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哑着嗓子回了他两个字。

    “继续!”

    “公爵先生!”飞行员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机里响起来,“无线电上有你的消息,是从公爵府来的。”

    “接过来。”他立刻下令。

    “公爵先生,是我,玛丽。”老女佣的声音立刻就响了起来,“刚刚小姐来过电话。”

    皇甫耀阳抬手扶住耳机,“她说什么?”

    “小姐说她在亚丁湾附近的一艘货船上,还说,她……她遇到了海盗。”

    一句话,足以让他陷入冰火两重天的境地。

    听到前面句,皇甫耀阳的心微微放松,听到后面那句,他的心瞬间拧在一处。

    “她还说什么?”

    “小姐……”玛丽认真地想了想,“哦,对了,她还说……汉高,对,是汉高……是汉高公司的货船!”

    “她还说什么?”

    “没……没有了。”

    皇甫耀阳转身将身子冲进直升机。

    “马上去查这个汉高公司,另外,通知我国驻亚丁湾的海军,随时待命。”

    ……

    ……

    渔船驶过海面,在一座岛屿的码头停了下来。

    船上的冷小野和司空月冥立刻就被海盗们拉起来,踩过湿湿的沙地,行上小岛。

    接着又被拉上一辆越野车,驶过一段起伏不平的山路之后,来到一座处于半山腰上的要塞内。

    两个人被重新拉下车,带进一间潮湿的石屋,摘掉头罩,扔到地面上。

    冷小野的眼睛刚刚适应光线,石屋的铁门已经被哐得一声闭紧,上锁。

    冷小野迅速看一眼四周,这是一间不大的石头房间,房间里臭哄哄的,十分潮湿,只有后墙上有一个不过两个巴掌大小的窗子。

    地上随便地扔着几个破纸箱子,房间一角还放着一只破旧的马桶,上面嗡嗡地飞着苍蝇。

    “现在,是不是该把我的绳子解开了?”

    冷小野侧脸,眯着眸子看着一脸平静的司空月冥,突然有点想笑。

    “司空月冥,你肯定没有想到,你这个猎人也会变成猎物吧?”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觉得,现在我们两个应该暂时放下恩怨,协同合作。”

    冷小野撇撇嘴,“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在我背后捅刀子?”

    “你不是想知道女大公在哪儿吗?”司空月冥向她转过身,笑得一脸妖娆,“我已经把她藏起来,如果我死了,你们永远也不可能找到她,所以……我必须活着。”

    “卑鄙!”

    低骂一声,冷小野到底还是伸过手来,帮他解开身上的布带。

    虽然她一点也不想与他合作,但是就眼下的情况来说,他们两个合作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司空月冥是找到女大公的关键,她不能拿女大公的生命冒险。

    冷小野刚刚将司空月冥的布带解开,外面已经响起脚步声,铁门被拉开,一个家伙抓着相机走进来,噼噼啪啪地打开闪光灯对着二人就照了几张照片。

    一句话也没说就转身离开,再次将门上锁。

    “他们现在应该是在确定我们的身份,然后他们会向你的公爵大人讨要赎金,一旦他们拿到钱,就是我们要死的时候。”司空月冥轻轻揉了揉被她勒疼的胳膊,“为了以防万一,今天晚上,我们就离开这里。”

    …

第734章 同样很有钱(2)    “不要向西,先向南走,再向西。”司空月冥急忙提醒,“索马里海盗的名字我相信你一定听过,这一代海盗很多,我们要绕过他们才行!”

    冷小野白他一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你当然不会。”司空月冥耸耸肩膀,“不过……我说得是实话。”

    冷小野扫一眼雷达屏幕,“司空月冥,一切都结束了。”

    司空月冥扫一眼雷达,雷达显示,三海里之外有船只经过。

    “你如何确定,对方不是海盗船?”

    “海盗可不会使用货船!”冷小野调整潜艇方向,全速驶向那艘货船。

    潜艇上的通讯设备都需要密码,司空月冥不可能告诉她,她如果想要与皇甫耀阳联系,就必须想别的办法。

    只要想办法救助货船,她就可以利用船上的通讯设备与皇甫耀阳联系。

    潜艇很快就靠近货船,冷小野直接爬到顶舱上,向着对方呼救。

    那艘中型货船很快就注意到她,将船靠近,双方简单沟通之后,对方的两个船员就放下小船划过来。

    “我是被绑架的,绑匪就在船舱内,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帮助。”冷小野向二人道了谢,然后就带着两个船员一起,把司空月冥也从潜艇上拉出来,一起带上小船。

    小船驶回货船的时候,那只潜艇亦已经轰得一声爆开,沉没在海底。

    知道是司空月冥做了手脚,冷小野用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说道,“你好像总喜欢毁掉自己的船!”

    “我只是不想有人将它用于战争。”司空月冥同样也用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回道。

    这样的潜艇,在海战之中,具有非常重大的军事意义,并不适合让外界的人知道。

    这一点,冷小野倒并不反对。

    耸耸肩膀,她转身看向帮助她的船员,“我可以使用一下你们的通讯设备,打一个电话吗?”

    “当然!”那名法国船员很热情地对她露出一个微笑,“我现在就带你去见船长。”

    司空月冥被留在甲板上,冷小野就跟着那名船员走进主控室见船长。

    冷小野简单地交待了自己被劫持的事情,又道出身份,船长听说她是a国特蕾沙公爵的未婚妻,很是认真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就拿过船上的卫星手机交给她。

    向对方表示过感谢之后,冷小野立刻就拨通了皇甫耀阳的手机,手机无法接通。

    猜到他应该是在飞机上,她挂断电话,换拨了公爵府的电话。

    这一次,电话刚刚接通,就已经被人接听。

    “公爵府。”

    老女佣玛丽的声音立刻就在她耳边响起来。

    “玛丽,是我。”

    “小姐?!”女佣认出是冷小野,声音一下子就激动起来,“您在哪儿?”

    “我现在在亚丁湾附近的一只货船上,是汉高公司的货船,我很安全,你马上通知……”

    冷小野的话刚刚说到一半,就听轰得一声巨响,一只火箭弹已经落在主控室一侧,玻璃飞溅,站在冷小野身侧的船长当场身亡。

    冷小野忙着矮下身形。

    嗒嗒嗒……

    密集的枪声已经随之响起,眼看着主控室已经被火焰吞噬,她忙着弯下身子从一侧的窗子跳出来,落上甲板,抓碰上手机躲到集装箱后。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