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侧目注视着司空月冥的背影,只见他一路走下山坡,走进了一片树林。

    收回目光,看看风雨渐歇的大海,她轻轻吁了口气。

    这里距离西斯将军的海岛,至少有几百海里。

    快艇已经坏掉,皇甫耀阳找到她还需要一段时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生存和逃离。

    这一带附近不知道会不会有船只驶过,或者她应该想办法生一堆火。

    不过,在此之前,她必须要去补充一些淡水。

    想到这里,冷小野撑臂想要起身。

    手指碰到什么,发出一声轻响。

    她侧脸看去,只见昏暗的夜色中,岩石地面上,一块巧克力微微闪光。

    她伸手拿过那块巧克力,目光再一次看向司空月冥走进的树林。

    以这个家伙的心智,他是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把食物丢下的,难道说他是故意留下来给她?!

    这个家伙……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看看手中的巧克力,冷小野伸手将它塞进口袋。

    他们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此时,对于他们二个人来说,无论是水还是食物,都弥足珍贵。

    然后她站起身,小心地走出石窝,找到一丛叶片很宽大的灌木,她小心地喝了几口树叶上的雨水,然后就摘下树叶,用树叶和树茎做成几个简易的小水囊,将叶片上面的雨水小心地收集到里面。

    这里是热带,一旦明天太阳出来,这些淡水很快就会被蒸发掉。

    将这些收集着淡水的小水囊挂到树丛中,她抬腕看了看手表。

    手表是防水的,并没有坏掉,时间显示,凌晨4点30分。

    天很快就要亮了,她必须要快点行动起来。

    迈开脚步,她转身走下山坡,远远就见司空月冥正在从沙摊上拉扯起什么东西。

    冷小野疑惑地看过去,很快就看出,他在拉扯的是她之前曾经使用的那一块木板。

    在他身侧,已经放了不少东西。

    木柱、塑料瓶、不知道是从哪里刮来的船只的钢板、破损的帆布……

    将木板拉到沙滩上,司空月冥抬脸向她挥挥手。

    “如果你有力气的话,就过来帮忙!”

    冷小野迈步走过来,“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司空月冥从身上脱下西装,丢在地上,抬眸看了她一眼,“难不成,你想留在这里和我结婚生孩子?!”

    冷小野看看他捡来的那一堆破烂,“就靠这些?”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捡起地上的西装,用钢板的尖利切开割开,又用力撕成一条一条的布带。

    “帮我把这些编成绳子,就像你们女生编辫子一样编就行了。”

    冷小野拿过布带编绳子,司空月冥就抓起一块细长的钢板,重新上坡走进树林。

    片刻之后,树林里就传来砍剁的声音,知道他是在用钢板为斧切割树木,冷小野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编绳子。

    天色渐亮的时候,司空月冥重新回来,身后还拖着两根树枝。

    他的手上,有明显的血迹,钢板不是刀斧,自然不用好用,他砍下这些树林,自然也付出了代价。

    …

第750章 小野在哪儿(3)    不等起身,枪口已经折过来,对准他的眉心。

    “小野在哪儿?!”皇甫耀阳抬脚踩上他的胸口,“我问你,小野在哪儿?!”

    “将军!”

    两个手下急冲进去。

    嘭嘭嘭!

    皇甫耀阳抬枪射了几枪,将二人击倒在地,滚烫的枪口再一次抵在西斯将军的脸。

    “小野在哪儿……回答我!”

    西斯将军的脸被枪口烫得焦疼,看着眼前这个如死神一样的男子,心中也是生出恐惧。

    “她……她不在这儿……她……她走了……是……是被k带走的!”

    “细节!”

    西斯将军仔细把k带着小野离开的事情说了一遍。

    嘭!

    枪声响起,西斯将军的头直接爆成一团血花。

    这样的暴风雨,这样的天气……这个混蛋竟然让k带走了他的小野?!

    皇甫耀阳的愤怒可想而知。

    看也没有看西斯将军被打烂的脸,皇甫耀阳大步走出门去,一路走一路射击,所过之处……敌人倒下无数。

    “将军!”

    等到他重新来到楼下的时候,罗杰上尉已经跑过来,“报告将军,整个岛已经由我们控制。”

    “指挥权交给你!”

    皇甫耀阳看也没有看他,人就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越走越快,最后直接奔跑起来。

    “将军?!”

    罗杰上尉站在原地,一头雾水。

    皇甫耀阳一路冲下小岛,重新冲上战舰。

    此时,暴风雨已经渐渐平息,他抓着缆绳攀上战舰的时候,女大公恰好带着助理从船舱里走出来。

    看着明显表情有异的皇甫耀阳,她伸手抓住他的胳膊。

    “king,出了什么事情?”

    “下船。”皇甫耀阳抽回手掌,“我要去找小野!”

    急步冲向主舱,他伸手抓住无线电,“所有战舰听令,以小岛为圆心,辐射寻找……记住,我要找的是一个女人,黑头发,黑眼睛,身上套着白色衬衫,浅灰色的运动裤……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她!现在,立刻出发!”

    女大公追到主舱门口,听着他哑着嗓子对着无线电怒吼,站在门口没有出声。

    战舰掉头,开始向着海岸外围仔细搜寻。

    皇甫耀阳重新冲出来,一手抓着栏杆,目光仔细地巡视着海面。

    “小野……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我不许你有事……听到没有!”

    原本以为,只要冲上岛就可以找到她。

    可是现在……

    皇甫耀阳的心揪得紧紧的,湿透的身体,一片冰凉。

    ……

    ……

    风雨渐渐地小了下来,冷小野的胳膊却是越抱越紧,又冷又饿,她的胃早已经开始隐隐做疼。

    她轻轻将原本就已经缩成一团的身体,又缩了缩。

    听到她的声音,司空月冥侧脸过来看了她一眼。

    “有件事情,我要向你道声谢……谢谢你帮我安排那些孩子。”

    “哼!”冷小野轻哼,“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信任的人竟然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我原本就不是一个好人,再加上骗子这个称谓也无所谓。”

    说完,他就站起身来,向山坡下走去。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