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海之上,波浪起伏。

    就算是战舰在这样的大风浪中,也是控制不住地左右摇摆着,甲板上早已经全部都是海水,冲天的海浪还是不断地向着船上拍打过来。

    指挥舱内,皇甫耀阳脸色深沉地站在地图前,异色双眸脸色凝重。

    海军上尉看看被雨水打湿的窗子,“将军,这样的天气……恐怕要等明天再进攻了。”

    “不!”皇甫耀阳将手掌展示,按住地图上那片岛屿,“保持原计划不变。”

    “可是……这样的天气非常不利于战斗。”海军上尉急语出声,“将军,我理解您的心情,可是……”

    “正是因为这样的天气不利于战斗,我才要今晚进攻。”皇甫耀阳打断他的话,抬起眸子注视着他的脸,“在我这里,没有可是!”

    海军上尉也吼了起来,这个耿直的军人并没有因为皇甫耀阳的身份,就有所顾忌,“参与这次战斗共有几十舰战舰,我们并不了解小岛附近的情况,在这样的暴风雨中,任何一个不小心都会导致战舰翻船,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助理和保镖都是紧张起来,甚至站在一旁的女大公也是微微凝眉,所有人都在担心,皇甫耀阳的狂风暴雨。

    皇甫耀阳站直身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双眸深沉地注视着那名海军上尉的脸上。

    迎上他的目光,海军上尉也是突然有点心虚。

    这时候,皇甫耀阳已经重新开口。

    “我来领航!”

    “您……”海军上尉一下子就愣住了,“这……这太危险了。”

    “为了拿下这片群岛,联军已经发动了无数次的进攻,损失过无数士兵的生命。”皇甫耀阳垂脸看着面前的地图,“孙子兵法里说‘攻其不备’,这样的天气,确实不利于战斗,但是,敌人也绝对不会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天气发起进攻,这样的暴风雨,他们的重型武器全部都没有办法使用。我们确实不熟悉这片海域,但是我们有最先进的设备,而且……我会为所有的战舰领航。”

    海军上尉说不出话来,他无力反驳。

    皇甫耀阳直起身子,“罗杰上尉,马上与各国联军联系,所有战舰全部跟在我们的战舰之后,一旦我们的战舰出现问题,其他战舰立刻原路撤回,将损失降到最低!”

    罗杰上尉啪得站直身子,“是,将军!”

    皇甫耀阳迈步走向舱门,路过女大公身侧的时候,他停下脚步。

    “给她一件救生衣。”

    然后,他大步走出舱门,保镖忙着追过来,抓起一件雨披披到他的身上。

    皇甫耀阳走上甲板,径直来到船头,雨水和海水很快就将他的全身都打得精湿,他微眯着眸子,借着探照灯的灯光注视着前面的海面。

    举起右手,挥下令旗。

    “前进!”

    战舰向前航行。

    指挥舱内,一个保镖走过来,将一件救生衣送到女大公面前。

    “公爵先生,穿上吧!”

    在这样的暴风雨中领航,意味着怎么样的危险,自不用多说。

    …

第747章 真得挺可爱的(3)    司空月冥看着那个已经快要虚脱,却还是拼力前游的身影,皱了皱眉,游到她身侧,手就伸过来在水下扶住木板一角,推着她向前游。

    终于。

    游到岸边。

    趴在沙滩上,冷小野全身脱力,都站起来的力气都快要没有了。

    “快起来!”司空月冥伸手将她拉起来,“马上就要涨潮,留在这里,你会淹死的。”

    “我自己会走。”

    冷小野再次推开他,人就四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来。

    一道巨浪已经拍过来,她直接被海水扑倒在沙滩上,司空月冥刚要去拉她,她已经再次爬起来,爬向小岛的高处。

    很快,二人刚刚站立之处就被海水吞噬,水位还在继续上涨。

    一直爬到小岛上的高坡上,司空月冥也是停了下来。

    此时,他亦已经是筋疲力尽。

    大雨瓢泼,冷小野以手遮挡,弯了身子,喘息了好一阵,然后就继续向上爬。

    司空月冥伸手抓住她的胳膊,“你去哪儿?!”

    “我可不想留在这里被雨浇!”冷小野眯着眼睛看看四周,迈步向着斜前面的山崖走过去,司空月冥喘了口气,也起身跟过来。

    二个人连滚带爬地绕过山崖,冷小野就不客气地找了一个背风背雨的地方坐下。

    司空月冥侧身坐到她身侧,“你怎么知道这里会有背雨的地方?”

    冷小野拧了拧长发上的水,用双臂抱起胳膊,“因为我是好人,老天不会绝我!”

    一般来说,像这样的小岛上没有什么树木,山石严重风化,肯定会有一些石窝之类的山体结构。

    这些东西,她还没有上学的时候就听老爸讲得不讲了。

    司空月冥看着她缩成一团的身子,手在身上摸索了两下,然后就向她伸过来。

    “背雨的地方是你找到的,作为回报,分你一块!”

    冷小野看向他的手掌,借着电光,她清楚地看到他的掌心里,放着两块独立包装的巧克力。

    还是昨天晚上吃过那一块牛排,现在的冷小野早已经是饿得胃疼。

    看到食物,她本能地咽了一口口水。

    人却动也未动,直接将目光移开,看向外面暴雨的夜。

    “我不欠敌人的人情!”

    她的语气固执而倔强。

    天空中,闪过电光。

    她的全身都已经湿透,脸色在电光下苍白得像纸一样,司空月冥抿抿嘴唇。

    “随你的便!”

    说着,他就剥开一块巧克力,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不大的石窝里,立刻就有巧克力的浓香化开。

    嚼着巧克力,司空月冥还在那里低语,“这个牌子的巧克力,味道还真不错……这个西斯将军还挺会享受的……”

    原本以为她会受不了诱惑向他开口,可是身侧的冷小野始终没有理会他,甚至没有看他,她的目光只是穿过雨雾,注视着茫茫的夜色。

    “别看了。”司空月冥不阴不阳地开口,“你的公爵大人是人不是神,这样的雨夜,他不可能来找你的。”

    冷小野抬手抹了一把脸,“那样最好。”

    她担心的不是他不来,而是他来。

    这样的暴风雨,这样的大风浪,实在是太危险。

    司空月冥原本已经将巧克力送到嘴边,听到她这四个字,动作微僵,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继续去咬手中的巧克力。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