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半空中,直升机渐渐飞近,借着沙滩上的火光,皇甫耀阳很容易就锁定位置。

    直升机掠过水面,渐渐降低高度,皇甫耀阳小心地将直升机飞到沙滩上空,一眼就看到躺在沙滩上的冷小野。

    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心腾得剧烈一疼。

    将直升机降落在远处,皇甫耀阳飞身跳下飞机,大步冲过来。

    “小野?”

    冲到冷小野身侧,看着那张苍白憔悴的小脸,他突然变得小心翼翼。

    轻手轻脚地走进她,皇甫耀阳颤抖着手指伸过来,一点点地将针指伸向她的鼻端。

    指尖,有微热的气流,滑过——那是她的呼吸,带着几分灼热的气息。

    提到嗓子眼儿的心,一下子落回原地,他的心中升起狂喜。

    脱下西装,裹住她的身体,皇甫耀阳迅速将冷小野从沙滩上抱起来。

    “我就知道,你不会死……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的小野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轻声低语着,他稍一用力已经将她从沙滩上抱起来。

    没有理会四周,没有看别的地方哪怕一眼,感觉着怀中小人儿的体温,皇甫耀阳弯下身来,与脸贴了贴她的额。

    一对眉,立刻皱眉。

    “没事的,没事的,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柔声安慰着她,皇甫耀阳抱着她大步奔进直升机一侧,将她抱进直升机,放到驾驶座一侧的椅子上,披好他的西装系好安全带。

    他就坐回驾驶座上,迅速将直升机启动,一边就拿过直升机上的无线电。

    “我是战鹰二号,小姐已经找到,马上让医生准备好……重复一遍,我是战鹰二号,小姐已经找到,马上让医生准备好……”

    直升机迅速升高,掉头向着大海中迅速飞去,很快就将小岛远远地甩在后面。

    心中担心着冷小野的皇甫耀阳,并没有注意到,在小岛侧面的海面上,简易小船和小船上的司空月冥。

    注视着直升机渐渐飞远,司空月冥淡淡收回目光,将手中用树枝和木板做成的简易浆划动水面,向着幽深的大海里越划越远。

    很快,他的身影也消失在大海中。

    茫茫的大海之中,只留着一座小岛,沙滩上的火焰在夜风中轻轻摇曳。

    ……

    ……

    直升机回到指挥舰上的时候,军医早已经站在甲板上等待了。

    除了军医之外,女大公、老管家和助理保镖们……都在甲板上等。

    远远地看着直升机飞近,所有人的眼中都是现出难掩的激动之色。

    看到直升机在甲板上停下,大家一涌而上,立刻就向直升机迎过来。

    舱门拉开,皇甫耀阳抱着冷小野大步从直升机上走下来。

    “医生在哪儿?”

    他急声喝问。

    “将军,我是医生!”军医立刻迎上前来。

    “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快将小姐带进去吧!”老管家说着,立刻就转身引路。

    皇甫耀阳抱着冷小野跟着他走进一间卧室,军医就提着药箱走进来,女大公紧随其后。

    “她在发烧!”皇甫耀阳小心地将冷小野放到枕上,手指心疼地摸摸她烧得发红的小脸,“快点,帮她检查!”

    …

第755章 你的公爵大人真得来了(2)    深吸口气,冷小野皱眉看着他,“杀你!”

    司空月冥看着她愤怒的脸色,“你可是答应过黛西,好好照顾我的,怎么能说算不算话呢?”

    “你还不是说过如果我能逃掉,就不再杀我,你说话算数了吗?”冷小野用布带将手中的匕首与自己的手掌缠在一起,“而且,我并没有答应黛西。”

    司空月冥站起身来,“如果你真得要和我决斗,最好是等我把船做好,这样……万一我死了,你也能活着离开这里。”

    “别废话!”冷小野握紧手中的刀,猛地从地上站起身。

    太久没有进食,再加上昨天淋过大雨,她此时的身体状态并不太好,起得太猛,眼前一黑,身子不自觉地晃了一晃。

    司空月冥下意识地向她迈了一步,冷小野却已经重新站稳身形,向他冲过来。

    她现在的心情糟透了,不是因为被困在这里,而是无法确定皇甫耀阳的情况。

    一想到他可能会出事,她就恨不得杀人。

    偏偏司空月冥还在她面前一次次地提起这一点,也难怪她要情绪激动。

    司空月冥侧身闪过她的刀,冷小野身子一晃,直接摔出去,跌倒在沙滩上。

    撑地起身,她用力地站起身。

    “你现在这种状态跟本打不过我的……”

    司空月冥话刚说到一半,她已经再次冲过来。

    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夺下她的刀,顺势将她手臂一拧。

    “司空月冥你放开我,我一定要杀了你!”

    都是这个混蛋,如果不是他抓走女大公,这所有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已经这么久了,以皇甫耀阳的性格和他的聪明,如果不是有事,他一定早就找过来了……

    用一只手臂抓住她,司空月冥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果然,触手滚烫。

    “女人真是麻烦!”

    他懊恼地嘟囔一声,将她扶坐到沙滩上放开。

    “等我。”

    他一放松,冷小野立刻就再次爬起来,冲向他。

    司空月冥转身抓住她,将她按到沙滩上,“你疯了吗?”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冷小野用力挣扎着吼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他就不会有事……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你……”

    她满脸愤怒,头上脸上都满是沙子,嘴唇因为发烧和缺水都已经干裂,脸色苍白如纸,颊上却是病态的潮红……

    “我原本以为我是疯子,没想到……你也是!”

    司空月冥扯过地上的一条布带,缠住她的手和脚,将她抱起来放到火堆附近,他转身走向海水的方向。

    脱下自己的衬衣沾了海水,走回来缠上她的头顶。

    然后又将地上放着的水果拿过来,捏着她的下巴塞到她嘴里,冷小野用力想要吐出来,他就捏着她的下巴不给她机会。

    将水果全部塞到她嘴里,直到她咽下去,他才收回手掌,站起身走到山坡上。

    许久之后,司空月冥才重新回来,手里捧着一个大树叶。

    看他靠近,冷小野抬着脚想去踢他。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淡水,你最好别折腾,否则,我就让你烧死算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