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姐!”一名佣人跑过来,“先生请您和乔警官回去吃午饭。”

    “好。”冷小野转过身,“走吧,乔叔叔,我们去吃饭。”

    三人一起回到餐厅吃饭,饭后,三个人一起离开公爵府,去办理关于案件的转移之类的手续。

    来到机场的时候,所有的孩子和俘虏都已经被带上飞机,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恰好另一辆车也驶进机场。

    然后,胳膊上还缠着绷带的夜风扬就从汽车上走下来。

    “扬!”

    乔大声唤他,夜风扬转过脸,立刻就跑到几人身侧。

    “这么快就出院了?”冷小野看着他手上的绷带,眼睛里透着关切之色,“你的胳膊……行吗?”

    “没事,没有伤到骨头。”夜风扬耸耸肩膀,“这件案子是我负责的,我必须回去写报告,免得奖金泡汤。”

    他难得开个玩笑,冷小野不由轻笑出声,“乔叔叔,人家破了这么大一案子,你不给夜风扬放个大假?”

    “当然要放,我还帮他申请了夏维夷的旅游奖金。”乔眨眨眼睛,“让他去好好泡个妞儿。”

    冷小野大笑,“那美女很多,夜风扬你可要抓住机会。”

    夜风扬耸耸肩膀,视线就转过来,看向皇甫耀阳,“关于查理方面的资料和证据,我回到美国之后会立刻发回来给你。”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

    “警司先生。”一名手下跑过来,向乔敬了一个礼,“所有的俘虏和孩子都已经上飞机。”

    “好的,准备起飞。”乔笑着向皇甫耀阳伸过手掌,“合作愉快。”

    皇甫耀阳伸手与他握了握,“合作愉快。”

    乔收回手掌,然后就转脸看向冷小野。

    “小野,叔叔要走了。”

    冷小野伸开双臂想要与他拥抱,刚迈一步,腰上已经多了某人的胳膊,下一瞬,已经被皇甫耀阳拉到怀里。

    冷小野无奈地耸耸肩膀,抬手向乔和夜风扬挥了挥。

    “乔叔叔,风扬……一路平安!”

    家里有个醋坛子,拥抱礼以后大概就别想了。

    乔轻轻笑了笑,拍拍夜风扬,二人一起转身走向飞机的方向。

    看着二人行上登机梯,冷小野就抬起手来,向二人用力挥了挥。

    片刻,飞行启动,驶上跑道,飞入云宵。

    冷小野就转过脸来,半嗔半怒地白了皇甫耀阳一眼。

    “拜托,那是乔叔叔!”

    “那也不行!”皇甫耀阳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霸道,“我讨厌别的男人碰你。”

    “大醋坛了。”冷小野斜他一眼,手臂却已经伸过来抱住他的胳膊,“走吧,我们去医院看看管家。”

    重新上车,二人一起赶往医院。

    二人赶到病房的时候,老管家刚刚换完药,正接过护理送过来的水杯。

    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皇甫耀阳,他眼中一惊,手中的杯子一下子脱手落在被子上。

    水洒出来,将他的被子湿透,老管家也是浑然不觉。

    一对眼睛只是紧紧地盯着皇甫耀阳的脸,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公爵先生他……他竟然拿掉了自己的眼罩?!

    他……他一定是看错了。

    抬起手掌,老管家用力揉了揉眼睛。

    …

第632章 月亮的另一面(3)    当时,她答应过司空月冥,这些孩子不会受到牵连,可以安然地继续下去。

    “他们没有犯罪记录,我昨天晚上已经与联合国少年儿童基金会联系过,我们会跟据他们的意愿,妥善安排,你不用担心。”

    冷小野点点头,心下也是松了口气。

    这时候,皇甫耀阳已经将手中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看完,接过助理送过来的笔在最后一页签上自己的名字。

    “午后我们去办理交接手续,中午二位就请留在公爵府用餐吧?”

    乔没有拒绝,当即笑着说道,“那好,查理,你把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拿回去,我在公爵府里用完晚餐再走。”

    助理拿着皇甫耀阳牵好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离开,冷小野就主动向乔提出邀请,带他去四下走走。

    二人一起走出厅门,走向别墅后面的草坡,乔就笑着开口,“什么时候带他回去见你父母啊?”

    “过几天,事情处理好了,我们就回北京。”冷小野转过脸,笑着看向乔,“乔叔叔,我这眼光还行吧?”

    乔大笑,“还行这个词,太委屈公爵先生了,叔叔祝福你们。”

    “谢谢。”冷小野继续带着他向前走,“那个……司空月冥的身份,你们查到了吗?”

    “查到了一些。”乔叹了口气,“那个家伙……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他是新加坡司空世家的子弟,母亲在被人绑架之后生下他,因为身体和身世方面的原因,司空世家一直不肯承认,还有他的存在。直到,有一天,他放火烧掉了整座司空大宅,外界才知道,司空家原来还有这么样一个孩子……那孩子,从出生到他放火烧死所有人那天,都没有见过一次太阳。他们不让他白天出现,只是在晚上的时候,才会让他出来走一走。”

    冷小野听了,只是皱眉。

    “我们还查到了那些孩子的资料,他们并不是被拐卖来的,而是被他从全世界各地带回来的,要么就是身体有缺陷,要么就是孤儿,或者被家人抛弃的孩子……”乔轻轻摇摇头,“不仅如此,我们查了他的帐号,他赚来的钱,除了用于购买大量的顶级游轮之外,剩下的钱,大部分都捐给了世界各地的儿童基金组织。”

    作为国际刑警的高阶警司,乔见识过各种各样的罪犯。

    可是,司空月冥是其中最特别的一个。

    他做坏事,也做好事,就像是月亮,有晦暗的一面,也有明亮的一面,就连乔这个罪犯专家也看不透他的想法。

    冷小野静静地倾听着,没有出声。

    “算了!”乔耸耸肩膀,“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我想,这样的人连上帝也要为难,不知道是该让他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站在草地上,注视着远处蔚蓝的天空,冷小野不由地再次想起那一晚,司空月冥和她聊起他的航海经历时双目放光的样子。

    那个家伙,一定也和皇甫耀阳一样,不是有朋友的人。

    希望他下辈子,能做一个普通人,享受一下真正的亲情、友情还有爱情,享受一下这暖暖的阳光……

    司空月冥,祝福你!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