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管家的伤势其实并不严重,此时已经休养过来,精神显得很不错。

    两个人走进病房的时候,老管家正在打电话给皇甫耀阳的助理,询问消息。

    听到门开的声音,他转过脸,看到一起走进来的皇甫耀阳与冷小野,老管家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一脸灿烂的笑意。

    冷小野走到他的床侧,“您还好吧?”

    老管家一脸微笑,“当然,我想用不了两天,我就可以回去为您煮英式红茶了。”

    冷小野也笑起来,“为了防止你摔破茶壶,您还是在医院里好好地休息几天吧!”

    老管家又询问起司空月冥的情况,听说整个案件已经结束,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皇甫耀阳就走过来,扶住冷小野的肩膀,“你也该回去休息了。”

    冷小野从椅子上站起身,“好,那您也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您。”

    “公爵先生。”老管家犹豫了一下,才谨慎开口,“女大公的病房就在楼上,1608。”

    皇甫耀阳没有出声,冷小野却已经走过去,抱住他的胳膊。

    “我们本来也想去看她的,您好好休息,我们先过去了。”

    向老管家挥挥手,冷小野拉着他的胳膊就往外走。

    一路将皇甫耀阳拖到电梯边,她伸手按开开关。

    “我不想去。”皇甫耀阳低声开口。

    冷小野拉着他走进电梯,“可是我想去,你不陪我吗?”

    电话上行,来到16楼,冷小野立刻就拉着他走到女大公的病房门。

    在门外,皇甫耀阳停下脚步,不肯再动,“我在病房外等你。”

    侧脸看看他的表情,冷小野轻轻点头,“那好吧,我进去看看,很快就出来。”

    二十来年形成的结,不可能这样一下子就解开,她也不想太过勉强他。

    敲了敲门,冷小野推门走进病房。

    病房里,女大公靠在枕头上,正在用左手在助理送过来的一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上签下名字。

    抬脸看到冷小野回来,她的蓝眸里闪过一抹喜色,很快就收敛起来。

    冷小野走到她的床边,“您还好吗?”

    “还好。”女大公的声音很平淡。

    明明心里高兴,还故意装腔做势,果然比皇甫耀阳还傲娇。

    冷小野在心中暗笑,嘴上就说道,“案件已经彻底解决,我和king都没有受伤,你不用担心,现在国际刑警已经过来接手这个案子,一切很快就会结束的。”

    “好。”女大公点点头,“我要休息了,你们也回去吧。”

    她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以她对皇甫耀阳的了解,他一定也在医院,只不过是不想进来见她而已。

    “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冷小野从椅子上站起身,“您……想吃什么,早上我带过来?”

    女大公轻吸口气,“不用了,我有助理帮忙,你还是在家休息吧。”

    从一进门,她就已经看出冷小野满脸疲惫,自然也不会接受她送早餐的建议。

    “那好吧。”冷小野转身走向房门,手扶住门把手又转过脸来,“coco,晚安。”

    女大公轻轻挑眉,蓝眸就向她看过去,只见小丫头扬着唇角,笑得无比灿烂。

    那对墨黑色的眼睛,似乎早已经将她的伪装看穿。

    …

第622章 投降吧(3)    “3!”

    她抬手按下遥控器。

    嘭!

    甲板左侧,轰然炸开,船员们本能地向躲闪,右侧的甲板也随之炸开。

    然后是中间……

    突然的爆炸,立刻就将站在甲板上的船员们炸死炸伤无数,瞬间抹失多半。

    皇甫耀阳一脚踢开门,冲出去,开枪放倒抓着夜风扬的两个船员。

    冷小野就随在他身后冲过来,借着甲板上掩体奔向左侧船舷。

    皇甫耀阳抓住受伤的夜风扬,紧跟着她奔向船舷的方向。

    司空月冥抬起手中的枪,瞄准皇甫耀阳的后心,扣下扳机。

    此时,冷小野已经奔到船舷,转脸看到这一幕,立刻就急喝出声。

    “跳!”

    拉着夜风扬,皇甫耀阳全力一跌。

    二个人的身子腾空而起,然后落向水面,子弹擦着他的背呼啸而过。

    冷小野暗松口气,立刻就飞身随在皇甫耀阳身后,跳下船去。

    半空中,两架武装直升机已经飞近,立刻就开始向着甲板上扫射。

    “先生,小心!”

    一个保镖一把将司空月冥扑倒在地。

    子弹射过来,瞬间将保镖的后背打烂。

    子弹过去,无数人倒下。

    快艇迅速驶进,冷小野迅速游过去,皇甫耀阳也拉着夜风扬游到船边,在船员的帮助下,将受伤的夜风扬拖上船,立刻就向着不远处的战舰返航。

    “马上让你的人停止攻击,船上都是孩子,他们会受伤的!”

    夜风扬一上船,立刻就抓住皇甫耀阳的胳膊。

    “你还是管管你自己吧!”皇甫耀阳皱眉将他甩开。

    “皇甫耀阳!”冷小野低声唤出他的名字。

    抓住手下送过来的毯子,披到她身上,皇甫耀阳沉声下令。

    “停止攻击!”

    命令立刻就被传达,两架武装直升机,都是拉升机位,停止射击。

    甲板上,早已经是一片狼籍。

    船员死伤无数,船舱里的孩子们都已经从廊道里走出来,手中都是拿着武器。

    “进去!”司空月冥满身是血地从地上爬起来,不悦地怒喝出声,“全给我滚进去!”

    “先生!”一个工作人员带着枪从主控室走出来,“对方要……和您通话。”

    司空月冥皱眉看了看拉高的直升机,走进主控室,抓起无线对讲。

    “马上投降!”

    音响起,传来皇甫耀阳冰冷的声音。

    司空月冥将对讲机送到嘴边,“月影号是不会投降的!”

    “司空月冥!”冷小野的声音响起来,“看看你身后,看看那些孩子,还有黛茜,你真得希望他们在你眼前变成碎片吗?”

    转过脸,司空月冥的目光越过破碎的主控室玻璃看向甲板。

    在一片狼籍的甲板上,所有的孩子和手下都在看着他,黛茜很幸运地没有被爆炸波及,脸上和裙子却已经溅上血迹。

    司空月冥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孩子的脸。

    那个是杰,是个孤儿,因为结巴天天被人嘲笑挨打。

    那个是丽丽,孤儿,六岁的时候被人强|奸,得了抑郁症。

    还有七岁就被送去打泰拳的杰克,十二岁被母亲卖到红灯区的雅娜……

    站在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曾经有过一段苦难的过去,无人关心,无人认同。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