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拿来的食物都是安全的,可以吃,我去看看那个孩子!”

    夜风扬退出牢门,重新将门锁好,为了以防万一,依旧将钥匙拨下来,装进自己的口袋。

    ……

    ……

    楼上,房间内。

    医生为黛茜仔细进行了检查,收起手中的医疗器具,他轻轻地咳嗽一声,“先生。”

    “等我一下。”

    向黛茜轻语一声,司空月冥转身跟着医生走出门来。

    医生一脸地愁容,“情况不是很妙,先生。”

    司空月冥凝眉,“还有多久?”

    “这……”医生深吸了口气,“这几天,她每天晕迷的次数都在五次之下,今天加上刚才的那一次,已经是第七次,我……我不能保证,下一次她还会醒过来。”

    司空月冥深深地吸了口气,“我知道了。”

    向医生轻轻摆手,司空月冥重新走进房间。

    大床|上,那个小小的女孩,看上去那样虚弱,司空月冥镜片后的眸子又收缩几分。

    看着走进来的司空月冥,黛茜轻声开口,“我可以和您……单独呆一会儿吗?”

    “当然。”司空月冥轻轻抬起右手,屋子里的几个手下和孩子全部退出门去,他就走到她的床侧,坐了下来。

    黛茜侧着脸,“k先生,我要死了是吗?”

    司空月冥语气一沉,“是谁说的?”

    “没有告诉我,但是我知道。”黛茜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他,“我知道,我要死了……但是,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我死了,就能见到妈妈了。不过,先生,以后你又要一个人了。”

    司空月冥扬唇向她露出一个笑意,“不会的,黛茜,你不会死的,你会成长为最强大的战士,为我而战。”

    伸过小手,握住他放在床侧的手掌,黛茜一脸歉意,“我很报歉,先生,恐怕我不能……因为我知道,我真得要死了。以前我每天最多会睡着三次……可是这段时间,越来越多了,我其实不能走路,我不可能成为您的战士……”

    “那是因为你得了肺炎,等你的肺炎好起来的时候,这一切就会结束的。”司空月冥握住她的小手,“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黛茜的。”

    小姑娘郑重点头,“是的,先生,那个女孩比我妈妈还美。我看到您吻她,她是您的女朋友吗,先生?”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你喜欢她吗?”

    “是的,你们两个跳舞的时候就像王子和公主一样。”黛茜眨眨湛蓝的大眼睛,一脸无邪地看着他,“童话里最后王子和公主都会过上幸福的生活,只是可惜,我恐怕看不到你们结婚了,先生。”

    她的声音里,满是遗憾。

    “我之前还和妈妈说过,先生结婚的时候,我一定给您当花童。”

    “你会的,黛茜。”司空月冥握住她的小手,“你会做我的花童。”

    “可是我没有时间了,先生,我觉得我下次再睡着的可能就不会醒……”黛茜喘了口气,“我好累……好困……好想睡一觉……可是我害怕,我再也见不到您了,我答应过妈妈要陪在您身边的……”

    …

第607章 准备一个婚礼(1)    “黛茜?!”司空月冥脸色一变,伸臂扶住黛茜的身子,将她小心地放到地上,手就伸向她的脸,“黛茜……”

    小丫头张着小嘴吃力地呼吸着,那样子就像是一条搁浅的鱼。

    冷小野转过脸来,正好看到司空月冥伸手捏住黛茜身上的小礼服裙,一把扯开,将手放上小姑娘的胸口。

    这个变|态,竟然对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做这种事情?!

    “住手!”

    她急喝出声,人就从钢琴台上跳下来,一把抓住向黛茜俯下身去的司空月冥的胳膊,扬手就是一拳。

    司空月冥没有防备,立刻就被她击中脸,身子歪到一边。

    冷小野正要将他甩开,四周已经有数个孩子冲过来,其中一个一把将冷小野推开,另外几个就抓枪地抓枪,拿刀地拿刀,都是冷冷地对上冷小野。

    夜风扬见壮,也是急急地奔下台阶,冲到冷小野面前。

    “你们疯了吗?”冷小野怒吼出声,“看看他在做什么,他在侮辱黛茜!”

    “先生没有!”一个女孩立刻就吼起来,“先生是在救黛茜!”

    冷小野一下子怔原地,再次看向司空月冥。

    只见他弯下身去,捏着黛茜的下巴,一边帮她人工呼吸,一边就用手掌按压她的胸口。

    那个样子,分别就是在抢救病人的姿态。

    此时,已经有人急急地跑过来,提过一个简单的氧气瓶,司空月冥立刻就抓过来,将氧气罩按到黛茜的脸上,一只手依旧在帮她有节奏的按压胸部。

    因为刚才司空月冥挡着黛茜,冷小野并没有看清怎么回事。

    现在,当然也看出黛茜处于昏厥之中。

    “她……她到底怎么了?”

    她轻声向拦住她的几个孩子询问道。

    “呃……咳!”

    弊得小脸青紫的黛茜,终于喘了口气,重新恢复恢复。

    孩子们转过脸,看着她重新开始呼吸,都是个个松了口气。

    一个孩子就向冷小野开口解释道,“黛茜的肺有问题,而且她……”

    “闭嘴!”

    司空月冥突然出声,喝住了那个孩子。

    那个男孩子立刻就闭紧嘴巴,将说到一半的话硬生生地弊了回去。

    深深地喘了口气,黛茜一脸歉意地开口。

    “对不起,先生,我把舞会搞砸了。”

    “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只能怪你的肺炎还没有好。”司空月冥抬手摸摸她的小脸,将一个手下拿过来的毯子裹到她的身上,小心地将小家伙从甲板上抱起来,在几个手下和孩子的簇拥下,将她抱进廊道。

    看着几人渐远的身影,冷小野也是皱起眉来。

    夜风扬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回去吧!”

    冷小野收回目光,夜风扬就将她重新送回牢房,“我已经与乔联系好,我们会采取行动,这个时候我如果和皇甫耀阳联系,他大概也不会相信我,而且以他的性格恐怕是不可能沉住气的,所以……我暂时没有和他联系。”

    冷小野点点头,皇甫耀阳的个性她是知道的。

    如果知道她在这艘船上,那个家伙肯定是第一时间赶过来,他才不会理会夜风扬他们的计划不计划。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