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更何况,她现在吃住在公爵府,跟本就没有花钱的地方。

    “那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了,一定要赶在元旦之前回前,你哥到时候也能休息几天,他们兄妹俩也能见见面。”

    “放心吧,一定一定!”冷小野立刻答应。

    “那我挂了?”

    “别,等会儿!”冷小野忙着唤住她,然后就正色开口,“妈,我爱你。”

    电话那头,许夏怔了怔。

    “死丫头,你又干什么坏事了?”

    冷小野无语,“我说对爱您就是干坏事了?”

    “哼!”许夏轻哼,“你爸说得好‘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又给我捅篓子了?”

    这丫头一向对她没大没小,今儿突然冒出一句‘我爱你’,这实在是太反常了。

    冷小野撇着小嘴反驳,“什么吗?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就会捅篓子呀?”

    电话那头,许夏沉默了一会儿,“有事就跟妈直说,妈不生气,说吧。”

    冷小野才不上她的当呢!

    就自家老妈那脾气,简直就跟她唱歌转调一样,能瞬间从低八度转到高八度。

    “没事,我就是想您了。每逢佳节倍思亲吗?”

    “真得没事?”许夏还是有些不放心。

    “真的。”

    “那就好,我告诉你冷小野,别的事你折腾就折腾……告诉你,不许给我早恋,你要是敢在外面给我乱搞男女关系,看我回来不抽死你!”

    冷小野无力地抓抓头发,“知,道,了!”

    挂断电话,看着手中的手机,冷小野一脸颓废。

    “皇甫耀阳,你媳妇儿我这完全是在用生命谈恋爱啊,我马上就要被抽死了,啊——”

    看看手里的手机,她没有太多时间,忙着把电话给自家老爹拨过去。

    电话好一会儿,才接通。

    电话那头,冷子锐的声音立刻就响起来。

    “小公主,终于想起你老爹我了?”

    “老爸救命,我要死了。”

    “谁敢欺负我姑娘,报上名来,老爹直接把他突突了!”

    “我妈!”

    “呃……”冷子锐一怔,“你又怎么惹到她了?”

    “我本来打算带皇甫耀阳回去见你们的,可是我妈刚才打电话说了,要是我敢早恋,她就抽死我。”冷小野夸张地吸吸鼻子,“老爸,您可得给我做主啊!”

    电话那头,冷子锐的声音里并没有半点调侃之色,而是凝重而深沉,“告诉爸爸,你们二个……真得确定在一起了?”

    冷小野轻吸口气,也把脸上的顽皮收起来,“爸,我爱他!”

    “我知道了。你带他来吧,如果他能通过我的考验,你妈那边,我来搞定。”

    “您还要考验啊?”冷小野讨好地笑,“亲爱的爸比,能不能别考验得太狠呀?”

    “不能!”

    冷小野撒娇,“爸比,您还记得我是您最疼爱的小野吗?”

    “你现在越求情,我会虐他更狠,因为……我吃醋了!”

    “哼,不爱你了。”

    “好了,放心吧。”冷子锐轻笑出声,“爸爸不会太欺负他的,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我就查不到吗?”

    “不是啦,我还没有确定哪天,等我确定时间,给你电话。”

    …

第633章 女大公的苦衷(1)    “小姐!”一名佣人跑过来,“先生请您和乔警官回去吃午饭。”

    “好。”冷小野转过身,“走吧,乔叔叔,我们去吃饭。”

    三人一起回到餐厅吃饭,饭后,三个人一起离开公爵府,去办理关于案件的转移之类的手续。

    来到机场的时候,所有的孩子和俘虏都已经被带上飞机,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恰好另一辆车也驶进机场。

    然后,胳膊上还缠着绷带的夜风扬就从汽车上走下来。

    “扬!”

    乔大声唤他,夜风扬转过脸,立刻就跑到几人身侧。

    “这么快就出院了?”冷小野看着他手上的绷带,眼睛里透着关切之色,“你的胳膊……行吗?”

    “没事,没有伤到骨头。”夜风扬耸耸肩膀,“这件案子是我负责的,我必须回去写报告,免得奖金泡汤。”

    他难得开个玩笑,冷小野不由轻笑出声,“乔叔叔,人家破了这么大一案子,你不给夜风扬放个大假?”

    “当然要放,我还帮他申请了夏维夷的旅游奖金。”乔眨眨眼睛,“让他去好好泡个妞儿。”

    冷小野大笑,“那美女很多,夜风扬你可要抓住机会。”

    夜风扬耸耸肩膀,视线就转过来,看向皇甫耀阳,“关于查理方面的资料和证据,我回到美国之后会立刻发回来给你。”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

    “警司先生。”一名手下跑过来,向乔敬了一个礼,“所有的俘虏和孩子都已经上飞机。”

    “好的,准备起飞。”乔笑着向皇甫耀阳伸过手掌,“合作愉快。”

    皇甫耀阳伸手与他握了握,“合作愉快。”

    乔收回手掌,然后就转脸看向冷小野。

    “小野,叔叔要走了。”

    冷小野伸开双臂想要与他拥抱,刚迈一步,腰上已经多了某人的胳膊,下一瞬,已经被皇甫耀阳拉到怀里。

    冷小野无奈地耸耸肩膀,抬手向乔和夜风扬挥了挥。

    “乔叔叔,风扬……一路平安!”

    家里有个醋坛子,拥抱礼以后大概就别想了。

    乔轻轻笑了笑,拍拍夜风扬,二人一起转身走向飞机的方向。

    看着二人行上登机梯,冷小野就抬起手来,向二人用力挥了挥。

    片刻,飞行启动,驶上跑道,飞入云宵。

    冷小野就转过脸来,半嗔半怒地白了皇甫耀阳一眼。

    “拜托,那是乔叔叔!”

    “那也不行!”皇甫耀阳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霸道,“我讨厌别的男人碰你。”

    “大醋坛了。”冷小野斜他一眼,手臂却已经伸过来抱住他的胳膊,“走吧,我们去医院看看管家。”

    重新上车,二人一起赶往医院。

    二人赶到病房的时候,老管家刚刚换完药,正接过护理送过来的水杯。

    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皇甫耀阳,他眼中一惊,手中的杯子一下子脱手落在被子上。

    水洒出来,将他的被子湿透,老管家也是浑然不觉。

    一对眼睛只是紧紧地盯着皇甫耀阳的脸,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公爵先生他……他竟然拿掉了自己的眼罩?!

    他……他一定是看错了。

    抬起手掌,老管家用力揉了揉眼睛。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