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北京见。”

    “爸爸,再见!”

    挂掉手机,冷小野无力地靠到椅背上。

    皇甫耀阳,你惨了!

    ……

    ……

    当天,皇甫耀阳回到公爵府的时候,已经是夜近黄昏。

    “小姐在餐厅。”

    佣人接过他的外套,主动道出冷小野的消息。

    皇甫耀阳走进餐厅,果然看到冷小野一手托腮,一手转着手中的餐刀,正皱着小眉毛在那里发呆。

    “怎么了?”

    走过来拿过她手中的餐刀,放到一旁,皇甫耀阳关切地询问道。

    冷小野一脸愁眉,“咱们两个……大祸临头。”

    “什么意思?”

    冷小野两手托腮,整张小脸都皱成一团。

    “我妈要抽死我,我爸要虐死你,不是大祸临头是什么?”

    拉过一把椅子,坐到她身侧,皇甫耀阳伸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抬手将她皱着眉毛抹平,“你妈妈知道了?”

    “当然没有,如果知道了,她现在早已经杀到公爵府来灭我了,你最多看到一团肉馅。”冷小野圈住他的脖子,“要不……这次我先自己回去吧,你……先别去了。”

    抬手摸摸她的小脸,皇甫耀阳平静开口。

    “我已经安排好飞机,明天上午,我们一起回北京。”

    冷小野还是有此犹豫,“可是……”

    皇甫耀阳轻轻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自己胸口,“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胸腔内有力而沉稳的心跳声,冷小野也是慢慢放松下来。

    爸爸妈妈都是因为爱她,他们只要她和皇甫耀阳真心相爱,一定会接纳他的。

    “对了。”从他怀里抬起脸,冷小野忙着询问,“查理公爵的事情,都搞定了?”

    “证据和资料都已经送去军事法庭,国王和国会会亲自监督这件事情,至于审判结果……”皇甫耀阳轻轻耸耸肩膀,“这是法庭的事情。”

    查理公爵私售军火,并且与k合作,绑架伤害了那么多的贵族,已经构成判国罪。

    a国没有死刑,却有终身监禁。

    相信这一次,他到死都不会再拥有自由。

    至于莉莉安,也会受到应有的惩罚,具体的事情,皇甫耀阳并不想插手。

    “公爵先生!”佣人走过来,轻声提醒,“晚餐已经准备好了,现在端上来吗?”

    冷小野立刻坐直身子,“马上端上来。”

    饭菜上桌,她立刻就坐到桌边,埋头吃饭。

    皇甫耀阳看着她有些着急的样子,关切提醒,“吃慢一点,这样比较容易消化。”

    冷小野从盘子上抬起脸,“别说了,快吃吧,吃完了,我要和你好好分析一下,我爸会有什么方法虐你,这样才能做到有备无患。”

    皇甫耀阳轻耸肩膀,“你们家也会这样勾心斗角吗?”

    冷小野白他一眼,“我们会因为爱,不是因为恨!”

    说完了,她又意识到失言,“皇甫耀阳,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我明白。”他抬起脸,金蓝两只眸子里,并没有阴霾,“其实……我挺喜欢你父母的,有那样的父母一定很幸福。”

    …

第636章 直接把他突突了(1)    站在窗前这个削瘦的女人,声音低哑,声音却是掷地有声。

    每一个都透着固执与倔强,还有,坚强。

    身为a国的公主,未婚生子,她身上承载的是怎么样的压力与非议,这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为了儿子,她拼命地努力,却依旧无法阻止那些在暗中向他伸过来的邪恶手掌。

    在皇甫耀阳四岁生日的刺杀之后,她数夜未眠。

    最后做出那个最残酷的决定,看着儿子在病床上满是失望的眼睛,她比他还要疼。

    可是,为了他能继续安然的活下去,她没得选择。

    幸好,结果还算不坏。

    她的儿子果然很争气,那个小小的人因为对她的恨挺了过来,迅速地成长起来。

    成为现在顶天立地,可以独当一面的男子汉。

    值了!

    门外,冷小野瞬间动容。

    她想到种种真相,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么残酷又这么温柔的一种。

    抬起手指,扶住门把手,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将手缩了回来。

    现在还不是时候。

    如果她强硬地将这个真相抖出来,也许是对女大公的伤害,毕竟,眼下的皇甫耀阳对于女大公还充满失望与恨意……以他的个性,是不可能一下子转变过来的。

    这些事情,只能慢慢来。

    轻手轻脚地收回手指,冷小野小心转身,放松步子离开病房门外。

    真相她已经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会一点点地想办法,让这对母子重归于好。

    女大公爱儿子,这一点,毋庸置疑。

    皇甫耀阳也同样爱她,要不然,他游轮的花房里也不会,种上那么多她最爱的红色蔷薇。

    一直以来的恨意,也证明了他对母亲的在乎。

    两个相互关爱的人,是不应该这样敌对的。

    一路走出医院,坐到返回庄园的车上。

    冷小野的心情和外面的阳光一样的明媚。

    口袋里,手机响起。

    冷小野摸出手机,看到上面自家老妈的电话,立刻就将电话接通。

    “亲爱的女王大人,有何吩咐?”

    “没事不能给您打电话?”

    “瞧您说的,你随时可以打,全天候24小时,我都为您开机。”

    “少给我这发射糖衣炮弹,这圣诞节都过去了,你们学校还没放假?”

    “谁说的,放了呀,我这不正准备着买机票回去呢吗?”

    “什么时候?”

    “就这两天,定好机票我立刻告诉您,这样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电话那头,许夏语气一转,已经换上妈妈式的关切,“这几天北京冷着呢,你有厚羽绒服没有啊,算了,我接机的时候给你带一件吧……对了,带上点口罩,最近流感凶着呢。我看纽约那边天气也挺冷的,你记得多喝水……订好机票立刻就给我打电话,记得订头等舱……对了,还有钱没有啊,要不要我给我转点钱过去?”

    冷小野忙着拒绝,“不用,我有钱。”

    光是她的奖学金就已经足够日常开支,从小到大,老爸老妈再加上冷家老大她的大伯冷子墨他们……各种各样的亲戚送给她的股票和债券、房产之类的东西,不说股票分红,光是她几处物业的租金都不是小数目,她哪里会缺钱?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