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到一半,冷小野忙着停了下来。

    就算是夫妻双方也应该是有**的,她虽然好奇皇甫耀阳的许多事情,却并不会去揭他不喜欢揭的伤疤。

    既然,他一直遮着眼睛,当然有他的原因。

    想来这件事情也是他心底不能碰撞的秘密,她又何必让他为难。

    看她说到一半,突然不说,皇甫耀阳立刻追问,“我的什么?”

    “你的……”冷小野眼珠转了转,坏笑,“你的第一次啊,是和谁?”

    “如果你是说女人的话,是你。”

    “难道,你还睡过男人吗?”冷小野煞有介事地看着他,故意逗他,“皇甫耀阳,你是攻是受啊?”

    皇甫耀阳皱眉看着她,“我是说,我自己。”

    她轻笑出声,手就过来摸摸他的脸,“去洗澡吧,一身海水味,我自己换衣服。”

    “你还没有说完,我的什么?”

    皇甫耀阳正色询问,他才不会相信她想问的是他的第一次这类的鬼话,刚才她说话的时候,语气很郑重,似乎是她确实很想知道的事情。

    “没什么啦,洗澡睡觉。”

    “我想听实话。”他固执坚持。

    冷小野抬手扶住他的脸,“那……我说出来,你不许生气。”

    他点头。

    “那我真得说了,不过……”她又忙着加上一句,“我不是勉强你一定要回答我,你明白吗?”

    他再次点头。

    “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冷小野抬起手指,摸摸他的脸,指腹就滑过来,轻轻地抚了抚他的眼罩,“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一直戴着这个……其实,我觉得还挺帅的,就是好奇啦,你懂的,好奇之心,人皆有知吗!好了,我说完了,你不用回答我,去洗澡吧!”

    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以免会触发到他的负面情绪。

    毕竟,这只眼睛到底发生过什么,是因为受过伤,还是眼睛有什么问题……她也不清楚。

    皇甫耀阳用手指轻轻抚了抚她的头,站起身来,“那……我去洗澡。”

    他的情绪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波动,冷小野暗松口气,“好。”

    转身,皇甫耀阳走向浴室。

    “皇甫耀阳!”冷小野突然唤住他。

    他闻声转脸,“恩?”

    冷小野正色站起身,“你可以你的秘密,我是认真的。”

    他轻轻点头。

    冷小野这才松了口气,向他眨眨眼睛,“好啦,去洗澡吧,记得快点哟,要不然,我可能会在床|上睡着。”

    向她笑了笑,皇甫耀阳迈步走进浴室。

    脱掉身上的衣物,转脸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他停下脚步,转身正对着镜子。

    镜子里,映出他的样子。

    脸上,那只黑色的眼罩遮住一只眼睛。

    凑进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皇甫耀阳抬起手指,轻轻地摸了摸眼罩。

    转身走进玻璃浴间,打开水龙头。

    门外,冷小野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去拉窗帘。

    窗外,夜色晴朗,一轮银月高挂九天,可以清楚地看到月亮上那些深深浅浅的阴影。

    看着那轮圆月,冷小野再一次闪过月影号在海面上爆开的样子。

    …

第628章 他的眼睛(2)    眼前,就再一次闪过司空月冥的脸——那个莫测诡异的男人。

    冷小野轻轻地叹了口气。

    “如果有来生,希望你不再处于月影之下。”

    伸过手指,她轻轻地将窗帘闭紧,月光被隔在窗外。

    身后,皇甫耀阳正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站在窗边的冷小野,他迈步向她走过来。

    “洗完了?”冷小野向他扬扬唇角,“那我去洗。”

    “要不要,我帮你?”他一脸认真地问。

    冷小野回他一个白眼,“我才不要!”

    说着,急步溜进浴室去了。

    折腾了一天,她已经十分疲惫,相信,他也是一样。

    这样的时候,她可不想招惹他,两个人的身体,都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目送她走进浴室,皇甫耀阳并没有立刻上床,而是走到卧室一旁的小书房里,从抽屉里取出一只雪茄,送到嘴里点燃。

    他会抽烟,但是没有烟瘾。

    只是在偶尔需要的时候,才会抽上一点雪茄。

    他一直认为一个真正强大的人,不应该被任何事情束缚,所以他从来不会任何事情上瘾。

    到现在为止,上了瘾的也不过只是一个冷小野而已。

    小书房没有开灯,昏暗的房间内雪茄忽明忽暗,映出他的俊脸,蓝眸深沉。

    冷小野简单洗了一个澡,走出站来,没有见到卧室有人,抓着毛巾擦着湿发,她疑惑地看一眼四周,立刻就注意到小书房开着的门,忙着走过来。

    看到正在抽烟的皇甫耀阳,她拿下手上的毛巾。

    “怎么不开灯?”

    将手中的雪茄熄灭放到一边,皇甫耀阳伸手打开桌侧的小灯。

    “过来!”

    冷小野迈步走到他身侧,皇甫耀阳就伸过手掌,拿过她手里的毛巾帮她擦头发。

    “你应该还记得我身上的伤,那个枪伤,是我四岁生日的时候……”他小心地帮她擦着头发上的水,声音低低的,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子脏距离心脏只有一厘米,击碎了动脉血管,我在医院里昏迷了两个星期,才清醒过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她站在我的床边。她站在床边,脸上一点也没有笑容,她说,‘king,我讨厌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眼前,永远不要’。然后,我就搬离了公爵府,住到这里。”

    冷小野转过脸,皱着眉,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儿子说的话。

    想一想,才是四岁的孩子,在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之后,第一次醒过来,当时最需要的恐怕就是一个温暖的拥抱和吻。

    等待他的却是那样冷冰冰的声音,才是四岁的孩子,怎么受得了?

    皇甫耀阳抬手帮她的头发理顺,将毛巾随手放到一边。

    “从那以后,我便没有母亲。”

    伸过手掌,冷小野轻轻地拥住他的头,拢在自己胸口。

    “皇甫耀阳,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些的。”

    这样的伤疤揭开,一定很疼,她真是后悔死了。

    “没事的。”伸臂拥着她的腰,皇甫耀阳轻轻地嗅了嗅她身上的清爽香味,“我已经习惯了,也许真如他们所说,我是一个被诅咒的人。”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