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手指收紧,将那根银色短发握在掌心,皇甫耀阳的脸色一点点地变得阴沉。

    他就知道,那个混蛋不会自杀。

    这是司空月冥的船,他一定还有什么方法。

    从茶几后转过身来,皇甫耀阳再一次,仔细将房间检查一遍。

    不光是所有的柜子,就连墙和地板也是一一敲过。

    最后,终于让他在客厅里发现一处地方的地板声音不对,和别的地方不同,这里的地板是空洞的声音。

    他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地板上的纹理,抬眸观察着四周。

    注意到墙边掉落的一只太阳镜,他顺着太阳镜抬起视线,立刻就看到墙上一个红色的按钮。

    起身走过来,皇甫耀阳伸手按下那个按钮。

    一声轻响,地板向下弹落,地面上就现出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

    “来人啊!”

    皇甫耀阳怒吼出声。

    手下飞奔进来,看到地板上的大洞,都是露出错愕的表情,一个助理忙着找了一只手电筒过来,递给皇甫耀阳。

    “你们两个,跟我下去,其他人留在这里,等待消息。”

    用手电筒照了照下方的洞口,皇甫耀阳飞身跳入洞口,两个贴身保镖立刻就跟着他跳进来。

    一路向下滑落,许久,才重新掉落下来。

    皇甫耀阳用手电照一下四周,立刻就发现,三人是落在一个气垫床上。

    气垫床下的角落,有冷小野的枪,还有一条被割破的皮带。

    越发确定自己的判断,皇甫耀阳爬起身来,冲进廊道,一路顺着廊道急步前行,前来一扇门来。

    他伸手按下开关,一旁就弹出一个输入密码的界面。

    皇甫耀阳对着门开了几枪,门上只是多出几个小小的坑洞。

    “把门打开,不管用什么方法!”他咬牙切齿地下令。

    两个保镖立刻向同事打电话,让他们拿切割机之类的东西下来。

    皇甫耀阳站在一边,抬腕看了看表。

    “司空月冥,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混蛋!”

    ……

    ……

    医院。

    女大公缓缓地睁开眼睛,视线还略有些模糊。

    过了一会儿,她才适应眼前的光线,将眸子完全睁开。

    看着头顶上陌生的屋顶和挂在架子上的药瓶,她的蓝眸里闪过疑惑。

    “您觉得怎么样?”

    护士看她清醒过来,立刻就走过来,温和地询问道。

    看看眼前的护士,女大公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子。

    手脚都已经放松,身上没有被捆绑的痕迹,她抬起头看看四周。

    “这是哪儿?!”

    “这是维多利亚公立医院。”护士微笑着回应。

    女大公一脸错愕地询问道,“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有人将您送到医院门口,打电话让我们救护的。”护士安慰地向她一笑,“您不用太紧张,现在您很安全,我们已经通知过警方,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请他们进来?”

    女大公点点头,“请他们进来,马上!”

    “好的。”护士走出门去,向两个等待的警官点点头,“她已经醒了,现在请你们进去。”

    两位警官忙着走进来。

    不等二人开口,女大公已经坐起身来。

    “我是特蕾莎公爵,因为被匪徒劫持才来到这里。现在,请你们马上通知我的助理。”

    ……

    么

    …

第730章 也是最后一个(1)    两个警官完全被面前女人的气势震慑住,片刻之后才反映过来,一个就从身上取出手机。

    “公爵先生,您助理的电话是?”

    女大公向他伸过手掌,“手机给我。”

    那名警官忙着双手将手机送过来,帮她把屏幕解锁,女大公就通入助理的电话接通。

    “喂?”

    电话那头,助理听到她的声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是……公爵先生?”

    “是我,我现在很安全。”

    “太……太好了。您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去接您!”

    女大公报上医院的名字,犹豫了一下,才接着问道,“king,他……他知道这件事情吗?”

    在被杰克船长抓到的时间里,女大公的心情一直都很矛盾,甚至到现在为止,也是一样。

    一方面,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因为她而受牵制。

    可是另一方面,她又不自觉地想要知道,皇甫耀阳对此事的反应。

    没有一个母亲,会像她这样矛盾。

    助理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公爵先生他……他没有和您在一起吗?”

    “他……”女大公一下子握紧听筒,“他真得来救我了?”

    “听到您失踪的消息之后,公爵先生立刻就从北京赶了回来,又准备好了现金去和绑匪交易……”助理略一沉吟,才接着说道,“我看得出来,他……他非常担心您。”

    king担心她?

    他的儿子担心她?

    他的儿子为了救她,竟然真得去与绑匪交易?!

    女大公的心,瞬间就狂跳起来。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儿子恨她入骨,一定会希望她死掉才好。

    可是结果竟然是这样的出乎她的意料,他还在乎她,哪怕她这样对他,他依旧还在在乎她!

    “他……他现在在哪儿?!”

    女大公的声音一下子就急起来。

    “公爵先生他……”助理反倒犹豫,“他应该是上了公主号!”

    “该死!”女大公的声音一下子就凌厉起来,“你们为什么不阻止他,你们为什么让他上公主号,你们不知道这件事情多少危险吗……一群笨蛋!”

    嘴里骂着,她已经揭被下床,一把扯掉手上扎着的针头,手就伸过来,抓住其中一名警官。

    “马上调及警力,和我一起去公主号!我的儿子在上面,我的儿子你知道吗……如果他出事,我会要你们的国家负责!”

    两个警官瞬间脸色发白,忙着说道,“好的……我……我们马上与总部联系。”

    ……

    ……

    公主号。

    切割机割开厚重的钢板,哐当一声砸在地面上。

    听到钢板被切开的声音,皇甫耀阳一把推开一个手下,从割开的那个缝隙钻进门内。

    门内,偌大的空间,空空荡荡的,并没有他想象的冷小野的身影。

    地面上,有一些积水。

    皇甫耀阳环视一眼四周,蹲下身去,伸手摸了摸地上的水,送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水有一股淡淡的腥味,是海水。

    海水?

    他的异色双瞳微微皱起,迅速地观察了一眼四周,目光扫过地面上数米之长的分裂缝,立刻就转身向着门的方向冲过来。

    …

Comments are closed.