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3!”

    她抬手按下遥控器。

    嘭!

    甲板左侧,轰然炸开,船员们本能地向躲闪,右侧的甲板也随之炸开。

    然后是中间……

    突然的爆炸,立刻就将站在甲板上的船员们炸死炸伤无数,瞬间抹失多半。

    皇甫耀阳一脚踢开门,冲出去,开枪放倒抓着夜风扬的两个船员。

    冷小野就随在他身后冲过来,借着甲板上掩体奔向左侧船舷。

    皇甫耀阳抓住受伤的夜风扬,紧跟着她奔向船舷的方向。

    司空月冥抬起手中的枪,瞄准皇甫耀阳的后心,扣下扳机。

    此时,冷小野已经奔到船舷,转脸看到这一幕,立刻就急喝出声。

    “跳!”

    拉着夜风扬,皇甫耀阳全力一跌。

    二个人的身子腾空而起,然后落向水面,子弹擦着他的背呼啸而过。

    冷小野暗松口气,立刻就飞身随在皇甫耀阳身后,跳下船去。

    半空中,两架武装直升机已经飞近,立刻就开始向着甲板上扫射。

    “先生,小心!”

    一个保镖一把将司空月冥扑倒在地。

    子弹射过来,瞬间将保镖的后背打烂。

    子弹过去,无数人倒下。

    快艇迅速驶进,冷小野迅速游过去,皇甫耀阳也拉着夜风扬游到船边,在船员的帮助下,将受伤的夜风扬拖上船,立刻就向着不远处的战舰返航。

    “马上让你的人停止攻击,船上都是孩子,他们会受伤的!”

    夜风扬一上船,立刻就抓住皇甫耀阳的胳膊。

    “你还是管管你自己吧!”皇甫耀阳皱眉将他甩开。

    “皇甫耀阳!”冷小野低声唤出他的名字。

    抓住手下送过来的毯子,披到她身上,皇甫耀阳沉声下令。

    “停止攻击!”

    命令立刻就被传达,两架武装直升机,都是拉升机位,停止射击。

    甲板上,早已经是一片狼籍。

    船员死伤无数,船舱里的孩子们都已经从廊道里走出来,手中都是拿着武器。

    “进去!”司空月冥满身是血地从地上爬起来,不悦地怒喝出声,“全给我滚进去!”

    “先生!”一个工作人员带着枪从主控室走出来,“对方要……和您通话。”

    司空月冥皱眉看了看拉高的直升机,走进主控室,抓起无线对讲。

    “马上投降!”

    音响起,传来皇甫耀阳冰冷的声音。

    司空月冥将对讲机送到嘴边,“月影号是不会投降的!”

    “司空月冥!”冷小野的声音响起来,“看看你身后,看看那些孩子,还有黛茜,你真得希望他们在你眼前变成碎片吗?”

    转过脸,司空月冥的目光越过破碎的主控室玻璃看向甲板。

    在一片狼籍的甲板上,所有的孩子和手下都在看着他,黛茜很幸运地没有被爆炸波及,脸上和裙子却已经溅上血迹。

    司空月冥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孩子的脸。

    那个是杰,是个孤儿,因为结巴天天被人嘲笑挨打。

    那个是丽丽,孤儿,六岁的时候被人强|奸,得了抑郁症。

    还有七岁就被送去打泰拳的杰克,十二岁被母亲卖到红灯区的雅娜……

    站在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曾经有过一段苦难的过去,无人关心,无人认同。

    ……

    么

    …

第621章 投降吧(2)    “谁让你们出来的,回去!”

    远处的甲板上,传来司空月冥的怒喝声。

    “先生?”

    两个孩子转过脸。

    “回去!”

    司空月冥再次怒喝出声,两个孩子垂下手中的枪,跑进廊道。

    廊道里,已经有近百名实枪核弹的手下相继冲上甲板,将出口团团围住,无数的枪口都指住出口,其中两个人还抓着夜风扬。

    为了帮冷小野拖住这些家伙,夜风扬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猎杀了几十个枪手,他自己也是中了一枪。

    夜风扬?

    皇甫耀阳皱眉看着门外的夜风扬,“怎么回事?”

    “对不起啊,我……我没有告诉你!”冷小野在他身后,歉意开口,“他……他是国际刑警的卧底。”

    皇甫耀阳墨眸微眯。

    夜风扬是卧室,这么说……之前在那艘赌船上,他们两个就在合伙骗他。

    臭丫头,竟然一直骗他这么久?!

    冷小野悄悄看他一眼,手就伸过来,拉住他的衣角,“你……你说过的,我做什么错事都原谅我,你……你不许说话不算话。”

    皇甫耀阳咬了咬牙,又发不出脾气,只是皱眉瞪她一眼,“回去再和你算帐!”

    她立刻眉开眼笑,狗腿讨好,“嘿嘿,老公最好啦!”

    从人群后走出来,司空月冥伸过手掌,任一个手下帮他把伤口包扎好。

    “皇甫耀阳、冷小野……你们输了。”

    抬手摸摸冷小野的头,皇甫耀阳伸手将她推到自己身后。

    “司空月冥,向左右看看。”

    众人都是疑惑地看向左右,只见海面上,以游轮为中心,数艘战舰不知何时已经驶近,赫然形成一个圆环,将游轮围住。

    “先生!”一个船员急急地从主控室奔出来,“我们的雷达系统被干扰了……”

    说到一半,他就闭嘴停了下来。

    因为他已经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到了四周的战舰。

    皇甫耀阳上船的时候,就已经下过命令,命令所有的战舰靠近。

    同时,利用干掩系统干掩游轮上的雷达,雷达失灵,主控室跟本没有发现这些战舰靠近。

    至于船上的船员,注意力完全被皇甫耀阳、冷小野和夜风扬这三个人吸引,自然也无暇去顾及海面上靠近的船,更何况,这些船还一海里之外。

    船员们都是面色深沉,司空月冥却依旧脸色平静。

    “皇甫耀阳,你不要忘了,你还在我的船上,如果他们发射炮弹,你和我都要死!”他扬起唇角,淡淡地笑了笑,“杀了夜风扬!”

    “住手!”冷小野急喝出声,“好……司空月冥,我放你走,前提是,你放了夜风扬……”

    “就因为他是国际刑警?”某人的声音里有明显的醋味。

    冷小野转过脸,正色看着他,“上次我遇刺的时候,是他放我离开,我欠他一条命。”

    皇甫耀阳眸子微沉,“这次……我还给他!”

    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遥控器,送到冷小野手里,他在她耳边悄声开口。

    “我数到三,按下按钮,然后跑到左侧甲板跳船!”

    冷小野与他对视一眼,已经猜到他是另有安排,立刻点头。

    皇甫耀阳整理了一下手中的枪。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