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游轮总控室内。

    工作人员看着雷达屏幕上没有再靠近的船,轻轻地吁了口气,“看来,只是虚惊一场。”

    旁边的一个同伴扬唇笑了笑,“说起来,我倒是很希望有人追过来,我们的鱼雷已经在船上呆得太久了!”

    几个工作人员听了,都是笑出声来。

    这艘游轮,不仅仅是一艘游轮,也不仅仅是一个训练基地,而且装备有最先进的攻击系统,可以对海面和空中目标进行打击。

    几个人并不知道,就在他们不以为然说笑的时候,皇甫耀阳已经在水下,缓缓地接近游轮。

    没有立刻登船,他一路潜游到尾轮附近,立刻就取出身上带着的水下爆破装置,粘在尾轮附近,设计了一下时间。

    爆破器上,立刻开始倒计时。

    “30、29、28……”

    转身,皇甫耀阳迅速地游向栏杆。

    等到他抓住栏杆的时候,倒计时已经到五。

    抓住栏杆,他飞身跃上游轮。

    “2、1!”

    炸弹爆开,主动轮应声炸成碎片。

    游轮的前进速度,立刻就迅速减慢。

    主控室内,红灯闪亮,几个还在说笑的工作人员都是紧张地直起身子。

    “不好了,动力系统被破坏,游轮正在减速!”

    “还等什么,马上通知先生!”

    一个手下立刻就抓过对讲机,“先生,动力系统被破坏,游轮正在减速!”

    ……

    ……

    内舱动力室。

    冷小野放倒一个对手,立刻就听到他的对讲机里传出来的声音。

    抓起那人的枪握在手中,冷小野的脸色立刻就放松下来。

    她还没有动手,动力系统就已经被破坏,很明显是有人在外部所为。

    这样的事实只能说明一个结果,那个人——她的皇甫耀阳来了!

    他来了,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

    动力系统已经被破坏,她也没有必要再向前进。

    转身,冷小野抓着枪走向出口,准备到甲板上与皇甫耀阳汇合。

    刚刚转身,一颗子弹已经射过来,击中她手中的枪,冷小野手指一抖,手中的枪托手落地。

    “冷小野,我说过,你逃不掉的!”

    手中抓着一把大枪,司空月冥唇角扬着,笑得很冷。

    冷小野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枪,“那你呢……你以为你能逃得掉?”

    司空月冥微扬着下巴,“你在船上,皇甫耀阳亦在船上,他的军舰至少还有三十海里之外,你说……谁的胜算会多一点呢?”

    冷小野抬脸看看他的身后,轻扬唇角,“至少现在,我们是二比一!”

    司空月冥以为皇甫耀阳赶到,下意识地转脸看向身后,借着这个机会,冷小野伸手抓住地上的枪,全力一跃,人就躲到远处的一根钢柱后。

    她伸出枪向司空月冥设计,他亦已经知道上当,躲了起来,子弹击在他刚刚站立之处,发出一串尖利的声响。

    对面,司空月冥也是不客气地向她的方向扣动扳机,子弹如雨点一样打在她藏身的钢柱上。

    皇甫耀阳冲进走廊,听到这边密集的枪声,立刻就向着走廊尽头的工作间入口冲过来。

    ……

    么

    …

第617章 他来了!(1)    用最后的力气将二人的手掌放在一处,黛茜勉强扬了扬唇角,然后就无力地闭上眼睛。

    “黛茜!”

    看着怀中的小人儿无力地将头靠上他的胸口,司空月冥的心脏也是猛地抽紧。

    四周,众人看着倒在他怀里的黛西,都是面色深沉,不少孩子都哭了起来。

    冷小野小心地从黛茜手里抽回自己的手掌,司空月冥收臂拥住怀中死去的黛茜,垂下了脸。

    四周,一片抽泣声。

    冷小野轻手轻脚地从两个孩子之间退出去,退往圈外。

    孩子们都因为黛西的死伤心,而且也不知道她的底细,并没有太在意她的离开。

    弯着身子,从两个女孩子之间钻出去,冷小野小心地藏到专为婚礼设计的主席台后。

    左右观察一眼情况,立刻就直起身子,借着花束和飘带的掩护,向廊道的方向摸过去。

    船上的人几乎都集中在甲板上,廊道里少有的安静,冷小野提着裙子,迅速奔到地下室入口,推开门踩上台阶,冲进地下室。

    值班的守卫听到脚步声,疑惑地走出来查看,冷小野从门后的墙边扑过来,将对方扑倒在地,一把夺过他的枪,狠狠地将枪托砸在他的后脑。

    那人身子一抽,晕迷在地。

    暗松口气,冷小野忙着从他身上摸出钥匙,奔进地牢。

    “夜风扬?!”

    “我在这!”

    一个牢房里,传出夜风扬的声音。

    她忙着走过去,拿了钥匙给他开门,那个被冷小野打得鼻青脸肿的家伙从卫生间回来,看到正准备开门的冷小野,立刻就拨出枪向她瞄准。

    “小心!”夜风扬急呼出声。

    冷小野向旁一扑,子弹击在牢门上。

    她身子晃了晃,差点跌倒,忙着双手抓起枪,向对方回击。

    那人中枪倒地,冷小野立刻就拼力爬起身,找到钥匙捅进门锁。

    枪声在宁静的凌晨显得格外地有穿透力,立刻就传到甲板上。

    司空月冥从黛茜身上抬起脸,侧脸没有看到冷小野,一对眉立刻皱紧。

    “抓住她。”

    众手下立刻行动起来,冲向地牢的方向。

    司空月冥就抱着黛茜从地上站起来,走到主席台边,将她放到地毯上那一片原是为婚礼准备的花朵之间。

    转身,他大步走进地牢。

    地牢里,几个手下折身出来。

    “先生,夜风扬被救走了,里面没有人!”

    司空月冥皱眉下令,“搜索月影号,控制住登机坪和快艇仓!”

    手下散开,分头奔向游轮顶部的登机坪和底舱的快艇仓。

    司空月影就转身走出地下室,走进游轮总控室。

    “调出刚才地牢的录像,看看她去哪儿了?!”

    工作人员调出之前的录像,录像显示,冷小野与夜风扬一起走出地牢,然后,画面中的冷小野抬起枪,击碎了监控摄像头,画面断了篇。

    不仅如此,监控录像显示,数个屏幕已经黑了下去,很明显,冷小野破坏的不止是那一个监控仪。

    “该死!”

    司空月冥低骂出声。

    仪表上,红灯突然嗡鸣起来。

    “先生!”一个工作人员紧张地看了一眼雷达屏幕,“有船只向我们靠近。”

    “多少?”司空月冥转过脸。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