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深吸口气,冷小野皱眉看着他,“杀你!”

    司空月冥看着她愤怒的脸色,“你可是答应过黛西,好好照顾我的,怎么能说算不算话呢?”

    “你还不是说过如果我能逃掉,就不再杀我,你说话算数了吗?”冷小野用布带将手中的匕首与自己的手掌缠在一起,“而且,我并没有答应黛西。”

    司空月冥站起身来,“如果你真得要和我决斗,最好是等我把船做好,这样……万一我死了,你也能活着离开这里。”

    “别废话!”冷小野握紧手中的刀,猛地从地上站起身。

    太久没有进食,再加上昨天淋过大雨,她此时的身体状态并不太好,起得太猛,眼前一黑,身子不自觉地晃了一晃。

    司空月冥下意识地向她迈了一步,冷小野却已经重新站稳身形,向他冲过来。

    她现在的心情糟透了,不是因为被困在这里,而是无法确定皇甫耀阳的情况。

    一想到他可能会出事,她就恨不得杀人。

    偏偏司空月冥还在她面前一次次地提起这一点,也难怪她要情绪激动。

    司空月冥侧身闪过她的刀,冷小野身子一晃,直接摔出去,跌倒在沙滩上。

    撑地起身,她用力地站起身。

    “你现在这种状态跟本打不过我的……”

    司空月冥话刚说到一半,她已经再次冲过来。

    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夺下她的刀,顺势将她手臂一拧。

    “司空月冥你放开我,我一定要杀了你!”

    都是这个混蛋,如果不是他抓走女大公,这所有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已经这么久了,以皇甫耀阳的性格和他的聪明,如果不是有事,他一定早就找过来了……

    用一只手臂抓住她,司空月冥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果然,触手滚烫。

    “女人真是麻烦!”

    他懊恼地嘟囔一声,将她扶坐到沙滩上放开。

    “等我。”

    他一放松,冷小野立刻就再次爬起来,冲向他。

    司空月冥转身抓住她,将她按到沙滩上,“你疯了吗?”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冷小野用力挣扎着吼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他就不会有事……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你……”

    她满脸愤怒,头上脸上都满是沙子,嘴唇因为发烧和缺水都已经干裂,脸色苍白如纸,颊上却是病态的潮红……

    “我原本以为我是疯子,没想到……你也是!”

    司空月冥扯过地上的一条布带,缠住她的手和脚,将她抱起来放到火堆附近,他转身走向海水的方向。

    脱下自己的衬衣沾了海水,走回来缠上她的头顶。

    然后又将地上放着的水果拿过来,捏着她的下巴塞到她嘴里,冷小野用力想要吐出来,他就捏着她的下巴不给她机会。

    将水果全部塞到她嘴里,直到她咽下去,他才收回手掌,站起身走到山坡上。

    许久之后,司空月冥才重新回来,手里捧着一个大树叶。

    看他靠近,冷小野抬着脚想去踢他。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淡水,你最好别折腾,否则,我就让你烧死算了!”

    …

第751章 和我结婚生孩子(1)    冷小野侧目注视着司空月冥的背影,只见他一路走下山坡,走进了一片树林。

    收回目光,看看风雨渐歇的大海,她轻轻吁了口气。

    这里距离西斯将军的海岛,至少有几百海里。

    快艇已经坏掉,皇甫耀阳找到她还需要一段时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生存和逃离。

    这一带附近不知道会不会有船只驶过,或者她应该想办法生一堆火。

    不过,在此之前,她必须要去补充一些淡水。

    想到这里,冷小野撑臂想要起身。

    手指碰到什么,发出一声轻响。

    她侧脸看去,只见昏暗的夜色中,岩石地面上,一块巧克力微微闪光。

    她伸手拿过那块巧克力,目光再一次看向司空月冥走进的树林。

    以这个家伙的心智,他是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把食物丢下的,难道说他是故意留下来给她?!

    这个家伙……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看看手中的巧克力,冷小野伸手将它塞进口袋。

    他们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此时,对于他们二个人来说,无论是水还是食物,都弥足珍贵。

    然后她站起身,小心地走出石窝,找到一丛叶片很宽大的灌木,她小心地喝了几口树叶上的雨水,然后就摘下树叶,用树叶和树茎做成几个简易的小水囊,将叶片上面的雨水小心地收集到里面。

    这里是热带,一旦明天太阳出来,这些淡水很快就会被蒸发掉。

    将这些收集着淡水的小水囊挂到树丛中,她抬腕看了看手表。

    手表是防水的,并没有坏掉,时间显示,凌晨4点30分。

    天很快就要亮了,她必须要快点行动起来。

    迈开脚步,她转身走下山坡,远远就见司空月冥正在从沙摊上拉扯起什么东西。

    冷小野疑惑地看过去,很快就看出,他在拉扯的是她之前曾经使用的那一块木板。

    在他身侧,已经放了不少东西。

    木柱、塑料瓶、不知道是从哪里刮来的船只的钢板、破损的帆布……

    将木板拉到沙滩上,司空月冥抬脸向她挥挥手。

    “如果你有力气的话,就过来帮忙!”

    冷小野迈步走过来,“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司空月冥从身上脱下西装,丢在地上,抬眸看了她一眼,“难不成,你想留在这里和我结婚生孩子?!”

    冷小野看看他捡来的那一堆破烂,“就靠这些?”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捡起地上的西装,用钢板的尖利切开割开,又用力撕成一条一条的布带。

    “帮我把这些编成绳子,就像你们女生编辫子一样编就行了。”

    冷小野拿过布带编绳子,司空月冥就抓起一块细长的钢板,重新上坡走进树林。

    片刻之后,树林里就传来砍剁的声音,知道他是在用钢板为斧切割树木,冷小野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编绳子。

    天色渐亮的时候,司空月冥重新回来,身后还拖着两根树枝。

    他的手上,有明显的血迹,钢板不是刀斧,自然不用好用,他砍下这些树林,自然也付出了代价。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