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因为那样会被皇甫耀阳发现。”司空月冥侧脸,向冷小野开了一眼,“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现在应该已经在搜索我们。”

    冷小野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

    “担心?”司空月冥轻笑出声,“担心什么?”

    冷小野撇撇嘴,“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是我们两个的对手?”

    “哈……”司空月冥笑起来,“这样才有趣,不是吗?”

    “也许吧!”冷小野站起身来,打了一个哈欠,“不过……我现在真得要去睡一觉了!”

    说着,她就转身,看出要走的样子。

    走到他的椅子一侧,她突然伸手过来,手指一伸,就将刚才藏在袖子里的餐巾甩出来。

    司空月冥身子一矮,餐厅直接盯在他的椅背上。

    冷小野反手又是一刀,司空月冥抬手挡住她的手掌,控制着潜艇驶过最后一段海沟,伸手按下自动驾驶的按钮,抓着她的手腕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女孩子熬夜对身体不好,现在这个时候,你应该去补补觉。”

    “身边守着一个你这样的家伙,任何女人都不可以睡得着!”

    司空月冥唇角轻扬,“没想到……我这么有魅力?”

    冷小野也笑起来,“你颠覆了我对无耻这个词的理解。”

    两个人嘴里唇枪舌箭,手上脚上也没有闲着。

    你来我往,在驾驶舱里就打斗起来。

    刷!

    餐刀割过半空,在司空月冥的手背上留下一道刀痕,立刻……就有血溢出。

    看一眼餐刀上的血,冷小野很轻地哼一声。

    “下一次,我会割断你的咽喉。”

    “很好!”司空月冥看看手背上的伤,“冷小野,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让我受伤的女人!”

    “你错了,我会是第一个杀你的女人,当然……”冷小野再一次向他挥出手中的刀,“也是最后一个!”

    她挥刀再刺,司空月冥侧头躲过,同时伸臂抓住她的手腕,反手一拉。

    冷小野的身子转了一个圈,然后就被他在身后抓着手臂圈住脖颈。

    她反手挥肘,又被他抓住。

    两手都被他抓着,冷小野只是气得怒骂。

    “变|态司空月冥,你放开我!”

    她用力挣扎,长长的头发都打在他的脸上,带来一股清爽的柠檬香味。

    司空月冥轻轻吸了口气,抬手夺掉她手上的餐刀,扔到一边。

    冷小野借机挥拳过来,他头一低让过,顺势一拉就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大步走进卧室,将她扔在床|上。

    后背跌撞到柔软的床单,冷小野顺手抓了一个枕头向他砸过来,司空月冥抬手抵住枕头。

    餐刀将枕刀划落,里面填充的羽毛瞬间飞舞起来。

    冷小野飞扑过来,将他压倒在地,顺手将扯下来的床单缠上他的颈,用力收紧。

    呼吸受阻,司空月冥翻身将她压住,拉住床单用力一扯。

    呲啦一声,床单碎裂,冷小野的衬衫也被他一把扯开,露出里面的黑色工字恤。

    两个人都怔住了。

    啪!

    冷小野抬手就是一计耳光,狠狠地扇在司空月冥的脸上。

    ……

    么

    …

第731章 也是最后一个(2)    “船长在哪儿?!”

    “公爵先生!”两个手下拖着一位套着船长制服的中年男子走过来,“他在这儿?!”

    皇甫耀阳走上前来,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

    “告诉我,k去哪儿了?!”

    “我……”公主号船长皱着眉,“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嘭!

    皇甫耀阳扬手就是一计重拳,将那人打翻在地。

    伸手从一个手下手里夺过切割机,抓在手中走到那人面前。

    “我再问一次,k去哪儿了?!”

    哪看着转动的切割机向着自己逼近,那人的脸色瞬间如纸苍白。

    “不……不要!我……我真得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我只知道,这里曾经放着潜艇,应该是被他开走了……”

    潜艇?!

    皇甫耀阳皱着眉怔了片刻,一把将切割机丢到一边,转身就冲出门来,一路疯子一样冲向门外。

    “马上准备直升机!”

    k那个疯子,一定是带了冷小野去非洲,祭奠修罗,在那个疯子伤害他的冷小野之前,他一定要找到她!

    助理和保镖急急地追过来,和他一起冲上游轮的直升机坪。

    此时,助理的手机亦已经响起来。

    听完电话那头女大公助理通知的消息,助理立刻就一脸欣喜地追到皇甫耀阳身侧。

    “公爵先生找到了!”

    他话音刚落,远处的夜空中已经驶来一架直升机。

    几个奔上直升机坪的时候,那架警用直升机刚好降落。

    舱门一打开,女大公身上还套着病号服,就已经冲下来,看到跑过来的皇甫耀阳,她立刻就飞奔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掌。

    “king……你没事吧?!”

    “您……”

    皇甫耀阳停下脚步,上下打量她一眼,目光扫过她身上的病号服,然后就在她的手上定格。

    她的手腕上有明显的红肿,一只手背上还有冒着血珠。

    “我……”女大公有些慌乱地收回抓住他的手掌,“我……”

    皇甫耀阳皱眉看着站在他面前,那个一向强势,此刻却有些局促不安的女人。

    “你没事……就好。我要去找小野,你马上回医院……送她回医院!”

    向手下吩咐一声,皇甫耀阳大步奔向不远处的直升机,拉开舱门就跳了进去,立刻就将直升机启动。

    “你们快跟着他!”女大公忙着喝令。

    几个保镖追过来,跳上飞机,直升机迅速提升,向着南非的方向飞去。

    ……

    ……

    潜艇内。

    冷小野皱眉打了一个哈欠,侧脸看看驾驶座上的司空月冥。

    那家伙依旧保持着刚才的样子,专注地操纵着潜艇,绕过面前的海沟,脸上并没有疲惫的表情。

    “这个海沟情况很复杂,如果你现在偷袭我,我们二个可能都会死!”

    “我们现在在哪儿?”冷小野问。

    “天亮的时候,可以到达亚丁湾,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多小时。”司空月冥将潜艇驶出一条狭窄的海下狭谷,“如果你困的话,可以去卧室里睡一觉。天亮的时候,我会叫醒你。”

    “这样危险的海沟,你为什么不浮上水面?”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