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工作人员注视了屏幕一会儿,“只有一艘。”

    “一艘?!”司空月冥冷笑,“盯着他,如果是战舰,立刻就将它击沉。”

    目光扫过监控器上刚刚黑下去的一个监控头,他立刻就对着话筒喝道。

    “她在三楼。”

    三楼拐角处的监控器内,现出冷小野的身影。

    抬脸看着墙角的监控器,冷小野扬起手中的枪,不客气地扣下扳机。

    嘭!

    子弹射出,监控器爆开,司空月冥这边的屏幕紧接着就黑了下去。

    轻吸口气,司空月冥咬牙切齿地开口。

    “冷小野,你逃不掉的!”

    伸手夺过一个手下的枪,司空月冥转身冲出总控室。

    三层。

    冷小野抬手将走廊尽头的监控仪击碎。

    “小野,快点,他们马上就要上来了。”站在楼梯边把风的夜风扬急急地唤着她。

    冷小野转身把枪丢给他,“你继续上楼,破坏监控。”

    “那你呢?”夜风扬接住枪。

    “你把他们引到楼上,我去破坏掉游轮的动力舱,先让游轮停下来,然后再想办法和皇甫耀阳联系。”冷小野转身拉开一扇门,躲了进去。

    现在,游轮正在全速前进,这样只会越走越远。

    想要离开游轮并不困难,但是,如果他们这样离开,所有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只要司空月冥还活着,她和皇甫耀阳就会永远处于危险的威胁之中。

    这一次,她一定要杀了他。

    夜风扬皱了皱眉,转身向着楼上跑去。

    楼道里,手下们追上来,听到脚步声,立刻就向楼上冲去。

    冷小野小心地推开房门,看着追兵都已经上楼,她立刻就从房间里走出来,迅速奔向楼下。

    楼下几层的监控都已经被破坏,她也不用再躲躲闪闪。

    来到一层,冷小野很顺利地找到通往工作舱的入口,小心地拉开钢门,走进去。

    ……

    ……

    海面上。

    一艘中型快艇,迅速地驶过水面。

    船头上,皇甫耀阳抬起望远镜,注视着前面海面那艘正在向前行驶的巨轮,目光掠过上面月影号的英东方文学网.east330.。

    “还有多少公里?”

    “将军先生,还有三海里。”身旁的工作人员立刻答道。

    拿过地上的枪袋背到身上,他抬手拉上额上的泳镜。

    “命令全员准备,一旦得到我的命令,立刻全速前进,发起进攻。”

    “是,将军。”

    在工作人员的回应声中,皇甫耀阳拉下氧气管送到嘴里,轻轻一跃,就从快艇上落下,跳入海水之中。

    幸运的是,在昨天晚上夜风扬的手机被司空月冥击碎之前,他成功地追踪到她的位置。

    为了避免对方在雷达上发现,会威胁到冷小野的安全,皇甫耀阳先乘了一艘快艇全速接近,最后这三海里,他准备从水下游过去。

    虽然这一次,他带来的战舰上有足够的武器可以将游轮炸成碎片,但是他不能不考虑冷小野的安全。

    跳入海水之中,他拼尽全力,用最快的速度向着游轮的方向潜游过去。

    皇甫耀阳一下海,伪装成钓鱼船的快艇立刻就转了一个方向,与游轮保持着同样的前近方向,不再靠近。

    …

第615章 对他的忠诚与承诺(3)    冷小野站在原地,不动。

    “3!”

    夜风扬眉头皱紧。

    “2!”

    夜风扬的拳头握紧。

    “1!”

    司空月冥扣下扳机,夜风扬扑过来,一把推开他的枪。

    枪口内,并没有子弹射出,而是吐出一团火焰。

    原来,那并不是真正的枪,而是一只仿枪形的打火机。

    矮身让过夜风扬挥过来的拳头,司空月冥粉眸阴沉。

    “夜风扬,我很失望!”

    自始至终,他跟本就没有想要杀冷小野,这一切不过只是一个局,真正的目的就是试试夜风扬。

    事已至此,夜风扬也没有选择,只是上前一步,再次向他攻击。

    此时,书房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如果能控制住司空月冥的话,也许事情还有转机。

    冷小野也是快步冲过来,想要帮忙。

    退过夜风扬踢过来的脚,司空月冥利落地翻过沙发,后退一步,抬手按下墙上的一个按钮。

    地面和天花板上,立刻就有透明的玻璃幕墙升起,将书房一隔为二。

    夜风扬急冲过来,撞在幕墙上,人就倒摔回来,砸上茶几。

    玻璃茶几应声碎烈,冷小野忙着冲过来,扶住夜风扬的胳膊。

    “风扬,你没事吧?”

    “没……咳!”夜风扬吃力起身,“没事!”

    站在幕墙后耸耸肩膀,司空月冥含笑看着那边的二人,伸过手掌,司空月冥轻轻按下旁边的另一个按钮。

    “我说过,这里我是主宰。我的小新娘,我们明天见!”

    天花板上,有气体喷出。

    冷小野忙着捂住口鼻,退到房间一角。

    抓起地上的茶几底座,夜风扬用力砸向玻璃幕墙,底座变形,幕墙却丝毫没有受损。

    晃了一晃,他无力倒下。

    冷小野也没有支撑太久,身子晃了晃,就无力地倒下去,靠上墙壁。

    司空月冥关掉开关,重新收起幕墙,打开门上的安全锁。

    “进来!”

    门外,被风隔住的手下立刻就推门走进来。

    “将夜风扬带进牢房。”

    司空月冥转脸看向墙角的冷小野,走过来,抬手抓住她的左腕。

    虽然处在昏迷中,冷小野的左手却旧握得紧紧的,司空月冥掰了掰她的手指,竟然没有掰开。

    “先生!”医生急急地跑进来,“黛茜她……不行了!”

    司空月冥甩开冷小野的胳膊,转身奔出门去。

    奔过走廊,冲下楼梯,司空月冥直奔黛茜的房间。

    小床上,黛茜戴着氧气罩,呼吸微弱得随时都会断掉似的。

    “黛茜!”

    他大步冲过来,握住她的小手。

    “先……生……”

    “黛茜,坚持住,只要天一亮,我就结婚,到时候,你就可以做我的花童……我为你准备了最漂亮的礼物,还有最漂亮的花篮……”

    “对……对不起……”

    “不,我不要听对不起,我要听‘是’!”司空月冥握住那只发凉的小手,转过脸来,“马上去带冷小野换衣服,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把黛茜的礼服拿过来,花篮拿过来!医生……帮她打一针强心剂!”

    手下转身奔开,医生就走过来,将一支针剂注射到黛茜的体内。

    一个女手下就从衣柜里把为黛茜准备的小礼服拿过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