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风扬走进地下室,再一次打开冷小野牢房的门。

    门内,冷小野立刻揭被从床上跳了下来。

    她早已经重新穿上休闲装,就连脚上平底鞋的鞋都没有脱,一幅随时准备战斗的姿态。

    当着几个手下的面儿,夜风扬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用嚣张的语气喝道,“跟我上楼!”

    冷小野装着不情愿地哼了一声,跟着他走出牢房。

    乘电梯来到二楼,原本属于修罗的那间房间门外,夜风扬轻轻向身后跟着的一个手下摆摆手。

    “你去找一个会做针线活的女人过来。”

    手下应声去了,夜风扬就将枪指着冷小野走进房门。

    转脸看着他将门闭紧,放下枪,冷小野立刻就轻声询问。

    “出了什么事?”

    夜风扬向她扬扬下巴,示意到她到里间。

    二个人一起走进卧室,他就皱眉开口。

    “司空月冥要和你结婚。”

    结婚?!

    冷小野一怔,然后就轻笑出声。

    “几天不见,你这幽默程度见长啊!”

    夜风扬从打开的衣柜里扯出一件修罗的裙子,一脸无奈地看向冷小野,“你看我像开玩笑吗?”

    他脸色深沉,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人。

    这种时候,如此深夜,他也不可能带她上楼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冷小野皱眉,“司空月冥疯了吗?”

    圣诞舞会也就罢了,突然又想要结婚,还是和她……这也太奇怪了。

    “他本来就是个疯子。”夜风扬将手中的裙子扔在床|上,“现在整个船上的人都已经在准备,明天就会为你们两个举行婚礼。”

    冷小野撇撇嘴,手一伸,就抓住他放在床上的手枪。

    “你……你要干什么?”夜风扬一脸错愕地问。

    冷小野将枪塞进口袋,蹲下身去将两只鞋的鞋带都系成死扣。

    “逃走。”

    “可是……”

    系好鞋带站起身,冷小野抬脸看向夜风扬,“难道你要和他结婚?”

    “乔那边已经回来消息,上面已经同意对月影号采取行动,最多明天中午,我们的人就会赶到,你只要和他演一场戏……”

    “不行!”

    冷小野立刻就否定了他的提议。

    “只是假结婚而已,我不会让他碰你的!”

    “那也不行!”

    “小野,你……”

    “夜风扬!”冷小野竖起手指,“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唯独这件,绝对不行!”

    “小野……”

    冷小野再次打断他,她的声音固执而坚决。

    “我此生要嫁的男人,只有一个,除非我死,否则任何人都不能强迫我,包括你在内。”

    “你要知道,眼下的情况,这样做非常不明智……”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强硬,夜风扬软下语气,“小野,我理解你的感受……我们只是演一场戏,只要拖到中午,一切都会结束。”

    冷小野抬起左手,在她的无名指上,金色钻戒闪动着七彩的光泽。

    “看到这枚戒指了吗?我曾经向这个戒指的主人发过誓,除非我死,否则永不背叛。”

    那个用他全部的生命和一切地守护着他的男人,她怎么可以背叛?

    哪怕只是一场假婚礼,她也绝对不能接受。

    …

第609章 准备一个婚礼(3)    “不会的,黛茜,我向你保证!”司空月冥抬起她的小手,送到唇边轻轻吻了吻,拿过桌上的针剂,将里面的药液推入她的体内,“你会看到我,你会做我的花童,你会看到我娶最美的公主……从此以后,过上幸福的生活,黛茜,我保证!现在,乖乖地睡一觉。”

    满足地扬起唇角,黛茜缓缓地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将针拨出来,丢进垃圾桶,司空月冥用棉球在她的小手上按了一会儿,才将棉球离开,将小家伙的手放回床上。

    灯光映出小家伙削瘦的手臂,在她的胳膊上,已经有很多这样的针眼儿了。

    这些针剂可以让她感觉不到疼痛。

    站起身,在她的床边站了一会儿,司空月冥转身走出门去。

    门外,几个手下和孩子们都还在,夜风扬也站在一边。

    “现在,去准备所有婚礼需要的一切,明天天亮之前,我要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

    婚礼?!

    所有人都是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先生,您要结婚吗?”一个女孩子又激动又有些不敢相信地问。

    “是的。”司空月冥答道。

    “那么……新娘是谁?”另一个孩子问道。

    司空月冥淡淡开口,“就是刚才和我跳舞的女孩。”

    那孩子就要死了,他不想她有遗憾。

    夜风扬一惊。

    司空月冥要和冷小野结婚?!

    “先生,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夜风扬仔细地斟酌着用词,“我的意思是……万一她借机跑掉,我们的努力就白费了,她肯定不会同意的……而且,先生的婚礼应该是正式而隆重的,只是一晚上的准备时间,未免太过仓促。”

    司空月冥无所谓地耸耸肩膀,“我不在乎。”

    “可是……”

    夜风扬还要再说什么,司空月冥已经上前一步,站到夜风扬面前。

    抬起手掌,将鼻梁上的深色镜片压低,一对粉眸近在咫尺地看向夜风扬的脸。

    他的眸子里,有探寻还有不悦,还有让人后背生寒的冷意。

    “你要阻止我?!”

    “我……”夜风扬忙着露出讨好地笑脸,“我只是向你提一个醒,绝对没有阻止您的意思。先生要结婚,我应该恭喜您才对。”

    “那就保管好你的钥匙!”司空月冥将眼镜重新推回原处,挡住眼睛,右手伸过来,用一根手指戳戳夜风扬的胸口,“去说服她,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如果她拒绝,你就死!”

    “是的,先生。”夜风扬扬着唇角,“我现在就去。”

    司空月冥收回手指,夜风扬就向他欠欠身子,转身离开。

    “所有人都去准备,在黛茜醒过来之前,我要求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

    司空月冥轻轻挥手,除了两个他的贴手保镖之外,走廊里的众人立刻就转身离开。

    “你们两个盯住夜风扬。”

    “是!”

    两个保镖立刻就急步离开。

    抱起胳膊,司空月冥迈步走上露台,任海风拂乱如雪的头发。

    整个人如雕塑一般,泰然不动。

    他的眼睛躲在镜片后,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和表情。

    整艘游轮,却已经为了明天的婚礼忙碌起来。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