大条,不过脾气很急,非常容易冲动。我爸就完全相反,智商高情伤也高,是最难搞定的一个……我妈肯定要去机场接机的,所以咱们要分头走,我先跟我妈回家,先不要告诉她,然后呢……你就请她吃饭,把那张唱片送给她……我妈这人呢,最怕欠人家人情了,收了你的礼物,到时候就不好意思对你再发脾气……衬着我爸在外地还没有回来,先把我妈搞定……要不然,同时应付他们两个,咱们两个吃不消的……”

    看着她一本正经,如临大敌的样子。

    皇甫耀阳不由皱眉。

    坐到她身侧,他伸手拿过她手中的铅笔。

    “我觉得,与其这样,不如实话实说,上次我已经骗了你妈妈一次,这次……不应该再骗她了。”

    “可是……”冷小野一脸担心地抬起脸,“万一……她对你大发脾气怎么办?”

    皇甫耀阳将她拉过来,拥在怀里,目光专注地看着她,“我会告诉她,我爱她女儿,无论如何我都要娶冷小野,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们相爱。”

    注视着他的脸,冷小野心脏一紧,不由地怦然心动。

    “皇甫耀阳,我在说正事,不要总是用你那对漂亮眼睛,对我放电好不好?”

    “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做一些正事,而不是浪费时间讨论这些。”

    这一次回北京,二个人肯定要分开一段时间,他不可能再这样随心所欲地亲近她。

    今晚的时间,当然要好好利用。

    冷小野回他一计白眼,“大坏蛋。”

    皇甫耀阳越发将她拥紧,“那你喜欢吗?”

    “不喜欢!”

    “真得不喜欢?”

    “当然不喜欢。”

    因为,她是爱,不是喜欢。

    她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笑意。

    皇甫耀阳读出她眼睛里的意义,也是轻扬唇角,“那是什么?”

    “什么也不是?”她故意不说。

    侧脸,他轻轻地吻上她的耳廊,“真得什么也不是?”

    “不是!”她缩起身子想逃。

    他却拥紧她的腰不给她机会,唇轻轻一滑,就落上她的耳吻,吻了吻,轻轻含住,吮咬。

    她全身发软,在他怀里缩成一团,“皇甫耀阳,大坏蛋!”

    “那你爱吗?”

    吻着她的耳垂,他含糊地问。

    “不爱不爱……不……爱……”

    起初,她还语气坚持,后面就喘息着说不出话来。

    这个精明的大混蛋,不光征服了她的心,亦早已经了解她的身体。

    他想要让她沦陷的时候,她跟本就无法逃离。

    听着她软软糯糯的呻|吟声,他早已经无法自控地燃烧起来。

    不再撩|拨她,他大手一伸,就已经扯开她身上碍事的运动装。

    “我讨厌牛仔裤!”

    牛仔裤质地结实,让他废了一点力气,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爵大人很不悦地嘟囔出声。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