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她并不确定,刚才的电话皇甫耀阳是否追踪到她的位置。

    如果这个时候司空月冥真得打电话给皇甫耀阳,她还求之不得呢!

    司空月冥抬起手指,按上手机的开机键。

    不等手机开机,突然两手一拧,手机应声断开,屏幕爆出一片大大小小的碎片。

    看着碎掉的手机,冷小野心中暗自失望。

    “哈……”将她脸上的细微变化收在眼中,司空月冥只是冷笑,“想要我打给他,好让他追踪到船的位置,冷小野,你真得以为我会那么蠢?”

    冷小野没有出声,只是悄悄地扫了一眼腕上的手表。

    “现在是4点40分,再过两个小时,天就会亮,八点钟,我会准时和你举行婚礼。”司空月冥靠在沙发上,扫过她的左手,“或者,现在我们应该把那枚碍事的戒指摘下来?”

    他轻扬下巴,一个保镖立刻就走上前来,想要抓住冷小野的手指。

    握指成拳,冷小野反手一肘,击在那个家伙颈间,顺手夺过他的枪。

    嘭嘭嘭!

    连开数枪,三个冲向她的保镖全部都被击倒在地。

    利落地翻身,藏到沙发后,她抬枪射向司空月冥,手机却只是发出一声空弹音。

    沙发上,司空月冥扬着唇角,泰然不动。

    “小野,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的。”

    冷小野抬手将枪砸向他,扑过来就要拉开房门,用力拧了一把,把没有拉开。

    司空月冥在沙发上大笑出声,“小野,你忘了吗,一艘船就是一个帝国,在这艘船上,我就是主宰,你不可能逃得掉的。现在,要么拿下戒指,要么……死!”

    冷小野冷哼作为回应。

    “冷小姐,您这是何苦呢?”夜风扬立刻开口劝慰,“嫁给先生有什么不好吗,论相貌论财力……先生哪里比不上那个皇甫耀阳?”

    他是在暗示冷小野,暂时虚以委蜿,不要与司空月冥做对。

    最后的几个小时,只要她忍耐一下,一切都会结束。

    整个船上都是司空月冥的人,他们这个时候,与对方起冲突,无异于找死。

    冷小野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可是她并没有配合。

    她抬起手掌,看了看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

    当初,她送那枚耳钉给皇甫耀阳的时候,他曾经说过,“会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它”,他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那个男人,将她送他的耳钉钉上自己的耳朵,从她送给他那一天起,他从来没有让那枚耳钉离开过。

    她怎么可以把他给她的戒指,交给别人?

    这不仅仅是一枚戒指,还代表着对他的忠诚与承诺。

    她也会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这枚戒指。

    扶住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冷小野轻轻将戒指转了一个圈,将钻石转向掌心一面,然后收紧手指,紧紧握住。

    她没有回答,却已经做出了最有力的回答。

    哪怕他真得向她开枪,她也绝不会把戒指取下。

    司空月冥皱眉,手一伸就推开沙发一侧的暗格,摸出一把枪来,抬手,瞄向冷小野。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十秒钟之内,把戒指摘下来。10、9……”

    …

第611章 我此生要嫁的男人(2)    她是他的,就是他的。

    如果她是新娘,那新郎只能是皇甫耀阳。

    她不管夜风扬是什么任务,她也不管他的任务有多么重要……

    在她心目中,那个人才是重中之重。

    因为夜风扬的任务,她一直都在向他说谎,这些冷小野已经非常自责,现在让她和司空月冥结婚,这是她绝对不会接受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恋爱过,如果你哪天真正全心全意地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应该就会明白,我的心情。”冷小野皱眉看着他,脸上有歉意之色,却没有妥协的意思,“夜风扬,对不起,这一次……我真得不能配合!”

    夜风扬抿了抿唇,轻轻点头,“我会想办法。”

    敲门声,响起。

    夜风扬走过来,向她伸过手掌,“枪给我!”

    冷小野将枪还到他手上,他就扬起声音,“进来。”

    刚刚离开的手下走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那是船上的厨娘。

    “衣服我已经挑好了。”夜风扬拿起一件白色的长裙,送到那名厨娘手里,“衣服有些不太合身,你要帮忙修改一下。”

    厨娘拿出准备好的皮尺,帮冷小野量了量三围,拿了裙子到楼下修改,夜风扬就再一次支走那名手下。

    “如果只是从a国调集人手的话,我们力量不够,所以要从总部调人马过来,赶到这里,最快也要明天上午十点以后……在这段时间之前,我们要想办法拖住司空月冥。”

    “如果……你与皇甫耀阳合作呢?”冷小野提议道。

    现在,他们虽然在公海,可是距离a并不远,如果是从皇甫耀阳那里调集人马的话,时间可以节约许多。

    合作?!

    夜风扬皱了皱眉。

    如果可以与皇甫耀阳合作,可以最大限度的节约空间,以他的身份地位,调集人手也是轻而易举。

    只是,他实在有些担心,皇甫耀阳的配合程度。

    从上一次的事情,夜风扬就已经想象得出,此时皇甫耀阳的暴戾程度。

    一旦告诉他,他会不会因为牵怒于司空月冥而大开杀戒,会不会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夜风扬真得很担心。

    他一脸犹豫地看向冷小野,“他会听我的吗?”

    “他不会。”冷小野回答得无比肯定,旋即,又轻扬唇角,“但是……他会听我的。”

    夜风扬沉思片刻。

    眼下,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好!”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递给冷小野,“你和他联系……记得提醒他,船上有雷达系统。”

    之前曾经参观过船,主控室夜风扬也去看过,这艘船上的各种操作系统都是最先进的。

    冷小野接手接过他的手机,立刻就输入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接下拨出键。

    “喂!”

    电话刚刚接通,对方就已经接通。

    “皇甫耀阳,是我!”

    “小野?!”对面,男人的声音明显地透着些沙哑,声音里却满是狂喜,“你在哪儿?你好不好,有没有受伤,你现在怎么样,告诉我的你位置,我马上过去接你……小野,说话呀?!”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