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站在原地,不动。

    “3!”

    夜风扬眉头皱紧。

    “2!”

    夜风扬的拳头握紧。

    “1!”

    司空月冥扣下扳机,夜风扬扑过来,一把推开他的枪。

    枪口内,并没有子弹射出,而是吐出一团火焰。

    原来,那并不是真正的枪,而是一只仿枪形的打火机。

    矮身让过夜风扬挥过来的拳头,司空月冥粉眸阴沉。

    “夜风扬,我很失望!”

    自始至终,他跟本就没有想要杀冷小野,这一切不过只是一个局,真正的目的就是试试夜风扬。

    事已至此,夜风扬也没有选择,只是上前一步,再次向他攻击。

    此时,书房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如果能控制住司空月冥的话,也许事情还有转机。

    冷小野也是快步冲过来,想要帮忙。

    退过夜风扬踢过来的脚,司空月冥利落地翻过沙发,后退一步,抬手按下墙上的一个按钮。

    地面和天花板上,立刻就有透明的玻璃幕墙升起,将书房一隔为二。

    夜风扬急冲过来,撞在幕墙上,人就倒摔回来,砸上茶几。

    玻璃茶几应声碎烈,冷小野忙着冲过来,扶住夜风扬的胳膊。

    “风扬,你没事吧?”

    “没……咳!”夜风扬吃力起身,“没事!”

    站在幕墙后耸耸肩膀,司空月冥含笑看着那边的二人,伸过手掌,司空月冥轻轻按下旁边的另一个按钮。

    “我说过,这里我是主宰。我的小新娘,我们明天见!”

    天花板上,有气体喷出。

    冷小野忙着捂住口鼻,退到房间一角。

    抓起地上的茶几底座,夜风扬用力砸向玻璃幕墙,底座变形,幕墙却丝毫没有受损。

    晃了一晃,他无力倒下。

    冷小野也没有支撑太久,身子晃了晃,就无力地倒下去,靠上墙壁。

    司空月冥关掉开关,重新收起幕墙,打开门上的安全锁。

    “进来!”

    门外,被风隔住的手下立刻就推门走进来。

    “将夜风扬带进牢房。”

    司空月冥转脸看向墙角的冷小野,走过来,抬手抓住她的左腕。

    虽然处在昏迷中,冷小野的左手却旧握得紧紧的,司空月冥掰了掰她的手指,竟然没有掰开。

    “先生!”医生急急地跑进来,“黛茜她……不行了!”

    司空月冥甩开冷小野的胳膊,转身奔出门去。

    奔过走廊,冲下楼梯,司空月冥直奔黛茜的房间。

    小床上,黛茜戴着氧气罩,呼吸微弱得随时都会断掉似的。

    “黛茜!”

    他大步冲过来,握住她的小手。

    “先……生……”

    “黛茜,坚持住,只要天一亮,我就结婚,到时候,你就可以做我的花童……我为你准备了最漂亮的礼物,还有最漂亮的花篮……”

    “对……对不起……”

    “不,我不要听对不起,我要听‘是’!”司空月冥握住那只发凉的小手,转过脸来,“马上去带冷小野换衣服,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把黛茜的礼服拿过来,花篮拿过来!医生……帮她打一针强心剂!”

    手下转身奔开,医生就走过来,将一支针剂注射到黛茜的体内。

    一个女手下就从衣柜里把为黛茜准备的小礼服拿过来。

    …

第614章 对他的忠诚与承诺(2)    她并不确定,刚才的电话皇甫耀阳是否追踪到她的位置。

    如果这个时候司空月冥真得打电话给皇甫耀阳,她还求之不得呢!

    司空月冥抬起手指,按上手机的开机键。

    不等手机开机,突然两手一拧,手机应声断开,屏幕爆出一片大大小小的碎片。

    看着碎掉的手机,冷小野心中暗自失望。

    “哈……”将她脸上的细微变化收在眼中,司空月冥只是冷笑,“想要我打给他,好让他追踪到船的位置,冷小野,你真得以为我会那么蠢?”

    冷小野没有出声,只是悄悄地扫了一眼腕上的手表。

    “现在是4点40分,再过两个小时,天就会亮,八点钟,我会准时和你举行婚礼。”司空月冥靠在沙发上,扫过她的左手,“或者,现在我们应该把那枚碍事的戒指摘下来?”

    他轻扬下巴,一个保镖立刻就走上前来,想要抓住冷小野的手指。

    握指成拳,冷小野反手一肘,击在那个家伙颈间,顺手夺过他的枪。

    嘭嘭嘭!

    连开数枪,三个冲向她的保镖全部都被击倒在地。

    利落地翻身,藏到沙发后,她抬枪射向司空月冥,手机却只是发出一声空弹音。

    沙发上,司空月冥扬着唇角,泰然不动。

    “小野,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的。”

    冷小野抬手将枪砸向他,扑过来就要拉开房门,用力拧了一把,把没有拉开。

    司空月冥在沙发上大笑出声,“小野,你忘了吗,一艘船就是一个帝国,在这艘船上,我就是主宰,你不可能逃得掉的。现在,要么拿下戒指,要么……死!”

    冷小野冷哼作为回应。

    “冷小姐,您这是何苦呢?”夜风扬立刻开口劝慰,“嫁给先生有什么不好吗,论相貌论财力……先生哪里比不上那个皇甫耀阳?”

    他是在暗示冷小野,暂时虚以委蜿,不要与司空月冥做对。

    最后的几个小时,只要她忍耐一下,一切都会结束。

    整个船上都是司空月冥的人,他们这个时候,与对方起冲突,无异于找死。

    冷小野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可是她并没有配合。

    她抬起手掌,看了看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

    当初,她送那枚耳钉给皇甫耀阳的时候,他曾经说过,“会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它”,他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那个男人,将她送他的耳钉钉上自己的耳朵,从她送给他那一天起,他从来没有让那枚耳钉离开过。

    她怎么可以把他给她的戒指,交给别人?

    这不仅仅是一枚戒指,还代表着对他的忠诚与承诺。

    她也会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这枚戒指。

    扶住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冷小野轻轻将戒指转了一个圈,将钻石转向掌心一面,然后收紧手指,紧紧握住。

    她没有回答,却已经做出了最有力的回答。

    哪怕他真得向她开枪,她也绝不会把戒指取下。

    司空月冥皱眉,手一伸就推开沙发一侧的暗格,摸出一把枪来,抬手,瞄向冷小野。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十秒钟之内,把戒指摘下来。10、9……”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