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黛茜?!”司空月冥脸色一变,伸臂扶住黛茜的身子,将她小心地放到地上,手就伸向她的脸,“黛茜……”

    小丫头张着小嘴吃力地呼吸着,那样子就像是一条搁浅的鱼。

    冷小野转过脸来,正好看到司空月冥伸手捏住黛茜身上的小礼服裙,一把扯开,将手放上小姑娘的胸口。

    这个变|态,竟然对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做这种事情?!

    “住手!”

    她急喝出声,人就从钢琴台上跳下来,一把抓住向黛茜俯下身去的司空月冥的胳膊,扬手就是一拳。

    司空月冥没有防备,立刻就被她击中脸,身子歪到一边。

    冷小野正要将他甩开,四周已经有数个孩子冲过来,其中一个一把将冷小野推开,另外几个就抓枪地抓枪,拿刀地拿刀,都是冷冷地对上冷小野。

    夜风扬见壮,也是急急地奔下台阶,冲到冷小野面前。

    “你们疯了吗?”冷小野怒吼出声,“看看他在做什么,他在侮辱黛茜!”

    “先生没有!”一个女孩立刻就吼起来,“先生是在救黛茜!”

    冷小野一下子怔原地,再次看向司空月冥。

    只见他弯下身去,捏着黛茜的下巴,一边帮她人工呼吸,一边就用手掌按压她的胸口。

    那个样子,分别就是在抢救病人的姿态。

    此时,已经有人急急地跑过来,提过一个简单的氧气瓶,司空月冥立刻就抓过来,将氧气罩按到黛茜的脸上,一只手依旧在帮她有节奏的按压胸部。

    因为刚才司空月冥挡着黛茜,冷小野并没有看清怎么回事。

    现在,当然也看出黛茜处于昏厥之中。

    “她……她到底怎么了?”

    她轻声向拦住她的几个孩子询问道。

    “呃……咳!”

    弊得小脸青紫的黛茜,终于喘了口气,重新恢复恢复。

    孩子们转过脸,看着她重新开始呼吸,都是个个松了口气。

    一个孩子就向冷小野开口解释道,“黛茜的肺有问题,而且她……”

    “闭嘴!”

    司空月冥突然出声,喝住了那个孩子。

    那个男孩子立刻就闭紧嘴巴,将说到一半的话硬生生地弊了回去。

    深深地喘了口气,黛茜一脸歉意地开口。

    “对不起,先生,我把舞会搞砸了。”

    “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只能怪你的肺炎还没有好。”司空月冥抬手摸摸她的小脸,将一个手下拿过来的毯子裹到她的身上,小心地将小家伙从甲板上抱起来,在几个手下和孩子的簇拥下,将她抱进廊道。

    看着几人渐远的身影,冷小野也是皱起眉来。

    夜风扬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回去吧!”

    冷小野收回目光,夜风扬就将她重新送回牢房,“我已经与乔联系好,我们会采取行动,这个时候我如果和皇甫耀阳联系,他大概也不会相信我,而且以他的性格恐怕是不可能沉住气的,所以……我暂时没有和他联系。”

    冷小野点点头,皇甫耀阳的个性她是知道的。

    如果知道她在这艘船上,那个家伙肯定是第一时间赶过来,他才不会理会夜风扬他们的计划不计划。

    …

第605章 给黛茜的礼物(3)    冷小野怔了怔,脸上就露出惊讶的神色。

    一旁的夜风扬,也是好一番惊讶。

    注视着那些满是兴奋之色的孩子们,司空月冥的脸色也是十分柔和,“好了,现在来拿你们的礼物,仔细看清上面的卡片,否则你们可能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礼物!要不然,莉莉可能会拿到查理想要的勃朗宁,颖可能会得不到她想要的比伯的签名……”

    孩子们哄笑起来,司空月冥轻轻挥手,大家立刻就一拥而上,围住那个礼物小山。

    没有人哄抢,前面的孩子拿过礼物,看到上面的名字立刻就会交给对应的人。

    “可可,这是你的礼物。”

    “天啊,杜维你要得这是礼物,竟然这么重!”

    ……

    折开那些或大或小的礼物,所有的孩子都是一脸地欣喜。

    因为每个人的礼物,都是他们想的。

    男孩们有的是超大型的狙击枪,有的是游戏机……,女孩子喜欢的小礼物、香水、首饰……甚至还有一个女孩拿着她喜欢的明星签名照。

    如果不是他们身上还背着枪,那个局面,简单和学校联谊会没有什么两样。

    “先生!”一个留着黑发的女孩走到司空月冥面前,“您是不是忘记了黛西的礼物?”

    “她在哪儿?”司空月冥的视线扫过甲板上的孩子。

    “黛西昨天受伤了,现在在房间。”一个孩子答道。

    司空月冥轻轻点头,“把她背出来。”

    立刻,就有两个高大的男孩子跑进走廊,片刻之后,其中一个已经抱着一个小女孩回来。

    那是一个精致漂亮的小女孩,看样子,最多也就是五六岁,一条腿上裹着纱布。

    男孩子将她放到甲板上,另一个就将一个小小的拐杖寄给她。

    “亲爱的k先生!”黛西立刻就笑着一瘸一拐地走到司空月冥面前来,“欢迎回来。”

    司空月冥弯下身来,摸摸她的头,目光就落在她的腿上,“希望你的腿没有断掉。”

    “当然没有。”黛西扬着可爱的小脸,“只是皮肉伤,我会像其他人一样成长为最强的战士,为您而战!”

    “很好。”司空月冥扬着唇角,“那么……那边的那位小姐你看到了吗?”

    黛西转过脸,看向站在台阶上的冷小野,“是她吗?”

    “没错!”司空月冥站起身,看向台阶上的冷小野,“她像是你想要的公主吗?”

    黛西很认真要看了冷小野一眼,“是的,先生,她很美丽很优雅,我猜,她一定是位真正的公主。”

    “事实上,她的确是。”司空月冥说着,就走到冷小野面前来,向她伸过手掌,“公主殿下,可以请你跳舞吗?”

    冷小野没有动。

    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孩子的面,她可能还要再说些尖酸刻薄的话。

    连五六岁的小女孩也不放过,这个家伙简直应该被碎尸万段!

    看她迟迟没有伸过手掌,司空月冥粉眸微眯。

    “冷小野,不要破坏我的圣诞舞会。”

    “与我无关。”

    冷小野冷冷地道。

    “或者!”司空月冥脸上现出笑意,但是,笑得很冷,“你是希望我现在打电话给皇甫耀阳,让他独自到船上来送死吗?”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