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一直在说,我怎么说话呀?”冷小野轻扬唇角,“不用担心,我现在很安全,也没有受伤……你现在仔细听我说,我现在在司空月冥的船上,你马上召集队伍过来救我。但是,你必须要听我的,船上有几百人,戒备森严,而且有很严密的雷达系统,你要加倍小心。”

    在最初的激动和狂喜之后,皇甫耀阳已经冷静下来,“告诉我你的位置!”

    冷小野报出大概的位置,“我现在不能确定具体的经纬度。”

    “没关系,我会让人追踪你的手机位置。”皇甫耀阳转脸看向身后的手下,“马上追踪与我通话的手机的位置。”

    手下不敢怠慢,立刻就行动起来。

    皇甫耀阳的注意力重新转回手机,“小野,答应我……好好保护自己,我马上就来。”

    冷小野还要再说什么,门已经再一次被人敲响。

    “我这里不方便,必须马上挂电话,你的位置确定没有?”

    皇甫耀阳转过脸,盯着身后的大屏幕上。

    屏幕上,利用手机追踪技术,他的人正在一点点地锁定冷小野的位置。

    “再等一会儿,再坚持几秒!”

    冷小野抬脸看着被敲响的门,向夜风扬做一个等待的手势。

    夜风扬迈步走到门边,她就握住手机,焦急地等待着。

    嘭!

    门,猛地被人推开,司空月冥带着几个个保镖迈步走进来。

    冷小野忙着将手机藏到身后。

    夜风扬就笑着迎过去,“先生。”

    司空月冥侧脸,看向站在她身后的冷小野,“她同意了吗?”

    “当然。”夜风扬笑起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没有人会想死……对不对,冷小姐?”

    冷小野一手在身后,握着手机,没有出声。

    司空月冥一把将夜风扬推开,上下打量她一眼,然后就迈步向她走过来。

    一直走到她面前,冷小野向后退了一步,跌坐在床|上,手指一伸,就将手机塞到床被下。

    司空月冥凑近她的脸,“小野,你好像很紧张?”

    从鼻中挤出一声冷哼,冷小野鄙夷开口,“我这不是紧张,只是看到某些让人恶心的人,所以很恶心。”

    她在尽量地拖延时间,为得就是给皇甫耀阳足够的时间,追踪着这个电话的位置。

    “是吗?”

    司空月冥笑着将脸逼近她的,突然推开她,一把掀起床被。

    一声闷响,冷小野藏在床被下的手机,直接被他带得落在地上。

    司空月冥粉眸转冷,弯身去捡手机,冷小野脚一伸,将手机踢向床下。

    同时,飞起一拳,狠狠砸向他的脸。

    司空月冥抬手抓住她的腕,右手急抬,一只纤细的小手刀就从袖子里飞出来,命中滑向床下的手机。

    刀刃笔直地刺入屏幕,手机屏幕爆开,闪了一闪,然后就彻底暗了下去。

    看着断掉的电话,冷小野抬脚踢向司空月冥,站在他身后的保镖,立刻就抬起枪,齐齐向她瞄准。

    冷小野收住拳头,手指指住他的脸,“司空月冥,你给我听清楚,和我结婚,你做梦都别想!”

    “是吗?”司空月冥抬起手,从一个保镖手里拿过枪,抬手将枪指向一旁的夜风扬,“如果……我杀了他呢!”

    ……

    摸

    …

第610章 我此生要嫁的男人(1)    夜风扬走进地下室,再一次打开冷小野牢房的门。

    门内,冷小野立刻揭被从床上跳了下来。

    她早已经重新穿上休闲装,就连脚上平底鞋的鞋都没有脱,一幅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

    当着几个手下的面儿,夜风扬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用嚣张的语气喝道,“跟我上楼!”

    冷小野装着不情愿地哼了一声,跟着他走出牢房。

    乘电梯来到二楼,原本属于修罗的那间房间门外,夜风扬轻轻向身后跟着的一个手下摆摆手。

    “你去找一个会做针线活的女人过来。”

    手下应声去了,夜风扬就将枪指着冷小野走进房门。

    转脸看着他将门闭紧,放下枪,冷小野立刻就轻声询问。

    “出了什么事?”

    夜风扬向她扬扬下巴,示意到她到里间。

    二个人一起走进卧室,他就皱眉开口。

    “司空月冥要和你结婚。”

    结婚?!

    冷小野一怔,然后就轻笑出声。

    “几天不见,你这幽默程度见长啊!”

    夜风扬从打开的衣柜里扯出一件修罗的裙子,一脸无奈地看向冷小野,“你看我像开玩笑吗?”

    他脸色深沉,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人。

    这种时候,如此深夜,他也不可能带她上楼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冷小野皱眉,“司空月冥疯了吗?”

    圣诞舞会也就罢了,突然又想要结婚,还是和她……这也太奇怪了。

    “他本来就是个疯子。”夜风扬将手中的裙子扔在床|上,“现在整个船上的人都已经在准备,明天就会为你们两个举行婚礼。”

    冷小野撇撇嘴,手一伸,就抓住他放在床上的手枪。

    “你……你要干什么?”夜风扬一脸错愕地问。

    冷小野将枪塞进口袋,蹲下身去将两只鞋的鞋带都系成死扣。

    “逃走。”

    “可是……”

    系好鞋带站起身,冷小野抬脸看向夜风扬,“难道你要和他结婚?”

    “乔那边已经回来消息,上面已经同意对月影号采取行动,最多明天中午,我们的人就会赶到,你只要和他演一场戏……”

    “不行!”

    冷小野立刻就否定了他的提议。

    “只是假结婚而已,我不会让他碰你的!”

    “那也不行!”

    “小野,你……”

    “夜风扬!”冷小野竖起手指,“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唯独这件,绝对不行!”

    “小野……”

    冷小野再次打断他,她的声音固执而坚决。

    “我此生要嫁的男人,只有一个,除非我死,否则任何人都不能强迫我,包括你在内。”

    “你要知道,眼下的情况,这样做非常不明智……”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强硬,夜风扬软下语气,“小野,我理解你的感受……我们只是演一场戏,只要拖到中午,一切都会结束。”

    冷小野抬起左手,在她的无名指上,金色钻戒闪动着七彩的光泽。

    “看到这枚戒指了吗?我曾经向这个戒指的主人发过誓,除非我死,否则永不背叛。”

    那个用他全部的生命和一切地守护着他的男人,她怎么可以背叛?

    哪怕只是一场假婚礼,她也绝对不能接受。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