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风浪实在太大,快艇的动力跟本难以与之抗衡,海水飞溅而起,二人早已经被雨淋湿的身体再一次被扑过来的海浪吞噬,快艇里的水已经没过冷小野的脚面。

    嘭!

    又一个巨浪啪过来,快艇剧烈摇晃,发动机一阵闷响,然后熄了火。

    司空月冥重新启动了几下快艇,发动机只是嗡嗡了两声,就没了声息。

    “发动机进水了,不可能再启动。”

    冷小野看看已经逼近到不足两海里之外的龙卷风,转身,跳入大海。

    “小丫头,竟然比我还果断?!”

    司空月冥轻声低语一句,也随着她跳进大海。

    追到冷小野身侧,他大声呼喊,“跟着我游,顺着海浪的方向,要不然,你的体力吃不消的!”

    海水冰冷无比,巨浪起伏,在这样的海面上游泳,对体力绝对是一个大挑战。

    冷小野没有犹豫,立刻就游到他的身侧,跟着他向前游。

    茫茫大海上,两个人就像是两只小小的蝼蚁,随波起伏。

    游了许久,小岛依旧还在远处,龙卷风却已经逼近到不足向二十米的地方。

    司空月冥看一眼远处的龙卷风,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吸气!”

    冷小野深吸口气,他立刻就将头向海水下一扎,拉着她向海水深处潜去。

    呼!

    二人刚刚潜入水色,龙卷风已经冲到近前,巨大的旋风将海水都旋出一个偌大的深坑,带起冲天的水柱。

    里面夹杂着不知道从哪里卷来的船只碎片、半条巨大的鱼尸……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风浪撕扯,整个龙卷风四处都出现了小范围的真空状态。

    龙卷风呼啸而过,巨浪升起,然后重重拍下。

    不远处的海面上,司空月冥和冷小野同时从水下钻出来,两个人都在剧烈的喘息着。

    嘭!

    二人留在海面上的快艇直接被龙卷风揉碎,化成无数碎片爆开。

    有的被卷的,有的则留在海面上,被巨浪冲走。

    亲眼目睹了那一幕,一男一女谁也没有说话,眼中满是对大自然的敬畏。

    在这个的世界面前,人类……多少渺小!

    “走吧!”

    司空月冥收回目光,却见冷小野已经向前游去。

    他怔了怔,轻笑,然后就用力游过去,追上她,带着她游向小岛。

    距离小岛还有一公里左右的距离,冷小野已经是体力耗尽,几乎要虚脱,滑水的手臂也是越来越无力,转脸看着她已经跟不上自己,司空月冥转身游过来,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肩膀上。

    “抓着我,我带你游过去。”

    “我不用你带!”

    冷小野用力收回胳膊,在原地喘了几口气,继续向前游。

    看着她倔强的背影,司空月冥抬手抹了一把脸,追到她身后。

    没有再帮她,只是默默在她身后游着。

    前面的海浪卷来一截不知道是哪条船上的一大块地板,冷小野忙着拼力游过去,抓住木板将上半身爬上去。

    此时的她,已经几乎快要筋疲力说。

    喘息了好久,狂跳的心脏才稍稍平息,感觉着身上又有了一点力气,她一手抓住木板,一手就继续向前划水。

    …

第744章 幸或不幸(3)    扫了一眼被丢在一边的西装,他缓缓地环视了一眼港口,又抬起脸看了看天气。

    远处的海面上,阴云朵朵。

    “如果你是西斯将军,你会怎么做?”他开着船,大声询问。

    冷小野从身上扯下一根布条,将被风吹得乱飞的长发束成一束,“如果我是西斯将军,我会第一个杀了你!”

    司空月冥迎着风笑了笑,转过脸来,“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从椅子上站起身,冷小野转过脸,看看远处渐远的小岛。

    “他有这么多的士兵,船只却只有这几艘,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大概已经安排了人在海上等我们。一个贪婪的家伙,绝对不会满足于那六十亿的。”

    “英雄所见略同。”司空月冥转过脸,注视着远处的天空,“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今晚的风浪会很大。”

    冷小野扶住船身,看向他的侧脸,目光就落在他口袋里装着的卫星电话,“你想怎么做?”

    “我?”司空月冥伸过手掌,从口袋里抓出手机,“我还没有想好,是先打电话给皇甫耀阳要回我的一百亿,还是……”

    冷小野猛地上前一步,抓向他的手中的手机。

    司空月冥手一扬,直接将手机丢了出去。

    快艇晃动,冷小野收势不住,人直接扑到他身上。

    从他的肩膀看着那只落入水中的手机,她气愤地直起身子。

    “司空月冥,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司空月冥平静地看着她,“我要活着带你离开这里,去祭奠修罗。”

    冷小野靠在船舷上,皱眉看着他。

    “我真是想不通,如果你要杀我,为什么非要等到去了非洲,现在杀了我不是更简单吗?”

    司空月冥扬唇轻笑,“我答应过修罗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说话算话?!”冷小野鄙夷地笑起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还答应过我一件事,你怎么就不兑现呢?”

    “我答应过你什么?”司空月冥笑着问,一对粉眸在暗淡的暮光,带着几分冷小野看不清楚的含义。

    之前在带她走的时候,他曾经说过,如果冷小野能从他身边逃走,他就给她一个机会,继续让她活着。

    这句话,冷小野还记的。

    当然,她也没有想过,他会兑现,所以她什么也没有说。

    司空月冥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冷小野的回答,手臂一动,将快艇改变了方向。

    冷小野看看四周的大海,“你要去哪儿?”

    “马上就要起大风浪,继续前进就是自寻死路,我们必须在风浪起来之前……找一个安全的地步落脚。”司空月冥仔细地注视着前面的海面,“我记得,这附近应该有一座很小的无人岛,我们先去那里,避过风浪再说。”

    说到这里,他转过脸,看向冷小野。

    “如果我是你,会乖乖地坐到椅子上保存体力,等我们赶到小岛上,再趁我疲惫的时候偷袭。”

    冷小野坐回椅子。

    他说得并没有错。

    对大海,他远比她了解,现在这个时候,就算她杀了他夺下快艇,也没有意义。

    向前走,有将军的伏兵。

    向后退,是西斯将军的海岛。

    她不了解这里,没有通讯工具,盲目前行,在这样大风浪的晚上,就等于自取灭亡。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