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眼前,就再一次闪过司空月冥的脸——那个莫测诡异的男人。

    冷小野轻轻地叹了口气。

    “如果有来生,希望你不再处于月影之下。”

    伸过手指,她轻轻地将窗帘闭紧,月光被隔在窗外。

    身后,皇甫耀阳正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站在窗边的冷小野,他迈步向她走过来。

    “洗完了?”冷小野向他扬扬唇角,“那我去洗。”

    “要不要,我帮你?”他一脸认真地问。

    冷小野回他一个白眼,“我才不要!”

    说着,急步溜进浴室去了。

    折腾了一天,她已经十分疲惫,相信,他也是一样。

    这样的时候,她可不想招惹他,两个人的身体,都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目送她走进浴室,皇甫耀阳并没有立刻上床,而是走到卧室一旁的小书房里,从抽屉里取出一只雪茄,送到嘴里点燃。

    他会抽烟,但是没有烟瘾。

    只是在偶尔需要的时候,才会抽上一点雪茄。

    他一直认为一个真正强大的人,不应该被任何事情束缚,所以他从来不会任何事情上瘾。

    到现在为止,上了瘾的也不过只是一个冷小野而已。

    小书房没有开灯,昏暗的房间内雪茄忽明忽暗,映出他的俊脸,蓝眸深沉。

    冷小野简单洗了一个澡,走出站来,没有见到卧室有人,抓着毛巾擦着湿发,她疑惑地看一眼四周,立刻就注意到小书房开着的门,忙着走过来。

    看到正在抽烟的皇甫耀阳,她拿下手上的毛巾。

    “怎么不开灯?”

    将手中的雪茄熄灭放到一边,皇甫耀阳伸手打开桌侧的小灯。

    “过来!”

    冷小野迈步走到他身侧,皇甫耀阳就伸过手掌,拿过她手里的毛巾帮她擦头发。

    “你应该还记得我身上的伤,那个枪伤,是我四岁生日的时候……”他小心地帮她擦着头发上的水,声音低低的,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子脏距离心脏只有一厘米,击碎了动脉血管,我在医院里昏迷了两个星期,才清醒过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她站在我的床边。她站在床边,脸上一点也没有笑容,她说,‘king,我讨厌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眼前,永远不要’。然后,我就搬离了公爵府,住到这里。”

    冷小野转过脸,皱着眉,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儿子说的话。

    想一想,才是四岁的孩子,在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之后,第一次醒过来,当时最需要的恐怕就是一个温暖的拥抱和吻。

    等待他的却是那样冷冰冰的声音,才是四岁的孩子,怎么受得了?

    皇甫耀阳抬手帮她的头发理顺,将毛巾随手放到一边。

    “从那以后,我便没有母亲。”

    伸过手掌,冷小野轻轻地拥住他的头,拢在自己胸口。

    “皇甫耀阳,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些的。”

    这样的伤疤揭开,一定很疼,她真是后悔死了。

    “没事的。”伸臂拥着她的腰,皇甫耀阳轻轻地嗅了嗅她身上的清爽香味,“我已经习惯了,也许真如他们所说,我是一个被诅咒的人。”

    …

第626章 从我的船上滚下去(4)    “明天见。”

    向她挥挥手,冷小野迈步走了出去。

    看着关上的房门,女大公怔了一会儿,就重新收回目光,看向手中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小声地嘟囔了一声“野丫头”。

    因为是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助理并没有听懂,忙着询问,“您说什么?”

    女大公清清嗓子,“没什么。”

    ……

    ……

    汽车驶进庄园。

    “啊——”冷小野张开小嘴打了一个哈欠,不客气地将头枕到皇甫耀阳的肩膀上,“老公,我好困!”

    男人侧脸,凝眉,“你叫我什么?”

    “老公呀?”冷小野白他一眼,“大惊小怪什么呀,在船上都叫过一次了,你都没注意到。”

    皇甫耀阳想了想,没有想起她是何时叫他,“当时太紧张了。”

    当时情况危急,他只是想着如何将她安全带离游轮,实在不可能注意到所有的细节。

    “没关系啦。”冷小野抬手将他抚平,在游轮上换上的那套军装胸口上的一个皱折,“只要你不生我的气就好了。”

    汽车在大门外停下,早有佣人从台阶上奔下来,帮二人拉开车门。

    台阶上,所有的保镖和佣人都在,电工、园艺师……全都在场。

    大家知道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出事,都是心中担心紧张,听说他们要回家的消息,也是特意地过来迎接。

    “让大家担心了,我很好。”跳下车,冷小野立刻就给众人一个大大的笑脸,“各位安心去睡吧。”

    “公爵先生!”

    众人齐齐地向皇甫耀阳行了礼,这才四下散开,各自回房休息。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一起上楼,嘴里就得意地开口。

    “哼哼,皇甫耀阳,你看到没有,我现在可是深得人心,比你在庄园里有威望多了。”

    他微扬唇角,“那很好。”

    这个女孩身上有一种魔力,总能让别人在接触之中,不自然地被她吸引,喜欢她,亲近她。

    二人一起走进卧室,冷小野立刻就将自己往大床|上一扔。

    “天啊,躺着好舒服!”

    走过去从衣帽间里帮她取出一件舒服的棉质睡衣,皇甫耀阳走回床侧,弯身帮她拿掉脚上的拖鞋,手就伸过来捏住她的棉袜。

    “不用了,我自己来,穿了这么久,肯定好臭的!”

    冷小野坐直身子,伸手想要去扯袜子,他手指一勾,已经帮她把棉袜脱下来。

    “你和夜风扬认识多久了?”

    “干吗?”冷小野歪着头去看他的脸,“吃醋了?这事可不能怪我,是你撮合我们认识的。”

    皇甫耀阳疑惑抬脸,“我?”

    “对啊,就是你!”冷小野坏笑,“你在牙买加那么追我,我只好找人帮助了,他是乔叔叔介绍给我的,也就是说他认识我在你之后,这样你开心了?”

    皇甫耀阳继续追问,“还有呢……”

    “还有什么?”冷小野不解地问。

    “你还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

    “干吗啊,查户口啊,我也是有**权的,再说,你也没有什么事情都告诉我啊!”

    “你想知道什么?”

    “多了。”

    “比如?”

    “比如……比如,你和你妈妈的事情啦!”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她的视线不由地在他的眼罩上定格,“还有你的……”

    还有,他的眼睛!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