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站在窗前这个削瘦的女人,声音低哑,声音却是掷地有声。

    每一个都透着固执与倔强,还有,坚强。

    身为a国的公主,未婚生子,她身上承载的是怎么样的压力与非议,这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为了儿子,她拼命地努力,却依旧无法阻止那些在暗中向他伸过来的邪恶手掌。

    在皇甫耀阳四岁生日的刺杀之后,她数夜未眠。

    最后做出那个最残酷的决定,看着儿子在病床上满是失望的眼睛,她比他还要疼。

    可是,为了他能继续安然的活下去,她没得选择。

    幸好,结果还算不坏。

    她的儿子果然很争气,那个小小的人因为对她的恨挺了过来,迅速地成长起来。

    成为现在顶天立地,可以独当一面的男子汉。

    值了!

    门外,冷小野瞬间动容。

    她想到种种真相,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么残酷又这么温柔的一种。

    抬起手指,扶住门把手,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将手缩了回来。

    现在还不是时候。

    如果她强硬地将这个真相抖出来,也许是对女大公的伤害,毕竟,眼下的皇甫耀阳对于女大公还充满失望与恨意……以他的个性,是不可能一下子转变过来的。

    这些事情,只能慢慢来。

    轻手轻脚地收回手指,冷小野小心转身,放松步子离开病房门外。

    真相她已经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会一点点地想办法,让这对母子重归于好。

    女大公爱儿子,这一点,毋庸置疑。

    皇甫耀阳也同样爱她,要不然,他游轮的花房里也不会,种上那么多她最爱的红色蔷薇。

    一直以来的恨意,也证明了他对母亲的在乎。

    两个相互关爱的人,是不应该这样敌对的。

    一路走出医院,坐到返回庄园的车上。

    冷小野的心情和外面的阳光一样的明媚。

    口袋里,手机响起。

    冷小野摸出手机,看到上面自家老妈的电话,立刻就将电话接通。

    “亲爱的女王大人,有何吩咐?”

    “没事不能给您打电话?”

    “瞧您说的,你随时可以打,全天候24小时,我都为您开机。”

    “少给我这发射糖衣炮弹,这圣诞节都过去了,你们学校还没放假?”

    “谁说的,放了呀,我这不正准备着买机票回去呢吗?”

    “什么时候?”

    “就这两天,定好机票我立刻告诉您,这样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电话那头,许夏语气一转,已经换上妈妈式的关切,“这几天北京冷着呢,你有厚羽绒服没有啊,算了,我接机的时候给你带一件吧……对了,带上点口罩,最近流感凶着呢。我看纽约那边天气也挺冷的,你记得多喝水……订好机票立刻就给我打电话,记得订头等舱……对了,还有钱没有啊,要不要我给我转点钱过去?”

    冷小野忙着拒绝,“不用,我有钱。”

    光是她的奖学金就已经足够日常开支,从小到大,老爸老妈再加上冷家老大她的大伯冷子墨他们……各种各样的亲戚送给她的股票和债券、房产之类的东西,不说股票分红,光是她几处物业的租金都不是小数目,她哪里会缺钱?

    …

第635章 女大公的苦衷(3)    老管家忙着揭被下床,亲自将冷小野送出来,“小姐,您……您慢点。”

    目送冷小野走远,他才重新回到病房。

    “你们都出去!”

    女大公冷冷开口,助理和佣人立刻就退出病房。

    冷小野走进电梯,看着银色电梯门马上就要闭紧,突然又伸出手掌,挡住了马上就要关紧的电梯门。

    皱了皱眉,她迈步从电梯里走了出去,大步走回走廊,助理和保镖都是疑惑地跟出来。

    “小姐?!”

    “留在这里!”冷小野向几个摆摆手,一路穿过回廊,走到老管家的病房前。

    远远地,就向门外的助理和佣人做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就挥手示意几人走开。

    助理和佣人,哪里敢拦她,都是远远地退开去。

    冷小野就上前一步,站在门侧,侧耳倾听。

    老管家和女大公都是怪怪的,这件事情怎么看也不像这么简单。

    一个肯为了儿子挡子弹的女人,会不爱自己的儿子吗?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玄机?!

    病房内。

    女大公和老管家并不知道,冷小野去而复返。

    深吸口气,女大公不悦开口,“你答应过我,不会出卖我的。”

    “您应该很清楚,这并不是出卖。”老管家转过脸,心疼地看着这个腰背挺得笔直的女人的侧脸,“现在小公爵已经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他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不能自我保护的孩子……您以前刻意疏远他,是为了保护他,这些我都理解,可是现在……没有必要再这样刻意地针以他。而且……您肯定还不知道,小公爵他……他摘下了眼罩。”

    女大公动容,“king,摘下了眼罩?”

    “是的。”老管家一脸地笑容,“他的表情很坦然,我看得出来,他现在的状态非常好。”

    深深地吸了口气,女大公迈步走到窗边,微扬着下巴,抱起胳膊。

    镜片后,她的蓝眸里,有明显的亮色。

    老管家看着她的背影,“我觉得……现在,是该和解的时候了,您……您难道不想参加小公爵的订婚礼吗?”

    女大公深吸口气,轻声开口,“我做过那么多伤害他的事情,king……他是不会原谅我的。”

    女大公的声音,明显地有些沙哑,压抑着某种强烈的情绪。

    老管家走到她身侧,“不会的,其实公爵先生他……他是个很重情久的人,只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如果您告诉他真相,我相信公爵先生会原谅您的,还有小姐,小姐也会帮您的。”

    “不!”女大公轻轻摇头,“他应该恨我,我……我没有资格做他的母亲。”

    “您……”老管家的声音也沙哑起来,“您这是何苦呢?”

    女大公抬起手指,向上推了推眼镜,挡住自己发疼的眼睛。

    抬着脸,将眼泪硬生生地收回眼框,她远远地注视着窗外的城市和天空。

    “他有一个冷小野已经够了,我不能再成为牵制他的软肋。他身上背负着的是特蕾莎家族的未来和整个a国的未来,我希望我的儿子,强大到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如果恨我可以让他强大,我宁可让他恨我。”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