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要向西,先向南走,再向西。”司空月冥急忙提醒,“索马里海盗的名字我相信你一定听过,这一代海盗很多,我们要绕过他们才行!”

    冷小野白他一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你当然不会。”司空月冥耸耸肩膀,“不过……我说得是实话。”

    冷小野扫一眼雷达屏幕,“司空月冥,一切都结束了。”

    司空月冥扫一眼雷达,雷达显示,三海里之外有船只经过。

    “你如何确定,对方不是海盗船?”

    “海盗可不会使用货船!”冷小野调整潜艇方向,全速驶向那艘货船。

    潜艇上的通讯设备都需要密码,司空月冥不可能告诉她,她如果想要与皇甫耀阳联系,就必须想别的办法。

    只要想办法救助货船,她就可以利用船上的通讯设备与皇甫耀阳联系。

    潜艇很快就靠近货船,冷小野直接爬到顶舱上,向着对方呼救。

    那艘中型货船很快就注意到她,将船靠近,双方简单沟通之后,对方的两个船员就放下小船划过来。

    “我是被绑架的,绑匪就在船舱内,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帮助。”冷小野向二人道了谢,然后就带着两个船员一起,把司空月冥也从潜艇上拉出来,一起带上小船。

    小船驶回货船的时候,那只潜艇亦已经轰得一声爆开,沉没在海底。

    知道是司空月冥做了手脚,冷小野用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说道,“你好像总喜欢毁掉自己的船!”

    “我只是不想有人将它用于战争。”司空月冥同样也用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回道。

    这样的潜艇,在海战之中,具有非常重大的军事意义,并不适合让外界的人知道。

    这一点,冷小野倒并不反对。

    耸耸肩膀,她转身看向帮助她的船员,“我可以使用一下你们的通讯设备,打一个电话吗?”

    “当然!”那名法国船员很热情地对她露出一个微笑,“我现在就带你去见船长。”

    司空月冥被留在甲板上,冷小野就跟着那名船员走进主控室见船长。

    冷小野简单地交待了自己被劫持的事情,又道出身份,船长听说她是a国特蕾沙公爵的未婚妻,很是认真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就拿过船上的卫星手机交给她。

    向对方表示过感谢之后,冷小野立刻就拨通了皇甫耀阳的手机,手机无法接通。

    猜到他应该是在飞机上,她挂断电话,换拨了公爵府的电话。

    这一次,电话刚刚接通,就已经被人接听。

    “公爵府。”

    老女佣玛丽的声音立刻就在她耳边响起来。

    “玛丽,是我。”

    “小姐?!”女佣认出是冷小野,声音一下子就激动起来,“您在哪儿?”

    “我现在在亚丁湾附近的一只货船上,是汉高公司的货船,我很安全,你马上通知……”

    冷小野的话刚刚说到一半,就听轰得一声巨响,一只火箭弹已经落在主控室一侧,玻璃飞溅,站在冷小野身侧的船长当场身亡。

    冷小野忙着矮下身形。

    嗒嗒嗒……

    密集的枪声已经随之响起,眼看着主控室已经被火焰吞噬,她忙着弯下身子从一侧的窗子跳出来,落上甲板,抓碰上手机躲到集装箱后。

    …

第732章 也是最后一个(3)    “因为那样会被皇甫耀阳发现。”司空月冥侧脸,向冷小野开了一眼,“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现在应该已经在搜索我们。”

    冷小野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

    “担心?”司空月冥轻笑出声,“担心什么?”

    冷小野撇撇嘴,“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是我们两个的对手?”

    “哈……”司空月冥笑起来,“这样才有趣,不是吗?”

    “也许吧!”冷小野站起身来,打了一个哈欠,“不过……我现在真得要去睡一觉了!”

    说着,她就转身,看出要走的样子。

    走到他的椅子一侧,她突然伸手过来,手指一伸,就将刚才藏在袖子里的餐巾甩出来。

    司空月冥身子一矮,餐厅直接盯在他的椅背上。

    冷小野反手又是一刀,司空月冥抬手挡住她的手掌,控制着潜艇驶过最后一段海沟,伸手按下自动驾驶的按钮,抓着她的手腕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女孩子熬夜对身体不好,现在这个时候,你应该去补补觉。”

    “身边守着一个你这样的家伙,任何女人都不可以睡得着!”

    司空月冥唇角轻扬,“没想到……我这么有魅力?”

    冷小野也笑起来,“你颠覆了我对无耻这个词的理解。”

    两个人嘴里唇枪舌箭,手上脚上也没有闲着。

    你来我往,在驾驶舱里就打斗起来。

    刷!

    餐刀割过半空,在司空月冥的手背上留下一道刀痕,立刻……就有血溢出。

    看一眼餐刀上的血,冷小野很轻地哼一声。

    “下一次,我会割断你的咽喉。”

    “很好!”司空月冥看看手背上的伤,“冷小野,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让我受伤的女人!”

    “你错了,我会是第一个杀你的女人,当然……”冷小野再一次向他挥出手中的刀,“也是最后一个!”

    她挥刀再刺,司空月冥侧头躲过,同时伸臂抓住她的手腕,反手一拉。

    冷小野的身子转了一个圈,然后就被他在身后抓着手臂圈住脖颈。

    她反手挥肘,又被他抓住。

    两手都被他抓着,冷小野只是气得怒骂。

    “变|态司空月冥,你放开我!”

    她用力挣扎,长长的头发都打在他的脸上,带来一股清爽的柠檬香味。

    司空月冥轻轻吸了口气,抬手夺掉她手上的餐刀,扔到一边。

    冷小野借机挥拳过来,他头一低让过,顺势一拉就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大步走进卧室,将她扔在床|上。

    后背跌撞到柔软的床单,冷小野顺手抓了一个枕头向他砸过来,司空月冥抬手抵住枕头。

    餐刀将枕刀划落,里面填充的羽毛瞬间飞舞起来。

    冷小野飞扑过来,将他压倒在地,顺手将扯下来的床单缠上他的颈,用力收紧。

    呼吸受阻,司空月冥翻身将她压住,拉住床单用力一扯。

    呲啦一声,床单碎裂,冷小野的衬衫也被他一把扯开,露出里面的黑色工字恤。

    两个人都怔住了。

    啪!

    冷小野抬手就是一计耳光,狠狠地扇在司空月冥的脸上。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