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那之后,皇甫耀阳就一直戴着眼罩,只是在检查眼睛和没人的时候,他才会将眼罩取下来,以防止太久的遮挡影响视力。

    “告诉我,都有谁骂过你?”冷小野气哼哼皱着眉,“我明天就去灭了他们!”

    看着她皱着的小眉毛,皇甫耀阳不由地轻扬唇角。

    时间久远,他哪里还记得清,有谁骂过他。

    注视着他唇角的笑纹,冷小野却是一阵心疼。

    怪不得,他从小到大连个朋友都没有。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交到朋友?

    抬起手掌,捧住他的脸,她缓缓凑过唇来,轻轻地吻了吻他的眼睛。

    “这是我见过最美的眼睛,它不应该被埋没在黑暗中!”扬手将他的眼罩丢进垃圾桶,冷小野伸手拥住他的颈,与他双目对视,“从现在起,你不再需要眼罩,如果谁敢再说你的眼睛不好,我就把他的眼睛挖掉。”

    这个眼罩是不仅蒙上了他的眼睛,也是他心上的一片阴影,从现在开始,她就要把这块阴影抹掉。

    不光是这块,还有其他的……所有他心上的伤口,她都要一点点地帮他抹平。

    注视着他,她正色开口,语气虽轻,却无比坚定。

    “皇甫耀阳,从今天起,我要你幸福!”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用双眸注视着她的脸,看得专注而深情。

    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地收紧胳膊,将她拥紧。

    当晚,二人相拥而眠,都是睡得格外十分安稳。

    第二天清晨,皇甫耀阳依如以往一样,早早醒来。

    睁开双眼,看到的不再是半个房间,而是整整一个。

    他轻手轻脚地起身,走到窗边,将窗帘挑起一条缝,看向窗外。

    窗外,碧空如洗,似乎比起他之前看到的每一天,都格外地明亮。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窗外的空气似乎也飘着幸福的味道,微微有点甜。

    “老公,早安!”

    身后,传来冷小野略有些混沌的声音。

    他转过脸,就看到她正趴在被窝里,笑眯眯地看着他。

    “给我点阳光好吗?”

    皇甫耀阳回她一个微笑,扬手,一把就将紧闭的窗帘拉开。

    整个卧室,瞬间一片明亮。

    皇甫耀阳走到她的身侧坐下,她就撑起身子,仔细看向他的眼睛。

    阳光下,他的眸子灿烂得仿佛金色的钻石,那样的通透明亮。

    “果然,我就知道,阳光下会更漂亮!”她两臂一伸就拥住他,“简直太漂亮了……老公,你把它送给我吧?”

    皇甫耀阳拉过被子,笼住她的肩膀,语气宠溺,“不是已经是你的了吗?”

    “这句我爱听,来来来,再多说几句。”

    “我是你的,我的所有都是你的。”

    “孺子可教也!”冷小野向他竖个拇指,“老公你越来越会说情话了,所以……我越来越爱你了!”

    看着她明艳的脸,他唇角轻扬。

    “小野,我也一样。”

    注视他眸子片刻,冷小野突然从他怀里站起身,“等我一下!”

    披上一条毯子,她急步冲进洗手间,迅速地刷了刷牙,然后就重新跑回来,爬到他怀里。

    …

第627章 他的眼睛(1)    说到一半,冷小野忙着停了下来。

    就算是夫妻双方也应该是有**的,她虽然好奇皇甫耀阳的许多事情,却并不会去揭他不喜欢揭的伤疤。

    既然,他一直遮着眼睛,当然有他的原因。

    想来这件事情也是他心底不能碰撞的秘密,她又何必让他为难。

    看她说到一半,突然不说,皇甫耀阳立刻追问,“我的什么?”

    “你的……”冷小野眼珠转了转,坏笑,“你的第一次啊,是和谁?”

    “如果你是说女人的话,是你。”

    “难道,你还睡过男人吗?”冷小野煞有介事地看着他,故意逗他,“皇甫耀阳,你是攻是受啊?”

    皇甫耀阳皱眉看着她,“我是说,我自己。”

    她轻笑出声,手就过来摸摸他的脸,“去洗澡吧,一身海水味,我自己换衣服。”

    “你还没有说完,我的什么?”

    皇甫耀阳正色询问,他才不会相信她想问的是他的第一次这类的鬼话,刚才她说话的时候,语气很郑重,似乎是她确实很想知道的事情。

    “没什么啦,洗澡睡觉。”

    “我想听实话。”他固执坚持。

    冷小野抬手扶住他的脸,“那……我说出来,你不许生气。”

    他点头。

    “那我真得说了,不过……”她又忙着加上一句,“我不是勉强你一定要回答我,你明白吗?”

    他再次点头。

    “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冷小野抬起手指,摸摸他的脸,指腹就滑过来,轻轻地抚了抚他的眼罩,“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一直戴着这个……其实,我觉得还挺帅的,就是好奇啦,你懂的,好奇之心,人皆有知吗!好了,我说完了,你不用回答我,去洗澡吧!”

    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以免会触发到他的负面情绪。

    毕竟,这只眼睛到底发生过什么,是因为受过伤,还是眼睛有什么问题……她也不清楚。

    皇甫耀阳用手指轻轻抚了抚她的头,站起身来,“那……我去洗澡。”

    他的情绪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波动,冷小野暗松口气,“好。”

    转身,皇甫耀阳走向浴室。

    “皇甫耀阳!”冷小野突然唤住他。

    他闻声转脸,“恩?”

    冷小野正色站起身,“你可以你的秘密,我是认真的。”

    他轻轻点头。

    冷小野这才松了口气,向他眨眨眼睛,“好啦,去洗澡吧,记得快点哟,要不然,我可能会在床|上睡着。”

    向她笑了笑,皇甫耀阳迈步走进浴室。

    脱掉身上的衣物,转脸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他停下脚步,转身正对着镜子。

    镜子里,映出他的样子。

    脸上,那只黑色的眼罩遮住一只眼睛。

    凑进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皇甫耀阳抬起手指,轻轻地摸了摸眼罩。

    转身走进玻璃浴间,打开水龙头。

    门外,冷小野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去拉窗帘。

    窗外,夜色晴朗,一轮银月高挂九天,可以清楚地看到月亮上那些深深浅浅的阴影。

    看着那轮圆月,冷小野再一次闪过月影号在海面上爆开的样子。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