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已经见过之前的船员被杀,很明显,这位西斯将军绝对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拿到钱之后会立刻杀掉人质。

    沉默了一会儿,最好还是好奇占到上风,冷小野靠到墙上,轻声询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他的人?”

    “这一带的海域都是他的地盘,我了解所有的大海。而且……我们之间也找过一些交道。”

    司空月冥的声音很平静,并没有得意的成分在里面。

    外面,再一次响起脚步声。

    铁门再一次被拉开,四个实枪核弹的家伙立刻就走进来,用枪瞄准二人。

    “跟我们走!”

    二个人都站起身来。

    几个家伙立刻就走过来,将黑色头罩再次套上二人的头。

    二个人被拉出石牢,东转西转走了好久,又上了数次楼梯,终于停了下来。

    头上的黑色头罩被揭去,二人已经站在一处装饰称得上豪华的客厅。

    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皮肤黝黑,大眼厚唇生相如猩猩的中年军人。

    在他身后,还站着几个全副武装的家伙,一脸戒备地看着冷小野与司空月冥。

    中年军人扬唇露出阴阴的白牙,“k先生,好久不见!”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西斯将军,好久不见。”

    西斯将军的目光落在冷小野身上,阴阴一笑,“没想到,k先生会与a国合作。”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将军误会了,事实上,这位冷小姐是我的俘虏,我们不是合作关系。”

    “是吗?”西斯将军眸子微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杀了她?”

    司空月冥轻笑出声,“将军应该知道,她很值钱,我一向喜欢利益最大化。”

    “说得也对。”西斯将军丢过一个手机来,“给公爵先生打电话,100亿,我占七成,你占三成,走你的户头。”

    西斯将军能够从一个落迫的军阀走到今天,在海上独霸一方的位置,当然也不是傻子。

    像皇甫耀阳这样肥得流油的骨头,他当然想吃,却不得不考虑到接下来的后果。

    这样一块肥肉在嘴边,不吃当然可惜,所以他才会想利用司空月冥与皇甫耀阳交涉。

    司空月冥接住手机,“我要五成。”

    “四成。”西斯将军道。

    “可以!”司空月冥转脸看向冷小野,“我还要加一个条件,这个女人是我的!”

    西斯将军大笑出声,“从现在开始,她是你的!”

    “卑鄙!”

    冷小野眼看着他要给皇甫耀阳打电话,只气得急冲上来,一把就扇掉他手中的手机。

    还说什么要和她合作,一起逃走。

    这个骗子!

    冷小野还要冲过来,两个黑人海盗立刻就冲过来,抓住她。

    “nonono!”司空月冥走过来,推开两个海盗,“不要这样粗鲁的对待漂亮的女士,你们大概还不清楚,我们二个前两天刚刚结婚!”

    “混蛋!”冷小野挥拳想要揍他,却被司空月冥抓住手腕,背到身后半拥住,“小野,别生气吗,等我们拿到你男人的钱,我就可以带你去到处风花雪月了。”

    “你放开我!”

    冷小野用力挣扎,司空月冥扬手右手,一拳将她劈晕。

    …

第736章 就像是吻痕一样(1)    皇甫耀阳哑着嗓子回了他两个字。

    “继续!”

    “公爵先生!”飞行员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机里响起来,“无线电上有你的消息,是从公爵府来的。”

    “接过来。”他立刻下令。

    “公爵先生,是我,玛丽。”老女佣的声音立刻就响了起来,“刚刚小姐来过电话。”

    皇甫耀阳抬手扶住耳机,“她说什么?”

    “小姐说她在亚丁湾附近的一艘货船上,还说,她……她遇到了海盗。”

    一句话,足以让他陷入冰火两重天的境地。

    听到前面句,皇甫耀阳的心微微放松,听到后面那句,他的心瞬间拧在一处。

    “她还说什么?”

    “小姐……”玛丽认真地想了想,“哦,对了,她还说……汉高,对,是汉高……是汉高公司的货船!”

    “她还说什么?”

    “没……没有了。”

    皇甫耀阳转身将身子冲进直升机。

    “马上去查这个汉高公司,另外,通知我国驻亚丁湾的海军,随时待命。”

    ……

    ……

    渔船驶过海面,在一座岛屿的码头停了下来。

    船上的冷小野和司空月冥立刻就被海盗们拉起来,踩过湿湿的沙地,行上小岛。

    接着又被拉上一辆越野车,驶过一段起伏不平的山路之后,来到一座处于半山腰上的要塞内。

    两个人被重新拉下车,带进一间潮湿的石屋,摘掉头罩,扔到地面上。

    冷小野的眼睛刚刚适应光线,石屋的铁门已经被哐得一声闭紧,上锁。

    冷小野迅速看一眼四周,这是一间不大的石头房间,房间里臭哄哄的,十分潮湿,只有后墙上有一个不过两个巴掌大小的窗子。

    地上随便地扔着几个破纸箱子,房间一角还放着一只破旧的马桶,上面嗡嗡地飞着苍蝇。

    “现在,是不是该把我的绳子解开了?”

    冷小野侧脸,眯着眸子看着一脸平静的司空月冥,突然有点想笑。

    “司空月冥,你肯定没有想到,你这个猎人也会变成猎物吧?”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觉得,现在我们两个应该暂时放下恩怨,协同合作。”

    冷小野撇撇嘴,“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在我背后捅刀子?”

    “你不是想知道女大公在哪儿吗?”司空月冥向她转过身,笑得一脸妖娆,“我已经把她藏起来,如果我死了,你们永远也不可能找到她,所以……我必须活着。”

    “卑鄙!”

    低骂一声,冷小野到底还是伸过手来,帮他解开身上的布带。

    虽然她一点也不想与他合作,但是就眼下的情况来说,他们两个合作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司空月冥是找到女大公的关键,她不能拿女大公的生命冒险。

    冷小野刚刚将司空月冥的布带解开,外面已经响起脚步声,铁门被拉开,一个家伙抓着相机走进来,噼噼啪啪地打开闪光灯对着二人就照了几张照片。

    一句话也没说就转身离开,再次将门上锁。

    “他们现在应该是在确定我们的身份,然后他们会向你的公爵大人讨要赎金,一旦他们拿到钱,就是我们要死的时候。”司空月冥轻轻揉了揉被她勒疼的胳膊,“为了以防万一,今天晚上,我们就离开这里。”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