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等起身,枪口已经折过来,对准他的眉心。

    “小野在哪儿?!”皇甫耀阳抬脚踩上他的胸口,“我问你,小野在哪儿?!”

    “将军!”

    两个手下急冲进去。

    嘭嘭嘭!

    皇甫耀阳抬枪射了几枪,将二人击倒在地,滚烫的枪口再一次抵在西斯将军的脸。

    “小野在哪儿……回答我!”

    西斯将军的脸被枪口烫得焦疼,看着眼前这个如死神一样的男子,心中也是生出恐惧。

    “她……她不在这儿……她……她走了……是……是被k带走的!”

    “细节!”

    西斯将军仔细把k带着小野离开的事情说了一遍。

    嘭!

    枪声响起,西斯将军的头直接爆成一团血花。

    这样的暴风雨,这样的天气……这个混蛋竟然让k带走了他的小野?!

    皇甫耀阳的愤怒可想而知。

    看也没有看西斯将军被打烂的脸,皇甫耀阳大步走出门去,一路走一路射击,所过之处……敌人倒下无数。

    “将军!”

    等到他重新来到楼下的时候,罗杰上尉已经跑过来,“报告将军,整个岛已经由我们控制。”

    “指挥权交给你!”

    皇甫耀阳看也没有看他,人就大步向着外面走去。

    越走越快,最后直接奔跑起来。

    “将军?!”

    罗杰上尉站在原地,一头雾水。

    皇甫耀阳一路冲下小岛,重新冲上战舰。

    此时,暴风雨已经渐渐平息,他抓着缆绳攀上战舰的时候,女大公恰好带着助理从船舱里走出来。

    看着明显表情有异的皇甫耀阳,她伸手抓住他的胳膊。

    “king,出了什么事情?”

    “下船。”皇甫耀阳抽回手掌,“我要去找小野!”

    急步冲向主舱,他伸手抓住无线电,“所有战舰听令,以小岛为圆心,辐射寻找……记住,我要找的是一个女人,黑头发,黑眼睛,身上套着白色衬衫,浅灰色的运动裤……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她!现在,立刻出发!”

    女大公追到主舱门口,听着他哑着嗓子对着无线电怒吼,站在门口没有出声。

    战舰掉头,开始向着海岸外围仔细搜寻。

    皇甫耀阳重新冲出来,一手抓着栏杆,目光仔细地巡视着海面。

    “小野……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我不许你有事……听到没有!”

    原本以为,只要冲上岛就可以找到她。

    可是现在……

    皇甫耀阳的心揪得紧紧的,湿透的身体,一片冰凉。

    ……

    ……

    风雨渐渐地小了下来,冷小野的胳膊却是越抱越紧,又冷又饿,她的胃早已经开始隐隐做疼。

    她轻轻将原本就已经缩成一团的身体,又缩了缩。

    听到她的声音,司空月冥侧脸过来看了她一眼。

    “有件事情,我要向你道声谢……谢谢你帮我安排那些孩子。”

    “哼!”冷小野轻哼,“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信任的人竟然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我原本就不是一个好人,再加上骗子这个称谓也无所谓。”

    说完,他就站起身来,向山坡下走去。

    ……

    么

    …

第749章 小野在哪儿(2)    女大公接过救生衣,隔着玻璃窗看着站在船头上的儿子,抿了抿唇,然后就迈步走出舱门,高跟鞋踩过湿滑的甲板,她走得歪歪扭扭,几次差点摔倒。

    但是,她到底还是走到了船头。

    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过手臂,将手中的救生衣披在儿子身上。

    感觉到她的动作,皇甫耀阳疑惑转脸,看到是她,立刻就怒吼出声。

    “谁让你出来的!”

    甲板湿滑,战舰在剧烈的摇晃中,她穿着裙子和高跟鞋走到船头,万一滑倒极有可能就会受伤。

    “穿上!”

    女大公同样在吼。

    这样的时候,不用吼也是听不到的。

    一个巨浪拍过来,她的身体剧烈一晃,皇甫耀阳伸出手掌,一把拥住她,女大公在儿子怀里抬起脸。

    看着皇甫耀阳紧拧着的眉,眼前却一下子想起小时候,他被她抱在怀里的样子。

    “听话……穿上救生衣。”

    她的声音,一下子就温柔起来。

    听到她的声音,皇甫耀阳怔了怔。

    片刻,回过神来。

    “把她带回去。”

    这一句,是吼给冲过来的保镖听的,然后,他转身重新看向海面。

    保镖忙着扶住女大公的胳膊,女大公看看在他肩膀上摇摇欲坠的救生计,咬了咬嘴唇,转身走向船舱。

    肩膀上,救生衣划下来,皇甫耀阳伸手抓住,看了看,伸臂穿到身上,再次挥下手中的令旗。

    在他的指挥下,战舰在海面上艰难前行,一路向着海岛的方向渐渐靠近。

    如皇甫耀阳所料,西斯将军跟本就没有想到这样暴风夜里,会有人进攻,负责安守的手下,早已经躲进温暖的房间里赌博去了。

    等到岛上的人注意到海面上探照灯灯光的时候,联军的战舰已经驶得足够近,并且在皇甫耀阳的指挥下,在海面上排成战队。

    “进攻!”

    皇甫耀阳挥下令旗,顿时,炮弹其发。

    小岛近岛的海岸上,无数火光爆开。

    “停止攻击,浅滩登陆!”

    荷枪实弹的士兵们如虎狼一般从船上跳下,涉过浅滩,冲上海岛。

    皇甫耀阳一把夺过一个士兵的枪,飞身跳下战舰。

    岛上的士兵跟本就没有来得及反应,联军已经强势登陆,暴风雨给了他们最好的掩护,整个登岛过程无比顺利。

    联军一路冲杀,很快就来到岛上的中心城堡。

    西斯将军听到枪炮声,只套着睡衣冲出门来的时候,穿甲火箭炮已经将大门击穿。

    “给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西斯将军怒吼出声。

    这样的夜晚,直升机跟本不可能起飞,他……无路可逃,只能硬着头皮一战。

    雨声、枪声、吼骂声……混合在一处。

    西斯将军刚刚从房间里抓了一个大枪出来,迎面就见一个人影已经从露台下飞身跃上。

    半空中,电光闪过,映出他的脸。

    短发贴在额下,两只眼睛,一只是耀眼灿烂的金色,一只却是如大海一般的湛蓝。

    不同颜色的眸子里,闪动着的却是同样的冰冷与愤怒。

    西斯将军抬枪想要射击,却被对方一把抓住枪口,同时胸口就挨了重重一脚。

    他倒摔回房间,砸在地板上。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